先生在4月6号、也就是耶稣受难日,忽然过去了。过去得很唐突,虽然他有76岁高龄,可是他还是精力很充沛。两年以前刘晓波得奖,他还是兴冲冲地和其他人一块到奥斯陆去参加颁奖典礼,虽然刘晓波不能到,可是他对刘晓波表示十分的关心。

在亚利桑纳大学做长期教授,这里可以看出来他在科学界的地位。同时,他从来没有忘记要为中国追求民主、自由种种现代价值。我跟他个人只有很少数的接触,谈不上熟人,但是我说这个话是从一个历史学家的眼光来评论他的,我认为他在历史上已经是取得绝对不朽的地位。

80 年代提倡变化的人很多,他有一个特色,他是第一流的科学家,继承了五四以来提倡科学跟民主两条道路同时进行的一位顶尖的知识人。他的科学帮助他推动民主, 他的民主观念也使他对科学越来越推动、越开放。这是两个方面,一个是科学、一个是民主。所以他可以说是真正继承了五四以来的运动,他已经跳出了所谓马克思 主义的基本的教条,他完全不受拘束了。其他的人多少还是认为马克思主义是绝对的真理,只是中国的共产党违背了马克思主义。

方励之不同,方励之是从科学的方面也跳出了恩格斯的范围。恩格斯有一个理论认为宇宙是无限的、时空是无限的,所以在他的理论中间就不能允许康德所谓忽然大爆炸、Big Bang, 这样的一个理论,而方励之就提倡这样一个理论,并且受到党内严重的处罚。

事 实上,他从1957年就被打成右派,后来恢复党籍。1976以后,把他看得很重要,不但给他很高的待遇,同时也请他做安徽合肥的科技大学的副校长。就在这 个时候,他到处演讲,不但推动科学,而且推动民主、推动自由、推动普世价值。所以普世价值在中国五四以后的再生,我认为是方励之的主要贡献之一。

另 外一方面,方励之死了以后,我们看到大陆的反应非常奇怪。《》还有一个社论,对方励之加以评论,表示不屑,认为他是一个过时的人物了。在评论中 间,说方挟洋自重,最后才被西方抛弃——这是完全造谣,现在没有什么人知道他——那我们是相信的,共产党把方励之已经封锁了20多年。

所以他死了以后,在海外追悼他的人非常、非常得多,不但是中国人,西方各大报纸、各电台都有追悼方励之的报道跟评论,基本上都是肯定他的贡献。但是在中国史上是很独特的,不是别人能够望其项背的。

从 一个历史的观点说,我必须把他真实状态说出来。就是他不但没有过时、被人遗忘,而且他的贡献一再加深。80年代我们不能想象方励之有多大的魅力,他所到处 的演讲是人山人海,他影响了整个一代。象王丹说的,整个一个89年代都是他教育出来的。因为王丹在北京大学读书,所以受到方励之的影响、也受到方励之夫人 李淑娴的影响。

西方的报纸也完全肯定,方励之基本上重新改造了中国的政治发展的一个面貌,就是换句话说,天安门民主运动的形成,其中贡献精神力量最大的就是方励之,至少没有人比他影响更大。这个影响一直维持到现在。

中国人现在追求普世价值,刘晓波提出新的《零八宪章》,被共产党判刑11年。刘晓波这就是继承了方励之的贡献,我相信中国知识界的人,心中没有人忘记过方励之。

同 时,方励之因为六四的影响,对共产党永远都是一个很大的精神负担。共产党最近好像有人说,温家宝有意给六四平反。从这次《环球时报》的评论来看,可见这是 完全没有根据的。共产党并没有任何意思要平反六四。我相信他们只要权力在手一天,它永远不敢碰六四这个题目。说不定老百姓都走上茉莉花革命的道路,那时候 可能不得已要对六四做公平评论,那也不是共产党本身愿意的,它可能是不得已而求其次、最后走上妥协之路。但是,就是这一点妥协之路,我们目前也还看不出苗 头来。

总而言之,我们评论一个人、评论一件事,不能专以成败论。如果专以成败论,秦始皇成功过、斯大林也成功过、希特勒也成功过, 的文化大革命也可以说是一种成功。从个人来讲,他把中国搞得天翻地覆,但这种成功是毫无意义的。不但没有意义,是有负面价值的,没有正面的价值。

方励之的成就是非常卓越的。

—— 原载: 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