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被軟禁的失明維權人士陳光誠出逃,引起舉世關注的,不但是中共政權之暴,還有在暴政之下,一個個道義相挺的故事。

網名「珍珠」的南京英文女教師,在協助陳光誠出逃之後音信杳然。看到她相貌娟好的照片,聯想她現在可能受到的折辱,我的內心驟來一陣錐心刺骨的惡寒。北京學者郭玉閃,得知「珍珠」被帶走,立即公開宣稱他才是幫助陳光誠的人,與他人無關,要求公安當局釋放「珍珠」,結果也是「被失蹤」。

網民挺直腰骨伸張公義

另一位剛從監牢釋放的維權人士胡佳,曾經表示為了幼女會低調生活。他去見陳光誠一面,還向傳媒描述陳的狀況,他不可能不知道後果,但他還是去了見。他這一去,幾可等同赴義,有如田橫客。而陳光誠本人雖曰逃走,但他也不是不知,留下的妻女與母親的處境將會如何,最後還是不惜面對誅族的危險而棄家出走,更是大仁大勇。

其實在過去的兩年間,已經有數以百計的網民,自發到山東臨沂的東師古村,一如飾演蝙蝠俠的 Christian Bale的心思,嘗試探望被軟禁的陳光誠一家,最終迎來的當然是拳棍相加。當中國被譽為盛產地溝油和慣於見死不救的國度,但偏偏仍有人願意不計自身安危,挺直了腰骨只為伸張那明知不會實現的公義。他們的行止,可能會被某些香港城邦論者評為對政治現實缺乏認知的不自量力,然而他們的天真盲動,卻在人類宏觀歷史中鐫刻了美善的新章。

港人面對不公鮮有抗衡

身在香港,我是被金庸的武俠小說養大的一代,想不到像小說般轟烈的俠義之舉,竟在今日的中華大地上重現。反之香港人要作出「義舉」機會成本與內地人民不成比例,面對不公不義也鮮有抗衡,不禁時常為之扼腕。然而我並不要求香港人,要走到山東用獨孤九劍殺賊救孤,因為我自己也庸俗得很,也很關心今晚曼聯與曼城之間的三分。但我還是希望,香港人會與我一同向梁振英寄封電郵,問問他對故鄉的惡行有何感受,甚至走多一步,到西環中聯辦門外,戴上達明一派演唱會上黃耀明的那一頂道具帽,頭頂國徽國旗,看看警方又會否因此阻撓記者採訪。這一點行動,算是對孕育一代武俠故事的這片土地略作回報,也是對從小說學懂的中國任俠精神聊表敬意。否則,就算能寫得一手繁體字,其心不古,又有何用?

楊繼昌
香港絕望召集人

蘋果日報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Loading…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