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 | 其实说谎话是需要勇气的

其实说谎话是需要勇气的

/
蟹农场·疯蟹
三月,对于西藏是敏感的,因为有那么多饱含历史沧桑的日子,概由1959年的310日延伸开来。三月,对于中国也是敏感的,简称“两会”的荒诞大戏,一年一度在此时开幕。一位以讽刺专制为主题的漫画家,给这个政权的权力者们画上了长长的鼻子,我们都知道这是说谎者的标志。
在这出荒诞大戏上,“少数民族”与“宗教团体”的代表是不可缺少的角色,一概充当花瓶的角色。所以我们会在电视和报纸上看到“少数民族”与“宗教团体”五彩斑斓,点缀着帝国盛世的风景。而这样的风景,在前苏联这个多民族的极权国家,早就有过。
有些“少数民族”代表倒是换上了名牌西服和锃亮的皮鞋,也戴上了显得斯文的眼镜,表现出与时俱进的现代风尚,然而一开口就是错,而且错得低级,以至成了笑柄。
印象深的是,在中国较少官方色彩的媒体《南方周末》采访了“两会”代表——西藏自治区人大主任向巴平措和西藏自治区主席白玛赤林。在香港的越来越多官方色彩的凤凰台也采访了“两会”代表向巴平措。
尽管报道都是在“两会”结束之后出现的,却具有“两会”的特色,即长长的鼻子。我们熟悉的西方童话点破过这个秘密:长鼻子是随着撒谎越多,变得越长。而拙劣的撒谎者常常会因为撒谎越多,露馅越多。
比如,向巴平措说,“2012年整个自治区的5000多个行政村,都派了驻村工作组。这个不完全是为了维稳,主要还是帮助他们发展经济。驻村干部一年一换,三年之内,全区将有2万多干部驻村。”
比如,向巴平措说,“中央领导也跟我们讲,稳定压倒一切。现在,我们常规的、非常规的维稳都在进行。所谓常规维稳,就是政法机关各司其职去维稳;非常规维稳,指敏感时期,实施特殊的管制措施,包括对街面实行一些控制。”
比如,白玛赤林说,“九寨沟一年就有几千万的游客,把九寨沟破坏了吗?120万平方公里土地,2011年才来了六百多万人,把生态破坏了吗?”
这些话就不分析了,罗列在此,明白人自明白。
尤其是向巴平措说:“送领袖像,这是西藏特有的一种方式,有历史传统……藏传佛教里,很多菩萨实际就是活生生的人,比如释迦牟尼、宗喀巴大师、松赞干布、文成公主,都把他们作为拜的对象……因此送领袖像在我们这里并不奇怪,是很自然的事情,也受到僧尼的欢迎……挂不挂领袖像,都是自愿的,并不强迫。”
此言一出,顿时哗然。而且这段话,完全可以作为研究集权政治与宗教之间关系的一个范例。
在美国的汉人学者何清涟最近撰文写道:“中共的政治文化和宗教与生俱来就有一种内在的紧张关系。”“共产党用政治暴力来解决宗教问题是不合适的。这只能造成共产党与各宗教之间的关系紧张,而且只会造成中共政治与宗教之间的内在紧张、造成政府与各宗教群体之间的矛盾日益激化。我可以预言,中国政治和宗教之间的冲突今后会成为中国社会各种矛盾冲突的一项重要内容。”
其实说谎话是需要勇气的,需要的是出卖良心的勇气。对于这样的勇气,特别赋诗一首:
“他血红的眼睛/他游移不定的眼神/他露齿的笑/他皮笑肉不笑/他开过枪的手/他藏在台下的手/没错,我说的是这两人/一个叫白玛赤林/一个叫向巴平措”
201245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并由 RFA藏语节目广播。)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4月17日, 5:51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