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 | “挑刺”、“小事”、“树权威”

“挑刺”、“小事”、“树权威”

文/

说实话,当我对境外西藏的领导人说出不同意见时,尽管只是提议自焚人数应该追溯到2009年的扎白,却是前所未有的犹豫和纠结。一些来自境外的话语说得那么理直气壮——在困难的时刻必须团结,不要挑刺;不要因为小事影响大局;此时需要竖立领袖的权威,因此不要批评……这种话语对生活在专制社会的我实在太熟悉,专制者总是以相似的理由要求全社会 “统一意志、统一行动、统一纪律”。

然而,批评领导人应该是民主社会的基本常态。压制这种批评,无论动机和理由如何,效果都会与民主背道而驰。成熟的民主社会从不会把刚当选的领导人视为“伟大领袖”,而是当做必须监督的对象。“总统不可靠”是民主理念的出发点,驯服政府和领导人则是民主政治的基本任务。而做到这一点,首先是靠自由的批评。因此,民主社会一定会充满民众对领导人事无巨细的“挑刺”。

是的,我们处在困难时期,但困难不是排斥批评的理由,反而更需要通过批评防止领导人犯错。如果批评真破坏了团结,责任一定在领导人,因为只要领导人接受批评,带来的只能是更加团结。 亚里士多德说“道德是一体的”——人不可能在“大事”上遵守道德,只为实用需要在“小事”上放弃道德。事实上,放弃再微小的道德,就意味整体堕落的开始。同理,“大局”和“小事”也是一体,“小事”反映的问题,一定存在于“大局”中,对“小事”的批评不但不会影响“大局”,反而有助于“大局”。

民主社会当然可以产生伟大的领袖,但那只能是其卸任后的盖棺定论,而不是在其当选时的加冕桂冠。当选不能成为伟大的证据,只是经受检验的开始。回顾历史,环顾世界,最终辜负了选举者信任的当选者比比皆是。接受前车之鉴,当选者应该把批评当做良药,得以使自己避免进入失败者的名单,从而对批评心怀感激。

尊者达赖喇嘛的权威与生俱来,至高无上,藏民族无条件认可。尊者达赖喇嘛让他的这种权威退出政治,不是为了让另一个个人接替他的权威。那既无必要,民众也不会接受。尊者达赖喇嘛要的是根本转型,即如台湾民主口号所说的“人民最大”,让民众成为政治权威,而政治领导人只是为民众服务的公仆。

检验一个社会民主化的标准之一,是领导人对民众的态度,如果领导人是傲慢的,唯我独尊,对不同意见任意斥责,那个领导人一定还没有了解民主是什么,那个社会也一定还没有让民众的权威得到体现。

与尊者达赖喇嘛无可置疑的合法性不同,境外政治领导人如何在尊者达赖喇嘛退休后建立代表境内六百万藏人的合法性,始终将是重大课题,同时也是境外西藏的生命所在,必须解决。对此,仅靠几万张境外选票是不够的。在境内六百万藏人能够用选票表态之前,这种代表性至少应该体现于境外领导人与境内藏人的密切交流。交流除了有赞美,也包括批评。而境外领导人在这个过程中的谦虚、善意,积极回应,应该是起码的。

更高层次的合法性体现,则应该是给境内藏人指引方向,提供方法,发挥有效的领导作用。谁都知道这很难,但正是能够在这种困难局面中实现突破,才会成为伟大的政治领袖。

我期待。

2012/3/5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延伸阅读:

请记住每一个自焚的境内同胞……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1/12/blog-post_29.html

噶伦赤巴为什么不念扎白的名字?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2/01/blog-post_15.html

藏人自焚的数字为何说法不一?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2/01/blog-post_23.html

记西藏境内第一位自焚的扎白http://woeser.middle-way.net/2012/02/blog-post_13.html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4月2日, 4:17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