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客 | 查看他视为心头肉的汉字是否身形健全

闪读|12-79

★ 《禅与乐》,田青著。第5章第4节,田先生探究苏轼与佛与禅与乐与诗的诸般因缘:“对于中国信佛的文人而言,显也好,隐也好,出家也好,在家也好,都不过是形式而已。至于他们的本心,则早已在类似苏东坡《哨遍》中所唱的那样:‘我今忘我兼忘世。亲戚无浪语,琴书中有真味。’”(P164)

★ 《前朝梦忆》,史景迁著。“他写完最后一篇作品时,肯定像刚分娩完的麻风女子一样,立刻叫人拿火来,查看他视为心头肉的汉字是否身形健全……我们亦可想象,跟许多张家人的坐姿如出一辙,他弯坐于书几,凝视着最后搜集到的史料图像:有个老人突然发觉自己如鬼使神差般手舞足蹈起来。”P197

★ 《「读书」十年(一)》,扬之水著。87年8月到西安出差,酷热难当。会议期间,除约见学者组稿交流,作者“只闷头读管锥编,沉浸其中,才能相忘于热”。出差完毕返京,“一路以管锥编相伴,旅途不觉其长”(见8.25~8.31日记)……仿“汉书下酒”佳话,这般嗜书爱书可归结为“管锥祛暑”?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4月11日, 6:0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