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當選香港特首後,李柱銘擔心,中聯辦今後會更加操控香港特區政府的運作。他認為,鄧小平當年構想「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就是希望香港保存自己的核心價值,五十年後,大陸趕上香港,那時候就可以一國一制。

文/陳嘯軒

香港回歸15年,被外界視為「地下共產黨員」的行政會議前召集人梁振英,獲得689名選舉委員會委員支持,當選特區第四任行政長官。然而,睰稱「CY」的他儘管在選戰最後階段獲中聯辦全力「箍票」,也只能在小圈子取得六成選票,有輿論因此形容他只是「險勝」。觀乎這次香港有史以來競爭最激烈的特首選舉,民主黨創黨主席、前立法會議員李柱銘直指,梁振英當選完全是因為中聯辦「發功」。「如果不是中聯辦幫他,他根本連入閘也困難,未必能取得150人的提名。」他擔心中聯辦今後將更明目張膽干預特區的內部事務,屆時「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就可能名存實亡,「黨人治港」時代將正式來臨。

4 月1日,近萬人參與由民間人權陣線發起的遊行,由中環走到香港中聯辦所在的西營盤,抗議中聯辦「亂港」。民陣聲稱有1.5萬人參加,較預期多出兩倍,警方就估計高峰期有5300人。「香港我主場,西環快離場」、「梁振英,你呃(騙)人」、「梁振英下台」等口號叫喊聲,沿途不絕於耳。梁振英要到7月1日才上任,卻有近萬人在他當選一周後上街「贈興」,反映不少市民對梁當選以及中聯辦涉嫌干預香港內部事務十分反感。

回顧在去年12月11日的選舉委員會界別分組選舉,唐營大獲全勝,連當然選委在內在現屆總數達1193人的選舉委員會取得近400席。泛民主派連同友好約取得200席,相反堅定支持梁營的選委卻僅有約50人。甚至連親自上陣競逐選委席位、身兼全國政協常委的梁振英,在政協選委界別也僅得 69票,在 55個席位以尾五低票當選。輿論當時指選戰結果反映梁在小圈子裏人緣欠佳,並形容這是梁營的「慘敗」。

就在選委會選舉才結束兩天後的12月13日,梁振英被傳媒目擊,單人匹馬進入位於西營盤的香港中聯辦,與中聯辦官員會晤長達數個小時。此後,有傳媒就指梁背後得到負責香港事務的國家副主席習近平、前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的全力支持,令選情變成撲朔迷離。

3月25日的選舉,梁振英獲得689票,所得票數較提名人暴增超過一倍。相反,其主要對手唐英年僅得285票,較提名人數流失了105票。除了小部分提名給唐的選委投了白票外(包括自由黨四名高層),相信唐流失的大部分選票,在最後關頭「轉軚」支持梁,導致梁得以在首輪投票取得過半數選票勝出。

中聯辦臨門一腳

梁振英「由冷轉熱」,當中既然有唐英年面對負面新聞應對欠佳,梁的應對和口材相對較佳等因素,但是中聯辦卻擔當了臨門一腳的重要角色。選後第一天,梁振英到中環特首辦拜會現任特首曾蔭權約半小時後,旋即高調轉赴中聯辦,更逗留長達一個半小時。梁離開時,送別隊伍除中聯辦主任彭清華及副主任李剛,以往甚少在傳媒前曝光的中聯辦綜合工作部部長曹二寶也有現身。面對傳媒質疑「西環治港」,梁振英強調「香港只有一支管治團隊」,又否認到中聯辦是「謝票」。

然而,種種蛛絲螞迹顯示,在選舉前的一個月,中聯辦在幕後的「操盤」十分明顯。媒體披露,曹二寶在2月曾與特首辦主任梁卓偉會面,要求曾蔭權和特區政府,在梁振英涉嫌在2001年擔任「西九龍填海區概念規劃比賽」評審時涉嫌利益衝突問題「放軟手腳」,放生這位「儲君」。曹二寶因為在2008年曾在中共中央黨校刊物《學習時報》撰文,提出北京應該在香港特區政府和建制派以外,建立由中央、內地從事香港工作幹部隊伍組成的第二支管治團隊,因此為港人所熟悉。據悉,曹在中聯辦的職銜近日已由研究部長改為綜合工作部長,職銜變更是出於「名正言順」的需要,方便他以後代表中聯辦與港府和各界溝通。

儘管梁振英再三否認自己是中共黨員,甚至日前還公開簽署聲明表明自己並非任何政黨成員,但身為資深大律師的李柱銘接受《陽光時務》專訪時指出,雖然沒有「書面證據」或「證人」,但「環境證供」卻顯示梁很可能是地下黨員。他說,梁在1988年便以不足33歲之齡,接替已公開承認自己是中共黨員的毛鈞年,出任基本會諮詢委員會秘書長,其後又在特區籌委會擔任要職,回歸後又在1999年接替政壇元老鍾士元,出任應由行政會議最資深成員擔任的行會召集人。「為何這麼重要的職位,全部他都有份呢?如果他不是黨員的話?」

「《基本法》第22條說得很清楚,中央政府在香港屬下的所有機構,不能干預香港的內部事務。選舉當然是我們的內務,中聯辦怎可以這樣插手?」李柱銘認為,如果中聯辦這次完全不插手,這次選舉應該會由唐英年勝出,擔心中聯辦今後會更加操控香港特區政府的運作。「中聯辦裏面全部都是共產黨員,表面上我們的特區政府在中環,但是西環的每一個部門,都在看著特區那邊,例如教育、交通等,中聯辦都有人看著。這樣就變成不是特區政府話事,而是西環中聯辦裏面的共產黨員話事!」

「尤其是梁振英做了我們的特首,共產黨員做了特首,(干預)只有加而不會減。所謂一國兩制、港人治港,就變成『黨人治港』,香港人還有高度自治嗎?」李柱銘直斥,北京此舉完全破壞了《中英聯合聲明》這份國際協議,只是因為現在世界各國都想做中國的生意,所以沒有國家發聲。他認為,鄧小平當年構想「一國兩制」,承諾香港回歸後「五十年不變」,就是希望香港一直保存自己的核心價值,包括法治、自由、平等機會等,「大陸希望有五十年趕上我們,那時候就可以一國一制。所以他不想拖住我們,不想打擊和減少我們的自由。」他批評,現在內地仍然欠缺自由、人權、法治,貪污猖獗,北京現在就派共產黨人來治港,後果堪虞。「香港不就都變成貪污?它(內地政府)的人也是貪官,難道中聯辦的是清官嗎?不可能的。這樣搞不就搞壞香港?」

李柱銘:擔心被梁「處理」

梁振英因為被指出手「狠辣」,被一些香港傳媒比喻為「狼」。李柱銘坦言,擔心梁上台後會出手「對付」他和泛民主派人士,令他們日後不能那麼自由地活動。「他一定會處理我們這類人,這些是共產黨的本性。」但他相信,梁上台後的一年內不會立即「出手」,可能會在短期內用公帑給巿民「派糖」(給巿民一些民生福利上的實惠),「讓巿民覺得他做了一些以前特首做不到的事」。他也預計,梁振英可能會向地產商「開刀」,但也不敢過分,因為中央政府不會容許。

梁振英當選後即高調拜訪中聯辦,而他的兩位前任人董建華和曾蔭權,當年並沒有這樣做。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認為,梁此舉看來並非純粹的禮節性拜會,而是帶有「實質性」的行動。「他或想馬上告訴香港人,自己已立即進入工作狀態,並企圖把行政長官與中聯辦的接觸公開化和常態化。」但他批評,梁此舉可能會適得其反。「他還未公開向支持自己的選委謝票,就到中聯辦『入廟還神』。這可能強化他依賴中聯辦的形象,削弱『港人治港』。」

根據全國人大常委會的決定,五年後的香港特首可以由一人一票普選產生,然而提名門檻究竟如何設定,將是本屆特區政府要處理的頭號政制問題。梁振英當選後出席電台節目時曾表示,自己這次僅得689票,得票率較低,是因為這次有兩名建制派候選人「分薄票源」所致。他又指「門檻越低,參加人數越多,就可能勝出那個得到的票數百分比越低」,被一些輿論解讀為有意為特首選舉提名設立較高門檻。

李柱銘表示,他曾聽聞中央考慮,下屆特首選舉的提名委員會繼續由1200人組成,有意參選者取得至少150人提名就能成為初步候選人。「1200名委員每人可投兩票,然後就選出最多票支持的兩人,成為參加全港一人一票直選的正式候選人。」他認為,這種方法就是要把民主派候選人篩走,到最後只有「傀儡A和傀儡B」供巿民來選,並非真正的普選。他謂香港巿民一定不會接受這種方式,並相信現在很多港人已經醒覺,敢於為自由、、法治、人權等核心價值發聲。

劉銳紹則認為,港人仍然可以在梁振英時代努力爭取民主。「例如在2010年的政制改革方案,當時有人在背後努力,游說民主黨提出區議會改良方案。一些有心人向中央曉以利害,促成民主黨議員何俊仁、張文光、劉慧卿私下與中聯辦法律部部長馮毅接觸,最終促成中央接納民主成份較高的方案。」

全文刊登於《陽光時務》第十六期,可通過iPad訂閱《陽光時務》欣賞全部精彩內容。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