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外國人的死亡,掀起中國自林彪事件以來,最驚人的高層鬥爭。

這名外國人,(Neil Heywood),現已名震中國。他本是一名不起眼想搭上中國權貴的英國掮客;去年11月突然暴斃重慶酒店房間。與薄熙來一家搭上至今沒人搞懂的關係,一會兒說是薄瓜瓜在英國保母,一會兒微博謠傳他與薄的妻子谷開來有特殊男女關係;無論如何,他離奇地死了,屍體匆匆被燒了,且英國政府要求調查確實死因同時,海伍德家人卻不置一詞。

這像章回小說;更像偵探電影;刺激、色情、犯罪橫跨國際,而且男女主角皆俊美……然而它卻是真真實實的權力大戲。

其間曾被外國人寄予厚望,突破言論的「微博」角色最特別;目前它正反過頭來,成官方鬥垮薄熙來最佳工具。

微博成了統合鬥爭與群眾狂喜的舞台。多麼諷刺,不過一年前,薄熙來還曾想利用互聯網,帶著憤怒的民眾,問責中央。如今與他有關的醜聞,全上了曾經把他捧為明星的網上;近幾個月來,一連串有關薄醜聞,都先從互聯網披露。

先是2月6日,他的親信王立軍投奔美國駐成都領事館,接著重慶市長黃奇帆帶武警裝甲車包圍,不到兩小時,網路已盛傳王叛逃,且公布裝甲車照片。這些消息與照片,均未被官方下令刪除。2月29日,網路流傳一份「王立軍自白」,按理說它編造的可能性很高;但事情發展至今,卻證實95%內容為真。

「王力軍自白書」,文字洗鍊。若真是他的自白,他該當文化局長,而非專門整人的公安局長。「自白書」裡寫道「我讓這個沉寂的世界聽到了我的聲音……是的,伴著飛機噪聲的引擎聲,我覺得有巨掌把我一下子提升起來,只是我已脫下警服,變成了裸體,還原了真實的自我……陽光的斑點在烏雲中燃燒和跳躍,像我的回憶,暢想、悔恨、憤懣、憂鬱和期待,它們糾結一起,化為精神的灰燼……」

以上這段文字,余秋雨式地寫出來;一個專事抓人的老粗公安部長,有如此的文學底蘊?我至今質疑。

但接下來內容卻與後來發展愈來愈吻合。當北京政壇權威人士仍判斷中南海雖把薄軟禁於北戴河,但至少是個禮遇,應會給薄平安退出江湖的渠道。但權威的判斷錯了;網路上捏造的內容,卻對了。

本月10日薄熙來的妻子谷開來因涉嫌謀殺海伍德正式被逮捕。從那天起,北京為之震動。因為谷開來不只富有,而且魅力十足,精通外語與琵琶、鋼琴等樂器。《英國金融時報》報導,她的難堪下台,在中國菁英界引發強震,也讓一般人得以一窺中國領導人妻子幕後扮演的隱密角色。

互聯網終結薄熙來

谷開來在文革時吃盡苦頭,父母及四個姊姊全入監獄或下放。谷開來今年才52歲,換句話說從她有記憶初始,即孤獨長大。小學都沒畢業,已想法子討生活。年幼的她,賣過肉,做過泥匠;在四人幫倒台父親被平反前,谷開來的人生盡是黑色。

她的父親谷景生,後來出任新疆第二區委書記;父親平反後,谷開來結束了既往悲挫,開啟權貴未來。例如谷開來雖然聰明,但斷斷續續輟學後,卻在1978年18歲就考取北大法律系。她自承沒學過數學,高考交白卷,「但憑藉文學才情過人」,因此「一下就考上」,最終成了律師。

1984年24歲的谷開來嫁給薄熙來,1987年兒子薄瓜瓜出生,不久即搬到大連,開始如王子公主般輝煌人生。1995年谷開來35歲,創辦她自己名字的律師事務所,活躍東北、北京,甚至美、英、日、韓與中國企業的商事法界。

《華爾街日報》前日披露,谷開來並未如薄熙來所言為他犧牲關掉律師事務所,而是交給他人經營更名。也是一則不被刪除的網路資訊稱她匯出海外資產至少80億人民幣,和薄兩人雖為夫妻,但各有情婦情夫。《英國金融時報》與《衛報》皆認定薄得罪許多最高領導者,且引用網路消息,稱谷有躁鬱症與幻想症。

中國有句古諺,「水能載舟,也能覆舟」。當互聯網出現時,許多人以為這是中國開放言論的契機,一種希望;薄熙來則把它引為自己不靠中央,唱紅打黑的舞台;但實際粉墨登場後,整個故事卻成了野心與毀滅的莎士比亞悲劇。

猶如魔鏡,互聯網為官方鋪陳牢不可破的法網,最後終結薄熙來。

<我的陳文茜>
陳文茜 為電視節目主持人

台灣 蘋果日報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