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博客|马臣:一段往事。。。。。。

按照中央规定,在所有省级行政单位,都设有新华社分社,在所有地级市,都设有新华社支社。而地级市(含)以上的党代会,必须邀请同级新华社的记者达到会场,参加会议“报道”。

    好了,我来讲一个小故事。在某一个地级市,有一家在全国赫赫有名的超级央企驻扎在该市。按照中央的组织原则和人事安排,该央企的总经理必须兼任该市的市委 常委和市委副书记,而且历来如此,从未改动过这种安排。话说在九十年代初的某一年,该市召开年度例行党代会,会上要对该市的市委领导做出换届选举。数天的 会议就要结束,在大会的最后一天,下午3点,按照会议程序要进行表决,选举出新一届的市委领导班子。但是,非常诡异的是,该市驻扎的那家央企的总经理张叉 叉却并未当选该市市委常委和市委副书记,简单的说吧,他落选了。其实这就是地方势力与央企势力之间在部门利益上的猖狂博弈,而博弈的结果是央企落败,地方 势力大获全胜。但是,这个选举结果是严重挑战中央的人事安排底线的,或者说是一种地方势力严重挑战中央权威的忤逆行为。长话短说,我们来讲这个故事最精彩 的部分:
    下午3点钟表决程序完毕之后,大会主持人开始宣布表决结果,新一届市委班子里面没有央企总裁张叉叉的名字。随后大会宣告闭幕,接下来全体参会的市委委员们 都去参加一个招待酒会并观看晚场电影,而电影结束之后全体与会代表将散伙回家,各回各地,那么该届党代会的选举结果就将成为既定事实。
    就在大会主持人宣布选举结果的话音还未落地的时候,在会议现场依据惯例来参加会议“报导”的一位新华社驻当地支社的年轻记者当即操起电话,在3分钟之内,他以口述的形式把会场内出现的这个极其诡异的表决结果汇报给了支社领导。
    10分钟之后,一条紧急讯息从该支社由内部专线传往北京新华社总社;
    30分钟以后,该条紧急国内动态从新华社北京总社传到了中央书记处相关领导的手中;
    一小时以后,该条动态的文样已经摆在了中央几大常委的案头;
    一个半小时以后,中央组织部值班领导紧急致电该地级市的市委主要领导,勒令该市的市委会继续召开,不许闭幕,全体参会代表被紧急追回,在会议现场等待中组部领导亲临会议现场去收拾残局;
    三个小时以后,中组部相关领导的身影出现在首都机场;
    当晚,伴着夜色,中组部相关领导一行人如神兵天降般出现在该地级市党代会的会场,全体与会人员全都惊愕得目瞪口呆!
    在中组部相关领导的现场督战下,大会进行重新选举。而最终的结果,央企总裁张叉叉重新就任该市市委常委和市委副书记。
    当天午夜,中组部相关领导一行人连夜驱车赶往近百公里外的省城,并于第二天上午搭乘民航班机返回北京。
    一场挑战中央精神和中央权威的地方性人事地震的紧急纠错流程,在短短的十七个小时之内宣告完美结束。
    就这些。各位好运!。。。。。
2012年4月15日, 12:12 上午
编辑: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