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惊悉方励之他老人家去世,有点伤感。
  俺在小学的时候,很热衷于物理学和天文学。三年级的时候,看了他写的(天体物理方面的)科普读物,佩服得不行。之后不久,六.四.运.动爆发,他老人家被中科院开除,被朝廷通缉。俺对他的佩服,更升华为崇敬。
  今天写这篇短文,表示一下俺对他老人家的敬意;顺便也发泄一下俺对另一个方校长的痛恨。

不见图 请翻墙

在天朝,有俩方校长。
他俩都是理工出身;
他俩都被选为院士。
他俩名气都很大;
他俩都是敏感词。
表面上,他俩很相似;
实际上,他俩的区别犹如天使与魔鬼。

前一位方校长,致力于推动民主自由;  (方励之被誉为中国的萨哈罗夫
后一个方校长,致力于推动网络审查。  (方滨兴被称为GFW之父
前一位方校长,敢于公开抨击权贵;  (方励之89年写公开信,直接向邓小平叫板
后一个方校长,不惜曲意迎逢高官。  (方滨兴为了巴结王立军,送给王名誉教授头衔
前一位方校长,虽然被科学院开除,学术界都知道,他仍然是大师;
后一个方校长,虽然被工程院选上,网民们都清楚,他简直是狗屎。
前一位方校长虽然逝去,我们这些追求民主的屁民,会永远地怀念他;
后一个方校长虽然活着,我们这些努力翻墙的网友,会不停地诅咒他。

最后,再附上臧克家很出名的一首诗《有的人》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有的人,骑在人民头上:”呵,我多伟大!”
有的人,俯下身子给人民当牛马。

有的人,把名字刻入石头想”不朽”;
有的人,情愿作野草,等着地下的火烧。

有的人,他活着别人就不能活;
有的人,他活着为了多数人更好地活。

骑在人民头上的,人民把他摔垮;
给人民作牛马的,人民永远记住他!

把名字刻入石头的,名字比尸首烂得更早;
只要春风吹到的地方,到处是青青的野草。

他活着别人就不能活的人,他的下场可以看到;
他活着为了多数人更好活的人,群众把他抬举得很高,很高。

  初中语文课学到这首诗的时候,俺对于第一段,并没有深刻的体会。后来俺长大了,经历很多,也知道了很多,终于开始明白其中的含义。

俺博客上,和本文相关的帖子(需翻墙)
回顾 六..四 系列6:八.六.学.潮始末
回顾 六..四 系列9:山雨欲来的1.9.8.9年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的原创文章,作者皆保留版权。转载必须包含本声明,保持本文完整,并以超链接形式注明作者”编程随想“和本文原始地址。

学习翻墙

用国外邮箱发信给[email protected]可获翻墙教程
如有其它问题, 用[email protected]联系俺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