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静 | 等一下

1963年台湾,刚毕业的审判员接手第一个案子是金门逃兵案,有个士兵夜里攥了一只小瓶,抱一只轮胎渡海,天明上岸,举起双手对持枪者说“不要杀我,我回来看我妈”。

他不知道,海水环流,自己游了一夜又游回了金门。

这士兵是十年前出门给半身不遂的母亲买药时,途中被抓入伍去台湾的,天气晴好时站岗能看到自家村子屋顶,士兵把装药的小瓶子交给审判员,说:“你快点枪毙我吧,我好去见我妈”

25岁的审判员看着几乎风化的药片,痛哭流涕。他也是十三岁离开母亲,一路逃难被人流裹去台湾的儿子。

临刑前,他给了士兵一瓶高粱酒,拍他肩膀,让他喝下。枪举起时,审判员对执枪人说“等一下”。

这三字折磨他一生,也决定了他之后所做的事情。他在二十多年里,以一已之力,将五十多位在台湾离世者的骨灰带回大陆安葬,给离开母亲的儿子救赎,给失去孩子的母亲安慰。

周日晚十点三十六分,央视一套《看见》第二部分播出对77岁台湾审判员的访问。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Loading…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4月24日, 3:05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