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股市在新华社宣布薄熙来被立案调查的当日,行情上扬,似乎支撑了对这一事态的利好分析。4月10日,上海综合指数和沪深300指数都有上涨,反映了投资者的信心。在收市前一个小时,上证指数上涨高达1.2%。同一天下午5点在东京股市,芝加哥商业交易所拥有的中国非付款主权债务上升了2.5点,涨至118点。

具有中资背景的招商证券()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温天纳(Ronald Wan)认为薄熙来下台为新的中国领导层铺就了一条稳定的道路,使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十八大之后拥有更稳定的未来。英国一家信托投资公司中国事务部经理乔纳森•芬比(JONATHAN FENBY)认为62岁的薄熙来进入中国的权力核心,势将破坏北京的集体领导。

伦敦恒基环球投资集团属下的恒基远东收入公司经理麦克-凯莱认为,薄熙来被逐出中共政治局有利于中国权力的平稳交接。他说:“薄熙来是中国政坛新星,但他特立独行,在传统与改革之间更青睐前者。”他还认为很可能共产党内部已达成一致,以确保未来几个月向新领导班子的顺利过渡。

渣打银行的北京分析师杰里米•史蒂文斯(Jeremy Stevens)认为:“薄熙来下台并不意味着习近平和李克强会加速改革,在重庆模式收场之后,中国新领导层的过渡会与近些年的发展合拍。”

加拿大《金融邮报》自3月15日薄熙来被免去重庆市委书记一职后,多次发表记者冯四月(April Fong)的分析文章,讨论中国政治变局对经济的作用。冯四月借用住在曼哈顿的末日博士鲁比尼的话说:“薄熙来下台宣告沿袭共产党传统的重庆模式的结束,而重庆模式意味着国家控制经济领域及国有企业独大”。在重庆模式中,地方政府借国家主导的基础设施项目,大肆融资。2011年,重庆的九项工程就发行了融资债券249亿美元,项目涵盖水利工程、高速公路和文化景点建设等。

中国总理温家宝一直担心地方政府债务飙升,多次承诺要控制国家的债务负担,压缩银行的不良贷款。薄熙来政治生命的结束,也意味着他无法把举债经济模式带进共产党的权力核心。此外,薄熙来被清洗也给其政治对手汪洋提供了更广阔的舞台,这位被视为改革派的广东省委书记,曾和平解决了乌坎冲突,并主张广东从加工业向技术产业升级。

文章认为,薄熙来去职加强了共产党的集体领导,这个领导集体已经决定放缓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把今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目标调低到了7.5%,其核心是刺激消费和减少像重庆模式那样的支出,同时中国人民银行实行了控制通货膨胀、抑制投资泡沫的货币政策。

加拿大媒体认为,薄熙来事件使中国最高领导层里的改革派与保守派的分歧与斗争浮上了台面,这种争斗会削弱国家实施必要改革的能力,一旦陷入经济危机,领导层的争斗会使国家经济情况变得更糟。现在,对薄熙来及其夫人的指控会使面临权力交接的中国共产党更加团结,进而对中国经济产生稳定的影响。

本期《当今世界》是由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特约记者潘卫制作,感谢收听。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