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在百度贴吧和新浪微博上,几乎找不到支持薄熙来的帖子,而搜索“”、“不厚”等词也不会返回任何结果。而在人人网上,则可偶见部分左倾言论,但随后被迅速删除。部分手机用户也发现含有“BXL”的短信无法发出。

      本台记者通过人人网与部分立场左倾的网民取得了联系,询问对薄熙来的看法,一般反馈均较谨慎。

  一名北京的薛姓学生是人人网活跃用户,他长期关注并拥护薄,自11日起,他的有关重庆的状态和分享均被删除,薛同学对记者留言说:“出于多种原因,现在不适合发表关于此事的看法。我不敢妄加评论。”

  江苏南京的马姓医生是长期活跃的毛左人士,他对记者表示:“这个年代信息水份太多,无谓的话也不想说。”记者又试图与另外几名自称毛左的活跃网友联系,均没有回应,一些重庆市民回复称对薄熙来事件“不清楚”。

  针对官方媒体连续发出多篇关于薄熙来和网络谣言的报道,有人人网用户发贴评论“坚决拥护党中央”并加以调侃,这些内容也同样被删除。

  长期以来用户薄熙来的乌有之乡早在4月6日,就被当局以“违反宪法,攻击党和国家领导人,妄议十八大”为由,将其暂时关闭。

  4月12日,也就是北京宣布正式调查薄熙来的第二天,该网站主页突然显示一则公告:“无论怎么关闭屏蔽,乌有之乡都会一直支持薄熙来!”

  但随后不久,乌有之乡管理方即通过新浪微博声称,上述公告系网站被黑客攻击,已经报警,希望网友不要“信谣传谣”。

  疑似因拥薄立场居住在上海,自称中国革命党(马列)总书记,左派活动人士华乔目前下落不明。

  本周四,华乔曾通过手机短信告诉记者,由于他强烈的拥薄立场,他被国保秘密关押在上海市闵行区的一家宾馆,具体地点未知。记者随后致电华乔家人,他的父亲表示自己不知道华乔的去向。截至记者发稿时,华乔本人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记者与另一名江西上饶的左派活跃者叶先生取得联系。叶先生是一名左派活跃人士,目前正在经营一家网站,他对记者表示了顾虑。过去有过因为在网上发帖被警方请去“喝茶”的经历,当局采取多种手段,使其“闭嘴”。

  叶先生称,曾经由于发表激进左派言论,当局令搜索引擎百度屏蔽了他的网站,致使网站流量锐减。他担心当局可能采取经济制裁,切断收入来源,致使生活没有着落。经过反复沟通,最终叶先生通过电话与记者进行了沟通。

  叶先生首先反复强调中国需要“稳定”。他说:“中国需要稳定,目前左派只是暂时受到了挫折,薄熙来以后还会起来的。”

  对于王立军进入美国领事馆一事,叶先生认为王立军是在催眠或者受迫害的情况下做出的事情,而海伍德是特务的可能性非常大。

  而对于中央处理薄熙来的决定,叶先生认为是“政治迫害”。

  他说,“从新闻上看,明显给人的感觉是政治上的整人,欲加其罪,何患无辞?(中央)没有直接查出薄熙来贪污之类的证据,而是从妻子和边上人下手,恰恰可以从侧面来反映薄熙来本人还是比较廉洁的。”

  微博上的左派学者们也纷纷提出各种阴谋论为薄开脱。

  清华大学新闻学院教授李希光长期与重庆方面交情甚笃。此前有媒体报道,李希光是 “属西政柔性引进的人才”,“作为交换,李本人在渝北拿到了一套240平方米左右的花园洋房,李按每平方米1600元的成本价一次性付清。

  《南都周刊》一位编辑在微博上指证说,“2011年5月,南都周刊报道西南政法大学时,提及李希光接受重庆方的课题费以及房子,李通过官员给南方报业集团施压,试图让报道发不出来。这个新闻传播学教授是如此实践传播学理论的。”

  李希光首先暗指薄熙来受到了文革式的政治迫害。他在微博上说,“当今流行的政治迫害有两种模式:1)谣言先行。先是谣言指控,最后谣言定罪;2)媒体先行。先是媒体指控,最后媒体定罪。”

  对重庆近日的事态,李希光评论说,“已经基本清楚,大戏的编剧和导演不可能是中国人,目前中国人编大戏的智力远没有这么强。编剧和导演都是美国人。中国人在这出戏里都是演员,谁也不知道自己扮演的角色的最后下场。”

      李希光的微博受到了许多支持薄的毛派、左派学者网民的转发和支持,也引起了不小的争议和辩驳。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