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本文共阅读 1014 次 更新时间: 2012-04-01 11:18:06

:给茅于轼的忠告


进入专题
茅于轼   
环球时报  
    让我们多寻找“普世”的东西与中国现实的结合点,而不是制造两者的对立面。让“普世”的好东西给中国人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而别让我们首先付出社会动荡的代价。
    
    经济学家茅于轼获美国智库颁发的弗里德曼自由奖,它两年颁一次,奖金额25万美元,属于西方较大的奖项。近年来中国自由派人士在西方获政治类或变相政治类奖项的人在增多,与中国其他名人在国际上获奖频繁大致同步。
    给人一个总印象:中国崛起给中国人在世界上创造的机会相当全面,中国国内的著名自由派也以特殊方式从国家发展中获益。
    与中国数学家、钢琴家、名模在世界上获奖相比,中国的自由派们在西方成名,对中国崛起并在政治上“走自己的路”依赖更大。如果中国的地位对这个世界无关紧要,中国自由派的国际地位也将贬值。
    茅于轼等自由派促进了中国多元化的形成,很难说中国今天的繁荣和强大里没有他们的一份贡献,更难说他们给中国社会平衡制造的难度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但所有这些思考有意义的前提,是中国当前的强劲发展得以延续,而不是中断。
    茅于轼先生是朝着“自由”方向猛跑并不太顾及其他的代表人物之一。从历史的宏观面上看,今天中国有这样的人大概是必要的,但茅和同伴跑得越猛,影响越大,牵制他们的力量就越需要出现。否则中国就会是在山区下坡路上制动失灵的危险卡车。
    自由派人士在舆论中的声音很大,但他们确需对自己在中国社会的位置做更客观的摆正,公众也应有更宽的视野。自由派人士处在相对激进的角色位置,在任何国家他们都很难成为主流。
    西方给予中国人的政治化奖项,选的基本都是自由派人士。西方显然愿意他们代表的自由主义思想主导中国社会,中国成为那辆下坡猛冲而制动失灵的卡车,西方的颁奖相当于再猛踩几脚油门。
    中国当然不是那辆卡车。所以很多事情的利弊都不是绝对的,激进思想未来再主导中国很难。在中国这个合力的大熔炉里,会有很多歪打正着,或者正打歪着的变形发生。谁都别轻易以为自己在“创造历史”。
    今天能完全看清国家的“正确道路”非常难,而且对“正确性”的认识,每一代人会因利益位置的变化而变化。但总的来说,我们不能把形而上的东西放在判断力的最高位置,也不应只限于知识精英的思考框架。我们应紧扣中国当代大多数人的福祉。
    让我们多寻找“普世”的东西与中国现实的结合点,而不是制造两者的对立面。让“普世”的好东西给中国人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而别让我们首先付出社会动荡的代价。
    希望在西方获“政治奖”的中国人,能跳出这些奖项针对中国的公开或潜在含义,创造性地摆脱西方颁奖与中国社会对之警惕形成的困局,将自由派对社会进步的正面意义最大化,负面风险最小化,做各国社会转型中最具建设性的自由派精英。
    中国知识分子大概都懂得团结对这个国家的重要性,茅于轼先生以其80多岁的见识,体会应更深。做到尖锐,在今天的中国已很容易。帮助国家团结,却常常又累又落埋怨。希望茅先生敢于携自己对公众的影响,加入到这个行列。
   进入专题: 茅于轼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网(http://www.aisixiang.com ) ,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51792.html
 
 
 
爱思想(www.aisixiang.com)网站为公益纯学术网站,旨在推动学术繁荣、塑造社会精神。
非经特别声明,本网不拥有文章版权。
凡本网首发及经作者授权但非首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网络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纸媒转载请经本网或作者本人书面授权。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爱思想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传播,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若作者或版权人不愿被使用,请来函指出,本网即予改正。

相同作者阅读
环球时报:给茅于轼的忠告
环球时报:中美在21世纪不期而遇
环球时报:死刑正在中国被历史性再审视
中国要想受西方欢迎:放弃争议领土不搞航母
环球时报:希拉里挑拨中缅关系很失风度
环球时报:对舆论“挑剔”,政府需主动适应
环球时报:民主,仅靠革命远远不够
环球时报社评:中国被劫者遇害决不可不了了之
环球时报:脱意识形态看“占领华尔街”
环球时报:贪腐为何没在印度民主前止步
环球时报:高铁是中国必须经历的自我折磨
环球时报:赖昌星们无处逃的时代正在到来
环球时报:西方,“疆独”恐怖主义同情者
环球时报:只要西藏稳定,达赖就是张烂牌
环球时报:中国不是不知民主何物的土老帽
环球时报社评:红十字会为何跳进黄河洗不清
环球时报:中国社会公信力全面缺失
中国能否闯过“全民养老关”?
环球时报:中国微博热令世界惊讶
环球时报:中国社会不能被谣言牵着转
相同主题阅读
环球时报:给茅于轼的忠告
刘业进:茅于轼是中国社会最稀缺的真正贵族
单仁平:获西方政治奖者,请跳出它的含义
郑酋午:茅老先生,此言差矣
胡新民:茅于轼是怎样帮助日本站起来的
胡新民:《炎黄春秋》为什么要删节茅于轼的文章
胡新民:抗战后的中国并未站起来
邓文初:历史的归历史,现实的归现实
黄章晋:他们为何声讨茅于轼?
宋鲁郑:茅于轼先生究竟错在哪里?
赵农:茅于轼先生之人与文
刘利华:搞笑的《公诉书》
苏小和:贫富差距背后的权利差距
郭宇宽:活出茅于轼先生如玉一般的质地和美感
齐介仑:争议狂人茅于轼
秋风:绅士茅老
李翔:一个知识分子与国家的情感变迁
李乃伟:十五年历程,见证茅老“为穷人办事”
周业安:写在茅于轼先生八十寿辰之际
孙大午:国宝茅于轼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