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颜格格:大明英烈传(四) 三少列传

2011-08-20

三少属于正宗衙党,本是根红苗正之人。其爹是大明一朝开国功勋,几经磨难,乱世之初为八老之一,荣任副丞相,权力极大。因为在一些列重大事情的决策上,没有此人支持,矮凳儿很难实施,所以连矮凳儿都要让他三分。

三少之爹有妻两任,共有子女七人,前妻有一女熙莹。后妻古月日月,曾是其夫秘书,有二女四子,此二女四子不与前妻之女来往,也不承认前妻之女之名分。三少有一姐一哥,故而业内人士称其三儿。三少的兄弟姐妹大都老实本分,目前都在闷头发大财。而独独三少为人歹毒,心狠手辣,有仇必报,挡我者死,坊间传闻曾踹其父,想来不假。总之来说,就是个操蛋玩意。

三少读书不多,但政治意识敏锐。大明朝公开其简历七十八年到八十二年的求学经历子虚乌有,实际上这几年三少一直混迹社会,打仗斗殴。三少一脚微跛,便是此时所造。八十二年秋,矮凳儿为整肃社会,要在大明一朝展开第一次严打。此次严打范围不论官阶多高,不论谁家公子少爷,有罪就干掉。大明朝开山鼻祖之一、首帅之侄孙朱姓国华者便因猥奸妇女被枪毙。此事矮凳儿于三少之爹商议过,于是三少爹便提前将三少召至京师,安放在办公厅下属一个机关当文员。虽说三少不用上班,但也不能擅自行动。直至严打结束,三少被其爹安置在辽南一个小县当县丞。

为什么起步这么低?这里不得不说说矮凳儿的思维。矮凳儿实际上一直瞧不起衙党,在他看来,这群红二们早已忘本,他们在老子的庇护下,除了吃喝玩乐、为非作歹,就是在大运动烧杀抢掠,矮凳儿一直恨他们入骨。所以在矮凳儿登基之后,不仅不重用衙党,禁止他们参政,而且还严厉打击他们。大明首次严打收拾衙党无数。在矮凳儿的主张下,衙党基本在政界消失殆尽,除了有点能力在丘八界的,剩下的都去闷头发财了。对于闷头发财矮凳儿不但不管,而且还默许他们这样做。在他看来这群不生气的东西,就让他们在吃喝玩乐中自生自灭吧。如果把大明江山交给他们,不出几天便被消耗殆尽,事实也证明,矮凳儿的眼光的确锐利。看如今,衙党都在干啥?

凡事都有例外,而如今活跃在政界的衙党有名者,三少除外便是一刁。一刁得以允许混在政界,乃因其父为矮凳儿立下汗马功劳。后因缘际会,沪上良王被演艺派枪挑之后,老沪帮迅速补位,补得就是一刁。而此时衙党已经于老沪帮结成联盟,共同对付演艺派。因而一刁得以被老沪帮主立为隔代储君,才有一刁今天衙党翘楚之地位。

而三少成名,则是其父一手操纵,可以说三少今天之花翎,是用京帮的血染红的。此事详细过程将在《京师歼灭战》中叙述,在此简略。老沪帮主刚进京之际,京帮帮主耳东自恃资历高于老沪帮主,不买其帐,与老沪帮颇有龃龉,老沪帮那时根基未稳也奈何不得。九十三年,适逢矮凳儿不满老沪帮主之际(此事前因后果在《水工本纪》中祥表),于是整了一批老沪帮主的黑奏折,在矮凳儿面前告御状。矮凳儿何等人也,他要处理老沪帮主,不能自打嘴巴,而且重新立储会更乱。如果不处理,那么京帮势必不再买矮凳儿的账,又将添乱。于是聪明的矮凳儿,便将奏折扔给三少之爹,让其处理。

三少之爹得到奏折,如获至宝,马上找人叫老沪帮主来见。见面后,三少其爹把奏折扔给老沪帮主,老沪帮主立马一身冷汗,服软求救,就差下跪了。三少其爹恩威并施,于是,一笔交易做成。此两年后,老沪帮借森哥事件,在三少其爹的帮助下,一举拿下京帮帮主耳东,而后两年之内成建制的消灭京帮,京帮手下不是被招安就是被杀戮,自此京帮灰飞烟灭。而老沪帮自此奠定了一统天下的局面。

而与此同时,三少如同坐着火箭,一竿子就进了大明教内。按照当初老沪帮主的允诺,三少商务都督以后,便进入模特队,做副丞相,而后十八次华山论剑后就名正言顺的坐上丞相宝座,进而大明一朝党政军全由老沪帮人马把持。算盘打的是不错,可没曾想,演艺派经过多年的卧薪尝胆、忍辱负重,终于站住脚了,而且在十七次华山论剑时成功上演绝地反击,一举拿下老沪帮第二大地盘岭南(此节在《岭南攻坚战》中有详细叙述),致使老沪帮自身难保。而此时三少之爹已经不再,所以老沪帮没有能力完成承诺,不得不牺牲三少。于是乎,三少便被演艺派发配西北当渝督。

按常人的性格,此时已被发配,应该看清形势。总体来说老沪帮大势已去,接受演艺派的招安是个不错的选择。可是三少根本就没这么做。他一来担心投靠演艺派之后,演艺派人才济济,五虎上将全都到位,他想某的位置已经根本不可能。丞相板上钉钉是古儿的,带领举手党的事情,演艺派有正宗血统的苏系瓢把子三原哥,京师提督言十兄在虎视眈眈,哪里还有他的位置?三少哪是一个肯居人篱下的主,他的说一不二飞扬跋扈有目共睹,谁不让他三分。既然不想被招安,那么就要拼死一战。虽说这一战九死一生,但三少天生就是个冒险的机会主义者,他喜欢这种挑战。成功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失败了政治生命结束。但他宁可这样,也不愿意在演艺派里面当个凤尾,这就是他的性格。

人都说,性格决定命运,大概如此。其实在我看来,三少做错了一件事情,他应该早一点去摸摸一刁的底,再作打算。可是从一开始,三少就防着一刁,直到一刁亲自来找他,彼此才互通心意,达成默契。列位说了,一刁不是和老沪帮是同盟?各位有所不知,政治斗争相当残酷,没有人愿意做傀儡。一刁和老沪帮虽说是盟友,但是私底下大家各有各的算盘。一刁被立为储君以后,他一直想谋划自成一派,重振衙党,只可惜天时地利人和后两样他都不占。一刁为什么不早些来找三少?这些在《一刁列传》里面有详细记叙。

于是,三少在老沪帮头号军师广大哥的点拨和支持下,在山城开展了热热闹闹的唱唱打打。这是一招险棋,但对于三少来说,这又不失为一招妙棋。它的妙处在哪里?听我细细道来。先说打,打有三妙。第一,三少初来不服他的人太多。因为他的上任是演艺派头号正印先锋水水哥,别看水水哥名叫水水,那可不是好惹的,干起活来那可一点都不水,一个做糕点的小工能到今天凭啥?你看他把岭南翻个底朝上,把老沪帮在岭南的党羽杀的片甲不留的架势,像是善茬?(这些在《水水列传》中详细说)。别看水水哥在山城才经营两年,但是下面重要位置已经插满了自己的兄弟。这些兄弟能服气一个远来的?更何况大家“道”不同、“派”不同,所以三少要想站住脚,就必须得立威,那就是打!

列位看官,是不是都以为这几年二十八画真的反腐败?真的打击了不少贪官污吏,但你要是细细发现,最近四年被打的贪官哪里最多啊?除了山城就是岭南。三少进了山城,打了一大批,都谁啊?演艺派的人马,很多都是水水哥的部下。而你看水水哥到了岭南,干掉了多少岭南贪官?真的在反腐败吗?NO,大家都以反腐的名义在清洗对方的人马。总有人问我,为啥不顺藤摸瓜继续往上抓,你比如山城强哥的保护伞是谁?窗口衡哥的保护伞是谁?妈的,查什么?再往上查就是五虎将,快查到帮主了,喽啰可以打,帮主怎么打?没到时候啊,谁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其实这年头要想抓贪官太简单了,我和列位说,十个当官里至少有六个被举报,这些举报信息是本派人马都压下,是对方的都积攒起来,需要打击了,马上拿出来说事,一打一个准。三少到山城,不用摸底,直接上来就干,为啥啊,因为老沪帮早就给提供证据了。说多了,总之来说,第一妙,就妙在打人立威。最后成绩是什么?那是叫人相当的满意,一段时间,山城大事小事全得三少点头,什么纪委、组织、文宣根本不好使,这些单位的头头已经没有任何权利了。三少整个全部包揽,这就是打的好处。

第二妙,旨在拆演艺派的台。三少打了那么多,不但可以立威,而且如果顺藤摸瓜要是能摸出水水哥点污点来,进而把水水哥拉下马,这可就大大的伤了演艺派的元气,直接等于卸了演艺派一条胳膊,从而为老沪帮和衙党立下汗马功劳,这是什么分量啊?所以当然要不遗余力。你看当时整个山城官吏或残或缺,有几近灭门之势。往日的仕绅豪强,或逃或入狱,或作枪下野鬼,没几个漏网。一时间,哀鸿遍野,博得屁民们的阵阵喝彩声。要不是演艺派觉得大事不妙,连夜商议对策,强行派出工作组空降山城,收缴了三少的虎符,锁定了了三少的马仔军的权限,按照三少的性格不杀到今天是决不罢休的。多一句嘴,军乃三少一手提拔的马仔,一路随行,死绑在三少的战车上,为三少立下了汗马功劳。当然三少爷绝不亏他。再多一句,三少提携的死党里面还有一个就是前阵子惹出乱子,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处理的原大脸府知府。此人太学出身,他和三少渊源始于官人要学历的时候。那时,三少主政大脸,上面需要官人有学历,于是乎三少一个电话找到大脸几所太学头头,要为他和其手下制造学历。海事大工纷纷拒绝,唯有东财应承一切事项。于是作为校长的夏某便一下子从校长到副市长,一路飙升,帮主老沪帮控制大辽,直至前些日子大脸出事。大脸之事,此君为何敢私调捕快,盖因有此渊源。

第三妙,如果想成个人物,你首先得混个脸熟吧?就像戏子,出场费是跟着名声走的。三少到了山城,怎么才能尽快出名,混个脸熟?搞经济建设?太慢,而且前任都做得差不多了。只有打打唱唱才能最快扬名,看现在,谁不知道三少的大名?这名声就是日后的资本。至于唱,那更妙。就是利用本身红二的身份,利用当今的社会矛盾,一下子把太祖的大旗扯起来。你看一刹那,山城大街小巷,红旗飘飘,歌声鼎沸,就连手机短信满是毛太祖,,弄得人们恍如隔世。这一来,其一呼啦啦的拉起了一群不明真相的屁民为其歌功颂德,这叫“群众基础”。其二一下子争取到了毛左势力的支持,这一派别虽然都是乌合之众,成不了大事,但是也不能小觑。他们目前已然推崇三少为领袖,三少虽然另有企图,但是也只能含糊答应。看看乌鸡之乡的言论,无人封锁,因为那就是三少的“征兵所”。其三小试牛刀来个大运动预演。未来三少命运暗淡,按目前演艺派的进攻速度,三少回到朝中已经不可能。但若想夺回位置,采用太祖之法,来个群众大运动,三少绝对能干的出来。而今就是个预演,你看效果颇佳。

三少这招妙棋的确狠辣,招招致命,收获颇丰,这让演艺派相当的头疼。但与此同时,也进一步阻断了三少回朝的梦想。试想一下,虽然一刁储君身份,但是究其能力看,十个一刁的破坏力也没有一个三少的破坏力大,一刁是水牛,三少是毒狼,个大不一定杀伤力大。目前一刁已经亲临山城,和三少达成协议,非要拉三少进朝不可。但试想想,演艺派怎么能容忍这样一只毒狼在身边,他们宁可给一刁一些大大的好处,甚至把模特队的席位让给别人也不能容忍三少回来。

但是,如果三少放在外面,也危险,到时候一旦和一刁来个里应外合,学太祖搞群众大运动,一群毛左喽啰摇旗呐喊,虽然成不了大旗号,但是不咬人他恶心人,演艺派将没有一天安宁的日子。为什么我说成不了大器,因为首先三少没有太祖的功力,能够瞅准时机,收发自如。其次三少没有太祖的威信,号召力比之太祖不可同日而语。其三如今的毛左都是乌合之众,不比当年,他们在大明朝中根本没有权力位置,几乎都是单兵作战。如果三少要整合外界乱党,他更没那个能力。所以,注定不会成气候。

到目前为止,三少未来的走向很大一部分取决于一刁。一刁现在是急需拉三少进来,如果三少不进来,第一没有好的人选,第二就凭一刁一个人在模特队对付演艺派五大上将,那不是找死?和傀儡有什么区别?一切还要等下次华山论剑才见分晓。但据我现在看,三少已经没机会回朝了。至于在外面能不能站得住脚,还要看下一步演艺派的进攻速度以及战果成效。

后记:这本来应该是二十回以后才发的,今天却先发了。以后格格会打乱次序,各位看官自己整理思路吧,为什么,你懂得。至于我写的这些有多少可信性,见仁见智,我没要求任何人相信,就当我说评书,所以不要期望你的质疑我会解答,见谅,也许你的质疑会在别的列传里找到也不好说。

我曾不止一次的说过一句话,知道得越多越痛苦。就三少事情而言,看天下多少屁民为之雀跃,可怜都做了人家的棋子。本已被人当做蛋糕日夜瓜分还有心情去帮助人家讨论分蛋糕还是做蛋糕,看看那些网民,整天为了保这个、批那个骂得不亦乐乎,妈的,人家那个为你们着想过?还自以为自己紧跟形势,唉,何其悲哀?看那些被打官吏,虽说都该死,但是却大都成了权力角逐的牺牲品。他们为什么恐慌,因为没人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明天,所以只能逮到机会赶紧捞,捞一天算一天。不知道那天自己的地盘被对方攻陷了,就要被清洗。作官尚且如此,屁民呢?我们整天还盼望“救星”呢,唉,哪个管老百姓的死活了。因为权力斗争就是他们的生命,没了权就没了生命,所以不牺牲百姓牺牲谁?

我一贯站在弱势群体的立场,但你可以发现,我对山城的一切从来都没有一个字的肯定,因为我知道这里面的猫腻有多少。需要屁民当然给屁民点好处,可是凭空就分出蛋糕了?老沪帮还有多少钱给三少唱歌玩?还有多少钱当蛋糕分?最近又给了1500亿,数字越来越小,这说明老沪帮也花不起了。这样下去能行吗?

下一回看看先发《水水列传》,对比一下,会更清楚。

我在一个门户网站看到一个帖子,是关于重庆前日持枪抢劫案的:“重庆这次抢劫案很是蹊跷。用脚底板想想,中国最安全的城市且是红色城市怎么会发生这种暴力案件呢?这种事情只配其他地区才有嘛。分明是有人蓄意破坏,想给重庆抹黑。从网上的鼓噪也能证明这一点!广大不明真相的网友必须擦亮眼睛,不受蛊惑。不传谣,不信谣。太阳是不会有黑子的,在xxx的坚强领导下,肇事者南方系必将受到清算,烧死在广场上。请大家拭目以待。。。”看看两派都争多激烈,二位正印先锋互掐,都开始鼓动网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