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颜格格:大明英列传(九)朱太公列传(上)

2011-08-25
其实我一直想把标题改成《朱太公本纪》的,因为从各方面才能相论,朱太公有此资格,可惜的是朱太公生不逢时。正如天机所泄,蟾蜍精下凡,华夏该当有此劫难。

朱太公前半生不用太多介绍,从文化水平上,他是清华大学机电专业高才生。但难能可贵的却是他却不似宝哥那样书生的文弱,更有英雄胆气,且极具智慧。这是华夏若干年来不可多得人才之一。由此我也很佩服矮凳儿,我佩服他的眼力,他选的角儿没一个孬种,从帮君到阳君、从朱太公到古月,哪一个都不是善类。就连他看好的乔老爷,虽然才华相对见拙,但忠心可嘉,若不是他,矮凳儿强立古月的大计也不能完成,这是后话。朱太公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个爱好不得不说,那就是朱太公的京剧造诣。太公不仅酷爱,而且唱得特好,擅长花脸,偏爱老生,大喜大怒之时往往声吭云里,其水准不亚于专业。

其实表面上看,矮凳儿看似对沪上情有独钟,过年过节也去那里。但就其骨子里看,他是看不起沪上那些官儿的。矮凳儿看不惯的是他们多半极尽阿谀之能事。朱太公同样出自沪上,但却和沪上人马格格不入。要说他能入得矮凳儿的法眼,那该从几件事说起。当初大风波伊始,矮凳儿陷入两难局面。一方面是自己的亲储阳君搞得过火,一方面是以大鸟为首的一群人的虎视眈眈。矮凳儿一直在静观其变。同样是大城市,大风波在沪上的动静却很小,这得益于朱太公的巧妙处理。即把沪上的风波压倒最低限度,没有乱子,又不得罪任何一方,态度模棱两可,和矮凳儿一样都在旁观。等到后来,矮凳儿主意已定,要各方诸侯表态,朱太公又一马当先,站同上面的决定。这不由得引起了矮凳儿的注意。

之后,矮凳儿到沪上,留心打探朱太公,竟然有很多沪上的马屁精不屑朱太公,很多都说朱太公的坏话,这更引起朱太公的兴趣。矮凳儿是什么人,他可不是水工那样没脑子的蟾蜍精。后来矮凳儿找了一个机会,跟朱太公谈论先发展的问题,没想到朱太公竟然是先发展的绝对拥趸,而且他还有一套自己的思维体系。这让矮凳儿更加刮目相看。这并不代表朱太公能媚上,因为再到后来,矮凳儿亲自废了阳君,老左一枝独秀,他的先发展论已经没人支持了,以前支持他的也是在骑墙,而唯有朱太公一如既往,那时候几乎就剩下他一个这么坚定支持先发展的人。政治上的不投机,再加上真才实学,这就彻底征服了矮凳儿。

而后出现水工紧随老左,要开历史倒车,否定矮凳儿的先发展的事情。这时候矮凳儿就准备放弃水工,预谋废掉水工,要乔老爷顶上,而朱太公要做丞相,辅佐乔老爷。后来由于老左疯狂反扑,加上水工做戏,矮凳儿的计划没能实现。但用朱太公接替李大鸟的策略一直没动摇。

要说矮凳儿和朱太公第一次紧密合作,那是大明九十一年。矮凳儿为了打击老左实力开倒车,同时要看清水工的表现。于是矮凳儿首先找到朱太公,把自己的先发展意图以及当前的形势作了详细说明,要沪上挑头放火,看看各方反应。而后朱太公心领神会,亲自找到当时的自己认为可靠的人物,时任沪上宣传部副部长的小刘(小刘比朱太公小七岁,是朱太公一手提拔的,因为小刘也是朱太公的学弟,同样是清华毕业,且同一个专业,所以深得朱太公信任,后来太公接手相位,小刘便荣升社科院副院长),而后由小刘亲自组织一批可靠的人选,秘密聚集在沪郊的一个秘密基地。这些人包括当时《解放日报》的副总编瑞金先生,还有搞政策研究芝鸿先生,以及解放日报的写手凌河、沪上宣传部的两位干事小威和孟达。朱太公把他们召集起来,就是要组织以解放日报为主力,在媒体上挑起支持先发展的言论。

大家在一起研究文章的主题,而后由瑞金先生亲自主笔,朱太公逐字审阅,出炉了第一篇文章,题目是《做改革开放的领头羊》。这个文章非同小可,当时这样的话题在老左实力的封锁下,根本没人敢说。文章写好以后,朱太公认为要弄个笔名发表。最后大家研究过后一致认为用“皇甫平”这个名字。很多人以为“皇甫”是黄浦的谐音,皇甫平意味着“黄浦江评论”。实际上这个名字还有一个更深刻的含义。瑞金先生一直说闽南话,闽南语中,“皇”的发音是“奉”,“甫”即“辅”,“平”是矮凳儿,连起来的意思就是“奉黔首之命辅助小平改革开放”。这个名字朱太公大喜,于是署名皇甫平的一些列呼声开放的文章大年初一在解放日报开始发表,其中引用朱太公的话“何以解忧,唯有改革”。

这个文章一发表,便被老左势力领导的媒体大肆批判,大明上下矛头一直针对“皇甫平”,铺天盖地的批判声不绝于耳,足足批了一年多。在此期间,水工帮主曾两次派人来沪上打探虚实,得知一切都是在朱太公的指使下进行的,便对朱太公恨之入骨。这时候的水工已经彻底被老左势力控制,死心塌地的跟着云长老等人。在云长老的授意下,水工抛出了一个《防止和平演变》的话题,把改革开放视为和平演变,这一手蒙蔽了太多的黔首,于是当时批判“皇甫平”的呼声越来越高。其后,水工又在中央党校举办了“反和平演变班”,是背着当时党校校长办的,当时的校长就是乔老爷,矮凳儿的人。同时还不让沪上的人参加,实际上就是不让朱太公的人知。他们提出要成立反和平演变领导小组,要下发反和平演变的座谈纪要,从而动员全国的力量去抵制改革开放。现在你看这件事网上怎么写的?都写的是水工压下了《和平演变班》,真他妈的无耻。

接着,水工派军师直接到沪上施压,在干部会上公然指责“皇甫平”文章影响很坏,党内外的思想给搞乱了。与此同时,小刘部长在朱太公的默许下,站了出来,大声曰“我就是解放日报的总后台”,使得军师很丢面子。后来虽然朱太公等顽强抵抗,终究一隅之地敌不过全国,于是矮凳儿心急如焚,决定亲自出马,上南面画圈。这一役中,朱太公始终坚定不移的站在开放的路线上,可以说是生死不顾,这更坚定了矮凳儿重用朱太公的决心。于是矮凳儿马上把朱太公弄进朝内,一年后就安排在第一副丞相的位置,做好接替李大鸟、制衡水工帮主的准备。

十四次华山论剑之后,朱太公很顺利的接替了李大鸟。这得益于两个方面,第一通过画圈矮凳儿彻底制服了水工帮主,不是其痛哭流涕跪在脚下,矮凳儿也不会放过他。所以对于矮凳儿安插朱太公的事情,他根本不敢反抗。而一心针对古月老大,当时没有矮凳儿的安排,没有乔老爷、小木匠的精心设计,古月老大差点就被水工踢出局外,这是后话(详见《古月本纪》)。第二个原因是李大鸟已经彻底失势,一心扑在捞钱上,所以情愿挂个举手党魁的名号自由自在,根本未作任何反扑。

朱太公上任以后,秉承矮凳儿的遗命,努力治国。可上任不久,便遇到了大明罕见的大水。时任书记处书记比较专业的宝哥首先到长江沿岸调查,而后回来上书,必须破江分流。就是在镇南之间,炸开长江,分流洪水,虽然能淹没几座县城,但损失是最低的。宝哥三次上书水工,水工置之不理。所以不理会有两个原因,第一是水工是个饼才,靠阿谀奉承上来,而且还迷信。他找了很多术士都说他是天上神龙(我说就是蛤蟆精),蛰伏与长江,如果一旦炸开长江,等于自断龙脉。第二个原因是因为水工在青红军师的指点下隐藏着一个更大的阴谋,所以他巴不得洪水更大更猛(这些在《水工本纪》中详述)。

宝哥三次上书未果,便报给朱太公。朱太公也无权决定,于是奔赴第一线,到了长江水坝一看,这些水坝多为贪官污吏所修,偷工减料,水泡数日便一冲即溃。朱太公勃然大怒,指名道姓的破口大骂。决口越来越大,事关重大,朱太公赶紧报告水工,水工无法,在朱太公的执意下,处理了一些自己的喽啰。这又使得水工更加恨朱太公。

接下来,水工更是对朱太公怀恨在心。朱太公做了丞相以后,首先是大刀阔斧的进行改制,大力整顿贪污腐败。在经济上,朱太公也是一手谋划。当时朱太公有四个得力干将,分别是从桂地上来的小杰,小杰也是工程师出身。在大风波过程中,小杰由于立场坚定,能稳定住桂地,得到了矮凳儿的认可,后来在矮凳儿的牵线安排下,小杰便跟随朱太公。朱太公接任丞相以后,马上把小杰从地方带进朝中,成为举手党的副党魁,其主要任务就是协助朱太公打击腐败。小杰每次都是一马当先,成为朱太公手下的第一悍将。朱太公的第二员大将就是原来当过国家税务总局的副局长的工页哥,后来朱太公直接把他提拔到大明掌管钱粮的户部尚书的位置。太公的第三员大将就是山支哥。原来是建行的行长,太公上位直接安排他去岭南镀金,以备未来重用。朱太公下位以后,山支哥曾被老沪帮和演艺派反复争夺,最后山支哥左思右想,投靠了演艺派,目前成为演艺派的大将。朱太公的第四个得力干将就是小川弟,当太公提拔了山支哥之后,直接就把小川塞到山支哥建行行长的位置过度,后一直担任大明总行行长。你看朱太公的左膀右臂都是有才学的人,这和水工帮主有着截然的不同,这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朱太公反腐雷厉风行,不管是谁,不管多大的官,他都不在乎。可是他要干掉的这些人大都是水工的亲信,如果任由朱太公这样查下去,早晚有一天会查到水工头上。而且水工每次死保亲信完全是被动,摁下葫芦起来瓢,他根本不知道朱太公下一个要针对谁。在朱太公改制反腐的过程中,小杰一直是先锋,因而得罪了太多的人,而水工也是对其恨之入骨。朱太公反腐每次都险些牵扯到自己,这让水工不仅又恨又怕,对朱太公是更加仇视。

而接下来发生的另一件事,更促使水工帮主的反击。那时候魔教开始盛行,后来人数越来越多。水工帮主找人算命说对他不利,于是就派人四处打探魔教的底细。这件事就交给了自己的亲信、当时管政法的四夕干去办理。四夕干自认为有水工撑腰,所以越权调动大明的国安人员去查魔教,这事叫朱太公知道了,把四夕干找来一顿训斥,告诉他别再调查,信仰自由,用不到这么大的动静。虽说四夕干没听朱太公的,继续我行我素,但水工帮主明白,要想让大家一同铲除魔教是没人帮助他的。

于是,在青红军师的指点下,水工一个电话找到以前的狐朋狗友、自己的老相好、时任中科院院士的何大麻,详细部署打击魔教的舆论声势。于是和何大麻就一马当先,率领司马南等一大群弟子开始大举揭发魔教是伪科学,栽赃陷害魔教,到处给魔教泼脏水。一段时间过后,大明百姓不明就里,都纷纷对魔教议论纷纷。魔教不干了,觉得这是朝廷的诡计,于是发动了声势浩大的进京讲理活动。这时候朱太公出面把众人劝回去了。可是水工借此小题大做,这本就是他的诡计,于是借着魔教围攻朝廷把剿灭魔教的事情堂而皇之的搬到大明常委会上。朱太公第一个表示不同意铲除魔教,接着是小木匠反对,在接下来是尉迟行也反对,后来一贯不敢多嘴的小媳妇古月老大也举手反对。这一下当时被当做中间派弄进来的李山风也跟着反对。七大模特中除了李大鸟弃权外,其余的全票否决,给水工这个气啊。古月当时壮壮胆子举手反对才换来了今天魔教不找他麻烦的结果,你看魔教无论怎么骂二十八画,但朱太公和古月他们是不骂的,不但不骂古月还一脸无辜相的等待古月给他们翻案,可是这是不可能的(详见《魔教传记》)。

至此,朱太公和水工的梁子已经摆上了桌面,水工便开始使坏招了。那时候大明要加入WC,而WC的主管是梅国。而水工则和毛子眉来眼去,妄图结成同盟,共同对付梅国。再主要就是当时梅国正在剿灭南国,而中国和全世界两个味道,不仅媒体大报梅国轰炸无辜屁民,而且还在背后偷偷支援南国。这叫梅国很生气,于是借着加入WC谈判的机会,要找要找大明的主管好好谈谈。水工顺势就把朱太公支了出去,水工知道梅国是在摆鸿门宴,他可不敢去。支走朱太公第一要让朱太公顶缸,第二还能缓解朱太公打击他的喽啰的频率。就这样朱太公出使梅国。朱太公也没法不去,因为他本来就是主管贸易的。虽然去了以后朱太公能言善辩,不卑不亢,但也是被人一顿奚落,一周回来什么也没办成。朱太公很郁闷,水工偷着笑,笑够了之后大肆在朝中批驳朱太公无能,朱太公有苦说不出。

紧接着,大明在南国的驿馆被梅国炸塌了。这里插一句,很多人说炸大明驿馆和117号大鸟有关,说大明得到了117残片,这个比较胡说。关于117号大鸟的被击落源自南国用大明支援的米波天线,用最破的导弹外加极度巧合鬼使神差的干掉的。于是有人说,117坠落以后,大明马上派人去拿残片,而后没来得及运走就被梅国炸了。搞笑,117号大鸟被击落时间是3月末,而大明驿馆被炸是五月初。你说残片在大明驿馆放了一个月?至于当时的确炸死十六人这倒不假,但是死的13位工程师是帮助南国弄米波天线的,所以不能公布。

大明吃了一个哑巴亏,于是水工把这些恶心的事情全部推给朱太公,还叫古月出去发表声明,背上软蛋的黑锅,自己蹲在后面装死。随后,水工帮主便开始挑动丘八中的高级将领,拿驿馆被炸说事情,纷纷主动“请缨”,要和梅国决一死战。这些丘八将领为何要和朱太公过不去,主要是因为朱太公上任后,力主禁止丘八经商,断了丘八们的财路,于是他们不买朱太公的账。但朱太公深知当前国力,他是无法做出同梅国宣战的支持态度的,水工也正是看准了这一点。在这样的围攻下,朱太公使了个以退为进的办法,直接一份辞呈递交给水工,不干了,要解甲归田、告老还乡。水工那是万万不能批准的,列位说了,水工不就是要弄走朱太公吗?这么好机会怎么不利用?此言差矣,首先当时的大明一片稀烂,老沪帮你叫他们玩弄权术可以,你叫他们治国安邦那可不行,水工还指望朱太公收拾这个烂摊子,朱太公要是走了,没人能收拾,到时候他连个垫背的都抓不到。其二,如果朱太公被逼走,必然激起中间势力对水工的反抗,水工可不敢在这个时候招惹那些人。十五次华山论剑之前,他已经领教了乔老爷和小木匠的手段(详见《古月本纪》)。

水工这时候已经把朱太公掀翻在地,只是不能彻底罢了他的权。可是水工这个人那是什么人,睚眦必报,恶毒之极。虽然把朱太公掀翻在地,但还是不解气。于是唆使朱太公反腐时候得罪的那些权贵,站出来一起弹劾朱太公的得力干将小杰。这时候虽不能再针对朱太公,但卸下朱太公一条大腿倒是满可以。于是朱太公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杰被水工拿下,打入大牢。要说这小杰有没有问题,那是一定有,当权的这些人那有一个是干净的,所以从“倒糖”事情入手,小题大做,给小杰按了无数的罪名,下了大狱,朱太公是有苦说不出。

朱太公这时深深陷入了低谷,但是他没有放弃,更没有妥协。他在隐忍、在等待,不久,一件事情让朱太公找到了突破口,先使用声东击西,再使用苦肉计,由此差一点生生把水工拉下马来。

预知后事如何,且待下文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