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颜格格:大明英列传(十)朱太公列传(中)

2011-08-25
先检讨一下:我写这个系列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启发大家思考,而后尽可能的接近真相,所以本人力求客观、公正。但我昨天的文章中带有明显的个人的偏好观点,引起大家的质疑,这是我的错误,在此道歉。

朱太公自从被掀翻在地,而后做事就处处小心,隐忍了好一阵子。在这期间发生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梅国可令顿的政治献金案。这件事的发生是从一个商人通缉犯引发的,梅国一个大服装公司的高级主管徐诺曼因为商业诈骗被梅国通缉,后来这人自首。在调查中查出这人曾在可令顿竞选中,向民主党捐款一百万美元。这引起了梅方的注意,于是深挖,发现这些钱很多来自香港,并不是徐诺曼自己的。再继续下去又挖出了政治掮客钟雨涵,这位钟先生不仅传递大明捐款给民主党,而且还在94年通过民主党国家委员会主席Don Fowler引见大明两位官员陈世增和何叶军与可令顿见面。梅国中情局透过内线发现这两个大陆官员的这真实身份一个是大明总参二部(军情部)的,一个是大明国安部的。最后把所有的政治掮客都挖了出来,包括钟育翰、催芽林、熊德隆、吴立生等,而后查到了香港捐款人的真实身份,最后查明这个人竟然是大明总参情报部五局上校副局长超英女士。这位超英名不见经传,但是他的爹地可是中共当时的实权人物,副太尉外加模特队成员、掌管着大半个丘八的刘老将军。

这一下炸了锅,梅国照会大明。水工一看要整到刘老将军头上大喜过望,于是马上指挥手下查明严办。这里需要说明一下,此时的水工已经掌握朝廷的所有的权利。至于丘八他也通过96大演习和98大洪水两次插手,提拔了很多阿谀奉承之辈。但是丘八始终还有大部分掌握在刘老将军手中,刘老将军所以能进模特队,是矮凳儿特地安排的,按理说军人不能进去的。矮凳儿有此安排就是要威慑水工,不让他乱来。于是刘老将军经常在模特队大会上指着水工的鼻子叫嚷,这让水工怀恨在心。而目前的老沪帮已经彻底清扫天下,唯独只剩下刘老将军一个骨头,啃下这块水工当可高枕无忧。所以,这样的机会他怎么能不利用?

就在水工要通过超英大小姐的政治先进案整治刘老将军的时候,季德胜站出来了。他是超英小姐的顶头上司,大明总参二部的副部长。他打了一个报告,措辞很桀骜,他说超英大小姐是在执行军情处的秘密任务,就是所谓的“拆那计划” ,任何人无权过问。这一下让水工找不到任何把柄,超英小姐是执行军情任务的,谁也干涉不了。而且水工本身也知道“拆那计划”。多说一句这个“拆那计划”,这个计划是阳君提议的,得到矮凳儿许可的,从大风波之前就开始实施的。计划内容主要是由国安和军情两个部门分别在梅国发展政治掮客,通过政治先进来影响梅国总统选举以及对华政策。当时执行这两个任务的分别是军情二部的季德胜和时任大明国安总管的旺旺哥,旺旺哥是阳君的嫡系,后来阳君失势、矮凳儿归西,这位哥马上见风使舵,投向了水工帮主,成为水工的悍将(详见《逆臣列传》)。其实这不算什么绝密的东西,国与国之间的间谍案多了去了,这是必然的。

关于“拆那计划”的实施结果各位有心请阅读几本书,这些书好像没有中文版,他们是《鼠年》《赤龙腾飞》《背叛:克林顿政府如何损害美国安全》和《共和国如何瞄准美国》。虽然我认为这里的爆料有些夸大其词的部分,但是不能不承认可令顿在位时候对华政策的宽松。我举一个例子,细心的人你去查阅资料,你会发现大明90年至96年间的火箭运载商业卫星的发射平均每四次发射便有一次失败,但从96年起,大明连续10次成功发射成功。其转折点是梅国劳拉公司的泄密,劳拉公司高层被大明巨资收买,而劳拉公司和可令顿家族有着很深的渊源。可令顿时代,大明曾得以负责运载发射梅国卫星,这是可令顿批准的。但这次发射失败了,大明有关部门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允许梅国人接近火箭坠毁地区,之后当梅国人到了坠毁地点找到卫星控制盒时,发现一块加密的电路板不见了。我只能叙述这些事实,至于梅国说是大明拿走了还是大明说我没拿,我没有证据。

书归正传。季德胜这一站出来,直接把水工挡回去了,这让水工很生气。水工刚进朝廷的时候,季德胜和耳东帮主一样,根本不摆他。那一次水工被乔老爷押解进大堂接受质询,季德胜就在场,而且还笑出了声,这怎么能不叫水工生气(详见《水工本纪》)。季德胜是大明元老鸟飞之子,而且他所处的位置举足轻重,所以他这个人特别得瑟,谁的账都不买。水工还有一个原因让他一定要修理季德胜,那就是水工染指丘八以后,重用了一大批阿谀奉承之辈,其中就有熊大凯一个。这个熊大凯参军以后没带过兵,一直在德意志驿馆做个三级武官,后来被分配到季德胜手下当一个副处长,直接归季德胜指挥。

这个季德胜因为跋扈所以一直在副部长的位置上,后来这个熊大凯也提拔到了副部长,但是主要管军情二部的杂事,真正的军情东西还在季德胜手里。九十一年水工下兵营视察,正好熊大凯跟着去了,当时他俩不认识。水工中午喝多了,而后就在军营午睡。睡醒了起来一看,一个军官立正在门口,军装整齐,汗流浃背,当时是炎炎烈日。水工注意了,问他干啥,熊大凯说保卫皇上安全。这可乐坏了水工,拍着肩膀询问姓名。不久,熊大凯就被提拔当上了二部部长。再后来就当上了总参助理。等到水工的权利大了的时候,熊大凯就被提拔当上了副总长,还给授上将衔。

熊大凯当上副总长之后,本来他空下来的部长位置应该是季德胜的,可是这个熊大凯要媚上,要帮着水工报当年季德胜奚落之仇,于是和水工提议,最后还是他继续兼任二部部长,这叫季德胜更加生气。再后来,这个熊大凯利用职权一个劲的往二部塞人,都叫季德胜给撵出去了,这样俩人的矛盾越来越深。也怪季德胜太张扬,那年李大鸟的儿子小鸟给耳东的少爷报信,外加小鸟也不检点,所以耳东帮主的事情,最后查到了小鸟。纪委的人没敢动小鸟,就上报水工,水工就拿这个留着将来要挟李大鸟。那时候李大鸟和水工基本达成一致(详见《京畿歼灭战》),所以这时熊大凯看到了机会。为了谄媚李大鸟,于是自告奋勇要把小鸟安排到二部,这遭到了季德胜的强烈反对,不但踢出去了,而且还扬言二部又不是黑社会,怎么能收留地痞流氓。熊大凯没办法,找来水军军情部的部长,要他来安排小鸟,这位部长答应了。但马上被季德胜找来,训斥一通,最后水军也没收留李小鸟。就这样,季德胜不但得罪了水工,而且更加得罪了李大鸟。

朱太公其实早就开始打击走私,大明的走私是有历史背景的。当初矮凳儿打了越南猴子以后就要立志改革,可是没钱,特别是军费。于是矮凳儿就想了个招,让军队经商。这下子军费是解决了,可是军队的贪污腐败便滋生了。后来朱太公力谏水工取消军队经商,水工拖了一年,这才叫古月去办这件事。古月很圆滑的把这件事办完之后,丘八们都恨朱太公和古月,这事是水工的奸计之一。丘八不经商之后,没了财路,便开始走私。丘八走私是明目张胆,他们动用的是军舰,地方敢堵截,直接一炮轰过去了事。当年辽宁丹东市长小义伙同大连水军走私轿车,被大连海关的缉私艇堵截,二话没说,直接开炮,无人敢管。后来,朱太公就找到刘老将军,和他说了这个事情,于是刘老将军就勒令水军收敛。刘老将军说话好用,因为那些都是他的老部下,老将军原本就是水军总瓢把子出身。

大明水军不直接走私以后,他们就变相参与,依附于地方走私集团,充当运输队,赚取车马费。而地方官员从香港走私,就必须有单程证,而这个单程证是少数几个军事单位才能开出来的。朱太公打击走私以后,发现很多单程证都是从季德胜手里开出来的。于是就通过刘老将军点了他。可是季德胜根本不理会,我行我素,后来又被朱太公查出来了,这就朱太公勃然大怒。试想一下,一个少将副部长,接连得罪大明三大力量,你说他的下场会是什么?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就在这期间,手眼通天却大字不识一箩筐的赖老大竟被一个吃喝嫖赌的小崽子讹诈不成,状告了(我以前文章写过,不在此说了)。我只说赖老大起家靠什么,实际上那些地方官有个屁用,只是给个方便而已,不给也不行。真正帮得上赖老大的还是刘老将军。赖老大正是靠上这棵大树,才肆无忌惮的。刘老将军是不需要出面的,直接安排这些事情的是刘老将军的大小姐超英,以及刘老将军的儿媳,时任大明总政联络部的大校局长郑丽。超英大小姐的上司是二部副部长季德胜,郑丽的上司是联络部部长独臂宁。这个独臂宁是不倒英的儿子,所以最后只叫他退休,保全他的名节。而公开资料显示独臂宁早在97便退休,实际上是99年。独臂宁在当部长期间还兼任一个实业集团公司的董事长总裁,专门给军方弄钱的。而总参三部的部长则是小羊哥,小羊哥他爹就是震将军,震将军是矮凳儿安排和刘老将军一起看管水工的,所以当时震将军是大明的副太尉,位高权重。在大明里面有这些人一起合伙,老赖怕啥?

而在外面,赖老大更有关系。到香港走私,必须经过黑社会这一关,这可能是很少有人知道的。香港黑社会目前最大最给力的团体就是新义安,新义安的老大就是向华强、向华胜哥俩。不知道他俩,那你一定知道王晶,他俩就是王晶电影的制片人,香港的戏子大腕绝大部分都在在这哥俩控制。香港要回归的时候,很多黑社会都跑路了,唯独新义安越来越壮大。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向华强是刘老将军的义子,仅此而已(至于这个义子怎么当上的,不在这里叙述,因为说起来话就长了)。所以香港回归后,不但没有打击新义安,而且还让他做大。你想想向家兄弟和超英大小姐有多熟悉?超英大小姐常年居住香港,因为那里也有二部的据点,二部的据点遍及天下,这里就不多说了。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老赖不如鱼得水还等什么?所以,这么多年来,就没有老赖办不成的事情。

你说一个区区大校的公子来讹诈老赖,老赖能摆他?于是这位小崽子四处写信状告,通过手段告到水工那里,水工也没拿着当个事情。后来又辗转到了朱太公手上,朱太公仔细研究了被举报的官员,大都是闽地主管。于是朱太公找人暗访,一个月回话,果然验证举报都是事实,而且参与的人可能更多。朱太公多聪明,马上意识到,水工的得力干将大广哥一定参与其中。这大广哥现在已然是京师提督,当时正在闽地当都督,下面都烂成这样,大广能好到哪里去?朱太公所以对这个案子感兴趣就是想借此一来打击腐败,二来干掉大广哥,卸下水工一条腿,以解心头只恨。

可是,这个事情太有难度,因为当时的水工已经全部掌握朝中大权,如果没有他的点头,办这个案子是不可能的,这叫朱太公一筹莫展。这时候,朱太公忽然想起李大鸟来,他知道干掉耳东以后,李大鸟想安排自己的亲信当京师提督而被水工抢了先,李大鸟很生气。这时候如果联合李大鸟,整掉大广哥,李大鸟一定同意。于是朱太公就去找了李大鸟,果然李大鸟十分同意(“没有永远的朋友与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这句话又一次被证明)。李大鸟所以同意,不但是对大广哥强行卡位的事情生气,而且他的心里也不愿看到水工独自做大。他知道水工要是真的没有对手了,那么一定会来对付他,他知道自己很不干净。

但是,李大鸟也很清醒的知道,凭他二人的强行挑头,水工即使无法阻拦,那么在背后使坏,这个案子也弄不下去。还是大鸟有心计,告诉朱太公一个好办法。这个告密名单上不是有超英和季德胜吗?而水工目前最大的对头是谁?不就是刘老将军?如果朱太公暗示水工这个案子查下去能牵涉到刘老将军,水工能不干吗?可是朱太公却犹豫,因为如此一来岂不干掉了刘老将军?这怎么对得起矮凳儿当初的布局?李大鸟于是便点化朱太公,刘老将军年事已高,就算没事下届论剑也要下去,那时候整个朝廷不还是水工的?你现在舍得刘老将军,如果能真的卸下水工一条腿,这不正是帮助了矮凳儿?即使如此点拨,朱太公还是犹豫不决。最后朱太公找到了乔老爷和小木匠,在他俩的肯定下,朱太公才下定决心。于是一个周密的计划诞生了。

隔日,朱太公找到水工,暗示他远华案背后撑腰的是季德胜,刘老将军的女儿、儿媳也牵涉其中,你看这案子我还办不办?水工一听,大喜过望,这可是干掉刘老将军的最好办法。于是水工拍板,朱太公执行。然而令朱太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一个小小的远华案竟然成了老沪帮一台排除异己的绞肉机,一时风声鹤唳,只要需要排除的,装进远华案就在劫难逃。

欲知后事如何,且待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