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颜格格:大明英烈传(十三)水工本纪(一)

2011-08-30
现在在网上能看到的水工简历是被龌龊编辑的,其前半生有几个介绍是与事实不符的。首先是水工“43年起参加地下党领导的学生运动”的介绍,这是子虚乌有的。水工当时在上海南方中学就读,这是一所汪伪政权所开立的学校,在校生大都是汪伪汉奸的子弟,水工所以在这所学校上学是因为其父当时是汪政府宣传部副部长。为了粉饰自己的出身,水工上台伊始,就宣称自己是这个学校的地下党。可事有凑巧,当时领导这个学校以及光华附中的地下党支部书记正是乔老爷,水工粉饰出身遭到乔老爷所不齿,后来因为斗争需要,亲自向CCP中央委员会书面汇报过此事。其二水工简历说“46年4月加入CCP”,是为了圆第一个谎言。水工真正加入CCP是解放后在上海益民食品厂的时候。

其三,水工的亲生父亲叫水工世俊,号“冠千”。在抗日战争期间,担任金陵汪政府宣传部副部长兼社论委员会主任委员。按照国民政府《惩治汉奸条例》和CCP以往惯例,伪军科级以上公务员,就定为汉奸。于是水工向来不提他的父亲。水工的父亲有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就是CCP的烈士江上青。江上青原名叫江世侯,后为不屑其兄汉奸行为,改名“上清”。江上青28岁去世,为继香火,水工世俊便将水工过继与上清。上清与水工没有任何抚养关系,只是名义上的继子,而且上清也不知道此事。而水工后称上清为其养父不切实际,所以如此是为了表明他的“CCP出身”,从而弃生父于不顾。这些历史CCP很清楚,只不过此后水工掌权,这些谎言就被一直明晃晃标榜下去。

要说水工的仕途离不开一个人,那就是道涵和尚。道涵和尚曾与江上青一起在张爱萍将军手下工作过,这是一个原因。其二道涵和尚的原配夫人戴锡可在解放后,曾任上海益民食品一厂的上级控股公司益民公司的董事长,而是时,水工正在益民食品一厂。其三道涵和尚与水工同是上交大毕业。因为有这些关系,所以水工在食品厂的时候经常去道涵和尚家。水工嘴好、腿勤,会说话,所以深得道涵和尚夫妇的喜爱。两年后,水工被调到一机部上海第二设计分局电器专业科科长,当时的道涵和尚是中国第一机械部的副部长。79年,道涵和尚在担任国家进出口管理委员会主任时,一手提拔水工任其辖下的中国投资管理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水工在这个时候认识了矮凳儿。85年四月,道涵和尚退休,他推荐水工继任沪上市长。由此,当水工彻底掌权后,被闲置了六年的道涵和尚被重新启用,走上了海协会会长的重要职位。算是投桃报李。

道涵和尚的真正靠山不是矮凳儿,他确切的来说应该算是个投机者。道涵和尚算起来也是老资格,底子也好,其父是中国有名的教育家,而且曾任海协会会长。他本人也参加革命较早,有个电视剧《新四军女兵》那里有个新四军战地服务团团长的原型就是道涵和尚。60年代初,道涵和尚因为生活作风问题被组织考察,后来一直没有得到重用。70年代末,当云长老等老左派和矮凳儿合作的时候,道涵和尚无关紧要。但是在后来云长老和矮凳儿关于发展经济的问题上对立起来,双方就在争取人马,而当时任上海市长的道涵和尚就被双方积极争取。而道涵和尚一只脚踏两只船,两边都吃得开。而在矮凳儿的先发展计划受挫的时候,道涵和尚则是投靠了老左势力,成为背后联络的干将。

水工当时被推为沪上的市长,是各个方面都没有异议的。首先云长老加上念长老的支持是给予道涵和尚的表彰,特别是念长老和道涵和尚有很深的渊源,道涵和尚的第二任妻子维聪女士是念长老的直系亲属。而矮凳儿没有异议也是给予对道涵的争取以及培养新人,特别是水工在任中投副主任的时候,跟着矮凳儿在窗口干了一阵子。所以水工得以很顺利当上了沪上首领。水工当上沪上首领的时候,第一个与其靠近的就是当时的沪上的组织部长青红军师。这青红军师一双巧嘴混天下,洞悉人性,能很瞬间的猜到人的心理。而且这个人诡计多端,不可多得的歪才。水工本是喜欢奉承之人,这样两个同类遇上,走到一起便是很自然的事情。于是不久,青红就被水工提拔为副手。

水工第一次显山露水是在89年4月24日。当时的帮君在9天前去世。对于帮君的去世,坊间风传是被害死的。这是因为帮君的解放思想主张被废,本人被拿下的事情给了民众很大的震动,所以民间对于帮君的去世抱有极大的愤慨,因而纷纷以各种形式纪念邦君。而当局则处在尴尬境地,如果大张旗鼓的纪念邦君,等于承认他的思想,等于承认把帮君拿下是个错误的决定,而如果就此默不作声,那么民众的抵抗情绪会更加严重。而在这种情况下,全国媒体都选择了沉默,谁也不敢为帮君说一句话。可是有一个人例外,他就是前《日人民报》的编辑,后来在沪上创办《世界经济导报》的本立老。就在4月24日凌晨,本立老在他的导报上发变了一篇纪念帮君的文章,这可不得了。这要一旦发出去,这个影响可就大了。

这件事首先被青红军师发现,而后报告水工。水工不知如何是好,这个问题太严重了,于是找到道涵和尚,问其办法。当时阳君正率领天下贡生在广场和大鸟等一干势力人物斗法,虽然说天下人都向着阳君,可是大鸟的背后有一大批极左势力,所以鹿死谁手根本就不好说。而此时如果沪上出来这样的文章,阳君要是胜利自然大功一件。可是一旦阳君失败,那么这么一张报纸就可能连累整个沪上首领集体下岗,所以水工哪敢造次。道涵和尚接到消息也是两难,为了保险起见,他决定再等等看。于是他找到本立老,力劝他撤下文章,可是本立老决心已定,说了生死有命的话,所以根本不买道涵和尚的帐。

道涵和尚劝说无效,便回来和水工商量,一番思量之后,决定赌一把,因为不赌不行了。任由本立老把文章发出去,那就等于站在阳君一边了。所以,他下定决心要赌阳君失败,于是命水工连夜查抄报社,不准文章发出。水工开始还是胆战心惊,最后头皮一硬,下了狠心。亲自带人到报社劝说本立老,说了问题的严重性。可是本立老根本无动于衷,一副任杀任刮的架势。于是水工开始动手查抄报馆,把原来预订印刷的30万份报纸查抄一空。可是本立老早有防备,还是有4万余份流入市面。既然做了就要彻底,于是凌晨开始,水工全面封锁沪上,大动干戈,追回了大部分报纸。之后两天,《日人民报》发出社论,本立老遭到停止软禁,《世界经济导报》自此被停刊。

在当时风生水起的情况下,水工的做法自然引起了众多的关注。无论是云长老还是念长老,还是矮凳儿,都对他刮目相看,觉得他处事果断,有魄力,立场坚定,给当局挽回了无可估量的损失。而道涵和尚把这一切功劳全都归功于水工,这样做起码有两个好处,水工成功他就成功,反正他年事已高,不能再有什么权利,以后真的水工得势,会照顾他的。而一旦阳君得势,水工必遭惨洗,而那时候又和自己没什么关系,姜还是老的辣。未曾想,这一步还真的叫道涵和尚赌对了。大风波以后,阳君被软禁,演艺派彻底失势。

此后不久,阳君失势,最高权力成为真空,可是贡生们依然不依不饶,还在大闹。这时候必须有人顶替阳君的位置,矮凳儿一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自己栽培的两个储君帮君和阳君不得已都被废,看看周围老的老、小的小,实在无人可用。而自己又不能承担这些权利,有了职务就必须担负罪名,所以他急于把手中的官职全部扔出去。因为这个时候,职务已经不重要,矮凳儿早已掌控了全局,找个人出来当傀儡是最划算的事情。就在矮凳儿无人可用之际,云长老、念长老在道涵和尚的推荐下,向矮凳儿推荐了水工。由于水工在报纸事件上给了矮凳儿一个错觉,所以矮凳儿就同意了,就这样,在89年5月,大风波正在劲头,水工就被通知进京上任,接手大明二十八画总书记的职位。

水工接到通知是喜忧参半,他能不明白自己的傀儡地位?那样的位置一旦不合别人心意,很简单的就会被处置掉,从而结束政治生命。而现在虽然阳君被软禁,但是贡生们的劲头丝毫没有减退,真的鹿死谁手还是不明朗。他在犹豫,而青红军师的一句话激励了他:你去也得去,不去你就是个死,你以为你不去人家就能让你安安稳稳的还在沪上?去了也许还有希望,小弟我愿意和哥哥一同前往。水工还是不放心,打电话给道涵和尚,道涵和青红一个意思,就这样,水工和青红胆战心惊的踏上了“进京赶考”之路。

进的京城,满眼望去全是全副武装的丘八,整个京城弥漫着一股死亡之气,这更叫水工心里胆寒。马上有丘八的车来接他,直接把他送到一处四合院。进屋一看,矮凳儿端坐其中,周围坐着全都是当今大明的主脑,云长老、念长老、三少他爹、彭长老、大胡子旅长外加杨六郎、李大鸟全都在座。而后这些主们宣布了他们的决定,决定要水工来扛起这个责任,干也得干,不敢也的干。不久,大风波的贡生被血洗,四散逃开。6月,水工正式接任二十八画总书记职位。五个月后,矮凳儿又把太尉的职务扔给了他,自此矮凳儿一身轻,在幕后从容指使。

此时的水工虽然是总书记,可是根本没人买他的帐,谁都知道他是傀儡。谁说他名义上是太尉,可实际上所有的丘八还在矮凳儿手中。因为当时实际控制丘八的是杨七郎和刘老将军,这两个和矮凳儿那可是铁了心的。所以,水工空有太尉之职,但实际上调不动一兵一卒。就这样水工就像惊弓之鸟,每日战战兢兢的处理着国事。

越是害怕,越是忙中出错。当时梅国正打萨达姆,中国的立场就很重要,可是水工几次三番没有明确的立场,得罪东又得罪西,最后还是矮凳儿出面和谐了过去。再就是毛子的问题,55年的时候,水工曾在毛子学习一段时间,所以对毛子很有感情。按他本意是想争取毛子的外援,可是当时的毛子也是一团糟,正在变革。一帮是巴乔夫,一帮是朱丽叶。可是水工根本不摆朱丽叶,朱丽叶当时也在寻找外援,曾主动要和水工会谈,水工拒绝。水工一心只认巴乔夫。可也该他倒霉,没多久,巴乔夫失势,朱丽叶上台。水工跟错了人。

此时的水工,在国内没有自己的势力,在外面没拉到外援。整个的能力体现还叫矮凳儿鄙视三分,再加上乔老爷暗点他的汉奸爹地以及冒充地下党的事情,内忧外患,眼看就要被踹下去,这怎么能不叫水工丧气?但日子还得过下去,身子还得翻过来。预知水工如何登顶,且看下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