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颜格格:大明英烈传(十二)徐统领列传

2011-08-27
徐统领,35年出生,曾任大明万岁军统领。关于徐统领的身世有两个版本,一个是说徐统领是大明开国大将军海东之子,另一个版本说徐统领的父母是贫穷的农民。要解开这个谜团,先要说说海东大将的私生活。

海东大将第一个老婆叫田德斋,二人24年结婚,生了一个女儿叫文金。27年田德斋因为和海东的关系被关进大牢(后人贴金曰田德斋是地下党,就和水工曰自己是地下党一样,可耻)。31年,田德斋出狱,闻传海东已死,遂改嫁。其女文金,当了一辈子农民。34年,海东重组二十五军,此间邂逅宣传干事徐春妹,而后恋爱。35年,徐统领降生,海东起名秦先。一月后,徐春妹被查出七里坪战役中被俘后又被释放的问题,疑其叛变,要毙之。海东保之,遂遣返老家山东掖县。36年初,海东和照料自己的美女卫生员周东屏结婚,37年初生下长子文伯,后任文化部副部长,次女文惠以及文平、文希二子,后一夭折一瘫痪。

徐春妹被送到掖县以后,隐名埋姓,嫁与当地人。40年初,海东旧伤复发,无法工作,遂被送往山东莱阳、大连等地养伤,一直到大明建国。这期间海东辗转打听到徐春妹的消息,在大连安家期间,曾请示太祖,接徐统领抚养,太祖认为不妥,有失声誉,不许,遂放弃。正因为此所以正面消息都不说徐统领是海东之子,说他祖籍掖县。一些传闻则说徐统领是湖北大悟人氏(海东祖籍),百度上这两个版本都能找到,最早披露徐统领是海东之子的是《明报》,后来官方出面证明是“误传”。

徐统领没念几年书,15岁的时候便被海东送到军营,做坦克报务员,而后直接参加朝鲜战争。后历任坦克营营长、团长等一系列职务,80年任坦克一师师长。84年华北军事演习,徐统领得以指挥,其指挥若定、运筹帷幄之势十分抢眼,后得以提拔。87年任万岁军军长,少将军衔。徐统领是大明丘八中公认的少壮派,敢打敢拼,有过硬的军事素质,虽理论薄弱,但打起仗来丝毫不含糊,大有乃父之风。也正因此,才把万岁军给他统领,那可是大明精锐中的精锐。

徐统领之妻子华是大明最高法院的法官,育有二子一女。89年3月,徐统领亲自带兵训练,不慎骨折住进京畿军区总医院治疗。期间,目睹大风波的状况,感触颇深。4月初,二子来探望,悄声告诉徐统领他们也参加了大风波,也在广场,徐统领沉默默许。89年5月,大明高层决定驱散大风波,于是开始调动丘八,开始预备调动35万,可是除了准备不及,再加上远地丘八都在骑墙,消极抗命,不得已只能调动20万。所以要调动这么多人马,并非针对贡生,而是防止外地丘八作乱(详见《大风波始末》)。这些丘八包括京畿军区24、27、28、38、63、65军,泉城军区20、26、54、67军,奉天军区39、40、64军,金陵军区12军以及空15、炮14、卫戍第一师第三师。在这些丘八中,万岁军是重中之重,不仅因为他离得近(河北保定),而且这个军的态度会直接影响其他丘八的态度。

于是乎,在这种情况下,徐统领在5月12日被紧急召到京畿军区开会,京畿军区当时的大统领周一冰和政委振华传达了大明白虎堂的命令,命令万岁军军火速开赴京畿,执行戡乱任务,制止大风波。当场要徐统领表态,可是徐统领却没有说任何话。于是京畿军区的大首领就把这个“可疑情况”直接上报大明白虎堂。当时的上昆等觉得事态严重,决定隔日要周一冰亲自带着白虎堂的手令,到万岁军的驻地亲自下达,顺便看看动静。而就在开晚会的当天,徐统领则拄着拐火速回到了万岁军部。当晚在与军部班子交换意见后,大家相持不下。政委副政委政治部主任不同意抗命,副军长小何子态度模糊,只有参谋长一人同意徐统领的决定。而后徐统领召集师以上干部开会,徐统领推心置腹的发表了个人的看法,其宗旨就一句话,黔首的丘八不能向黔首开火。这个会也没开出个结果,大家都不敢表态,毕竟违抗军令是天大的事情。

隔日,周一冰来到万岁军驻地,亲自拿出白虎堂下达的命令要徐统领签字。徐统领看过命令后,问周一冰,这上面为什么只有两个人的签字(矮凳儿和上昆)?第一副太尉(阳君)的签字呢?(大明有个特殊规定,丘八不准进京,携带武器一个班以上就必须有白虎堂正规命令,命令上必须有太尉、常务副太尉、第一幅太尉三个人的亲笔签字才能生效,这个规定始于1966,一直沿用至今)周一冰顿时火冒三丈,他知道这是徐统领故意找茬,当时的阳君怎么可能在这上面签字。但是此时兹事体大,他还是把徐统领叫到一边,耐心的反复劝导,徐统领还是不肯签字。于是周一冰恼羞成怒,大声呵斥徐统领,你就说你执行还是不执行?我知道你的两个儿子都在广场。徐统领还是推说这个手令签字不全,不能接受。

就这样周一冰急忙返回京畿,向上层汇报。而徐统领则召集手下开会,大概意思是,我知道无论我怎么抵抗,万岁军也逃脱不了进京的命运,但是我不能挂这个帅,我只希望各位到时候手下留情,我们是黔首的丘八。说完打了一个简单的报告,要继续回到京畿朝阳区的总医院养伤。临行前,把参谋长叫到身边,嘱咐他要执行命令,不能违抗,更不能露出一丝赞同徐统领的想法。徐统领知道自己这样做的后果。参谋长十分感激,亲自给徐统领加强了警卫,安排车去北京。

周一冰把徐统领的情况报告朝廷后,朝廷大为恼火。两日后上昆请示矮凳儿之后,亲自签署一道命令,马上把徐统领抓起来,要杀鸡儆猴。命令一下,一干人马急速赶到朝阳区京畿军区总医院。京畿军区总政治部副主任亲自宣读命令,而后让人带走徐统领,自始至终徐统领是一言未发,他知道会有今天。但是他的警卫不干了,9个人齐刷刷的护在徐统领的病床前,大有动武之势。副主任一看,更加恼火,要统统抓起来。还是徐统领阻止了自己的警卫,告诉副主任,善待他们,我老实的跟你走。就这样徐统领被拿下。

再说万岁军那面,他们是执行戡乱令的重中之重,他们事件绝不出事的。于是上昆急令自己的弟弟杨七郎手持军令直接到万岁军驻地,当场宣布徐统领被拿下。而后宣布小何子副军长晋升为军长,全权负责万岁军。马上执行命令,开赴进京。这个命令宣布以后,万岁军便开始紧急出发。19日晚军指挥部、112师、炮兵旅、工兵团和通信团等将近7千人进入复兴路至公主坟一带,余下的113师和坦克6师等部队于20日下午下午进到八角村、焦家口和六里桥一带,成为率先进京的戡乱队伍。

徐统领的事情引起了矮凳儿的极大的警觉,他知道时间拖得越久,丘八越可能生变,只有马上解决才能让那些骑墙派不敢为所欲为,要知道当时众多的丘八都不表态,都在观看,谁赢了他们向着谁,不仅丘八,地方各省市都督巡抚也是这样。于是就发生了后来的彻底血洗大风波的事情。

大风波过后,大明军事法庭对徐统领进行审判,徐统领力辩自己无罪,理由是黔首的部队不能向黔首开火,他不能开这个先例。至于结果他认了,他说不是黔首的功臣就是黔首的罪人,让历史评判。当时军事法庭要重判他,后来矮凳儿说话,他是个人才,善待他。于是徐统领被开除党籍、判刑五年。93年,坐了四年牢的徐统领在矮凳儿的关注下被保外就医,在公安医院,刑满后,徐统领被保留副军职待遇,目前在石家庄隐居。

戡乱中直接抗命的只有徐统领一个人,而还有一个军被冠以“消极待命、执行不力”的罪名,军领导统统被降职,整个集团军03年被裁掉,再也没了这个番号,这就是驻守在大同的二十八军。当年大风波的时候,28军的军长是少将何嫣然,政委是少将张铭春,副军长少将独东海,副政委大校杨回传,参谋长是大校邱金楷,政治部主任室大校素云。这个军和万岁军不一样,他们的五大班子成员相当的团结,这得益于何军长很讲义气。这个军是18号接到命令,而后全军全副武装向紫禁城开来,什么坦克装甲统统上阵。别的军都是部分开进,唯有这个军和空15全部开进。

有意思的是,这个军在4号早晨才到西长安街犀牛地,而后他们正好被愤怒的黔首围困。当时烧了几辆战车。黔首们要把他们拖出来打,还是贡生们阻止了。而军长的命令是,任何情况不准还手,子弹不准上堂。在贡生的保护下,黔首们就跟丘八讲道理,很多人跑到复兴医院拿出那些血衣给给丘八门看。渐渐地,丘八们都很愤怒,都上来打听,把战车什么都扔在了一边。而军部并没有制止。

就这样,兵民渐渐的竟然合拢在一起,整个部队一个上午根本没走一步。很多通勤车都被烧毁,而丘八们就站在旁边看,整个部队已经失去控制。到了中午十二点左右,一架军用直升机,飞到犀牛地至军博馆路段上空,用高音喇叭向停滞不前的28军喊话,太尉有令,丘八不能受阻,受阻坚决反击。这会儿28军才意识到问题严重,于是重新下命,和黔首发生冲突,死伤无数(详见《大风波始末》)。

半年后,28军整个班子被冠以“消极抗命、执行命令不力”集体受到处分,何嫣然降职调任安徽省军区副司令员,张铭春降职调任吉林省军区副政委,参谋长邱金楷调任贵州省军区参谋长。这个军裁掉之后,师一级军官中,只有82师师长林遵隆升任27军参谋长,其余众将官都群星陨落。

与这些人相反的是积极执行命令的空15军等,这些部队不仅没有被裁掉,而且在后来被大大的装备起来,成为中国王牌中的王牌。对于这件事情我不想评价什么,我想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定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