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颜格格:大明英烈传(十五) 水工本纪(三)

2011-09-02
水工实际上这几个月度日如年,就像一个被判死刑的人等待秋后问斩一样。可是也许是老天不灭水工,终于让青红军师逮到了一个机会。

青红军师认为,无论将来要换下水工的乔老爷还是要换下李大鸟的朱太公实际上都不可怕,最可怕的就是杨家将。在大明,无论谁公开是什么职务都没用,谁真正掌握丘八谁就说了算。假如乔老爷和杨家将联手,那么将来水工将永无出头之日,所以在这场权力斗争上,目前的目标不是乔老爷,而是杨家将。放倒杨家将,才能做其他的,因为无论水工用什么手腕都不可能换得杨家将的忠心,所以必须除掉。而此时杨家将的踌躇满志与得意忘形,正好给了水工一个大大的机会。

当年矮凳儿借着打越南取得了绝对军权之后,大明军中的大部分二野众将官都得到了提拔,这就势必排斥了一、三、四野的人。杨家将是矮凳儿的老部下,也是二野出身。他们如今这么一搞,更加排斥了其他野战军的将领,这使得所有其他野战军的人都把这股火撒在杨家将身上,因为他们不敢对矮凳儿有意见。有了这个前提,青红军师首先要水工找到刚退休的张老将军。找张老将军帮忙时基于这么几点,第一张老将军是水工叔父江上青的老上司,一直和水工来往不错。第二、张老将军是三野出身,他的部下自然也被排挤不少,他也看不惯杨家将骄横跋扈。第三张老将军当过大明兵马大元帅,虽然此时退休,但在军中威信尚在,由他出面能得到一呼百应的效果。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水工特地向张老将军陈述了杨家将和阳君密探的事情,告诉张老将军,一旦杨家将全部掌控丘八,那么可能要拥护阳君重新上台。这可正击中了张老将军的软肋,要知道张老将军和阳君可是有仇的。

这个张老将军当年太祖评价是“好犯上”,三虎评价是“臭又硬”,不倒英评价是“刺猬”,矮凳儿评价是“惹不起”。当年矮凳儿要实施改革的时候,阳君当总理,张老将军是兵马大元帅而且还掌管国防科工委。阳君一直推行矮凳儿的改革计划,所以先对国防科工委进行改革。首先将国防科工委下属的四机部(国防电子工业部)、六机部(船舶机械部)改为国民经济序列,不再归军队管辖,而是由国务院直接管辖。这就等于从军队嘴里生生掏出一块肉,这让当时把持国防科工委的张老将军十分不满。而后阳君又进一步召开国务院会议,决定把将二机部(核工业部)、三机部(航空工业部)、五机部(兵器工业部)、七机部(航天工业部)全部纳入国务院管辖,实际上等于架空了国防科工委。

这叫张老将军大发雷霆,在国务院会议上坚决反对,他认为必须优先发展自己的军事武器。而阳君认为,这些部门空耗国家大量钱财,如果把这些钱用于改革开放,等我们挣到了钱,可以买一万架飞机嘛!二人争持不下,最后弄到矮凳儿处。矮凳儿弄了个折中方案,二机部和七机部保留,余下的划归国务院。显然矮凳儿偏向阳君,这使得张老将军极为不满。不久,张老将军和阳君又为核电站的事情吵得不亦乐乎,撕破了脸。再后来,张老将军出访梅国,和梅国达成了中美两军的军事技术交流协议。这时候的驻美大使含蓄先生就写了一封信说张老将军违反中央确定的不结盟的原则,和敌对势力搞战略同盟。传到矮凳儿那里,矮凳儿什么都没说,只是把信件转给了张老将军。张老将军大骂无耻,他认为含蓄先生是阳君的人,肯定是阳君指使。所以,在后来大风波放倒阳君的问题上,张老将军出尽了所有力气。

由于这些历史原因,所以张老将军想都没想,就帮助水工联络被排挤的人马,同时“策反”了虽是二野出身、时任兵马大元帅,但也同样势力被排挤的秦伟大将军,让他一块参与到“倒杨”行动中。不久,很多丘八的首领包括秦将军纷纷通过各种渠道,到矮凳儿那里告状,人数是越来越多,这不由得引起了矮凳儿的注意。不久青红军师通过熟人介绍拜见了矮凳儿的瘫公子,向他详细叙述了杨家将去秘密会晤阳君的事情,并陈述了其中的利害关系。瘫公子把这话说给矮凳儿听,矮凳儿更是高度紧张。因为矮凳儿有两个底线绝不能碰的,第一是坚持改开,第二就是绝不能容许大风波翻案。一旦自己百年之后,杨家将凭借军力把阳君弄出来,那么阳君势必翻案,他矮凳儿便成了千古罪人。

于是,矮凳儿把自己的军中心腹招来,征询他们的意见。本来和杨家将同出自二野的刘老将军等竟然也都对杨家将特别反感,没有一个说好话的,这让矮凳儿是万万没有想到的。其实很简单,刘老将军不放倒杨家将他怎么出头?人都是自私的。而就在这个节骨眼上,水工出面了,亲自拜见矮凳儿,一番坚表忠心之后,拿出了当初杨家将找他批复的“升迁百位将士名单”。矮凳儿一看,证据确凿,上面的人绝大部分都是杨家将的人。这可让矮凳儿铁了心。他深深知道枪杆子的厉害,想当年太祖利用三虎的势力之后,让三虎坐大,最后直接威胁到了太祖。这要是让杨家将得逞,自己死后,大明江山不变色才怪。于是写了一张重组白虎堂的名单,轻轻的废掉了杨家将,而后让刘老将军和震将军接手,分别担任第一和第二副太尉。

在矮凳儿看来废掉杨家将他自己并没有损失,因为军权依然掌握在自己手中,刘老将军和震将军是自己的心腹。而在这个过程中,矮凳儿的心里对两个人表示了不满。一个是秦将军,他对秦将军跟着张老将军起哄很不满,因为秦将军也是二野的。正因为这个原因,所以秦将军不被重用,而后来他的两个儿子索性投了老沪帮,一个是如今被提拔为南京军区副司令员的秦卫江,另一个是国防科研部的部长秦天江,而女儿秦晼江则顺风顺水的发大财。第二个就是乔老爷,他没想到乔老爷这么沉不住气,这么早就去抓军权。这种**裸的结党矮凳儿虽然干过不少,但他深知其中利害,所以他是十分讨厌的。杨家将倒台虽然矮凳儿没损失,但是这对水工来说,可是大大的胜利,这就等于移除了悬在头上的一把利剑。接着下一步就要想办法怎么使得矮凳儿“回心转意”,不换下自己。

在青红军师的分析下,水工也认为要想保住大位,还得去找一个人,那就是云长老。虽说云长老在矮凳儿的强力攻击下,暂时没了锋芒,但是这股势力依然不可小觑,云长老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不但有铁杆的姚一林、宋老头、李铁头、李西铭,还有躺在医院的大胡子旅长,最重要的还有个阴阳不定的三少他爹,这股势力始终是矮凳儿的一块心病。而为了这股势力,矮凳儿也是用心良苦。自己亲自盯住云长老,叫万千里和田云会计盯着姚一林和宋老头、李铁头等。叫乔老爷和小木匠看着水工和李大鸟,双方的实力基本不是差距很大。而这些人都唯云长老马首是瞻。青红军师认为,如果云长老肯和矮凳儿做一笔交易,那么水工大位可保。

水工听了青红军师的分析,于是和青红军师去拜访云长老。首先水工落泪请罪,说支持矮凳儿是迫不得已。而后又说自己位置不保之后,必被清算,请云长老救命。云长老不置可否,这时候青红军师开腔,陈诉利害关系。如果换上乔老爷,那么乔老爷是矮凳儿的人,一定对云长老不利。几番左说右说,就是暗示云长老用自己的势力去和矮凳儿做交易。云长老多聪明,他也明白自己年龄太大了,也活不了几年,按照目前的形势看,想推翻矮凳儿的先发展已经力不从心了,不如自己退出来,让水工和李大鸟在位,那么即便推翻不了矮凳儿,那么也可保自己的后代不被清洗。特别是自己的大女儿陈维力、小儿子陈方都在做官倒,想清洗根本不必找理由。而自己的大儿子陈元、小女儿陈伟兰都在从政,而且官职都很小,需要有人提携照顾。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云长老找到矮凳儿,表示不但自己率领的老左派坚决支持矮凳儿的先发展,自己也将不再插手任何事情,特别是十四次华山论剑的所有人事安排,要颐养晚年。条件是,在十四次华山论剑上,保住水工和李大鸟的位置。矮凳儿一听,成交!马上,云长老就跑到沪上,振声高呼坚决拥护矮凳儿的先发展,给所有黔首的感觉就是大明上下已经齐心合力了。云长老这一表态,反对改革的老左势力纷纷瓦解,矮凳儿的改革开放再也无人阻止了,这让矮凳儿特别高兴。

为什么矮凳儿会如此痛快的就答应云长老呢?这是因为一切都在矮凳儿的算计之中,他早就布好局了,而这个局中,水工和李大鸟已经无关紧要了。而云长老的不再插手更保证这些布局会被完全执行,如果坚决要换掉水工,那么云长老势必反击,就算自己最终换上了乔老爷,那么乔老爷的权利也不会稳定,更何况因为杨家将的事情,矮凳儿对乔老爷已经有所不满。不如让水工和大鸟继续干下去,而其余的人马都换上自己的,这样相互牵制,反而能使得自己的政策得以执行。任何一方做大,对矮凳儿来说都不是好事。就像太祖当年,立毛峰儿为君,云长老和不倒英为顾命大臣,另一派则是四人组,就是为了要他们相互牵制,可惜毛峰儿不争气。就这样,青红军师的“隘口保水工”的计划虽险象环生,但终于成功。可以说没有青红军师的智慧,水工不知道早到哪里去了。此后青红军师能当水工的家,也是因为这些震天大功。

云长老退出之后,矮凳儿便开始随心所欲的按照自己的想法布局。首先是模特队,他弄了个年龄界限,超过一定年龄不能在位了,就是想先弄掉姚一林和宋老头。姚一林知趣,知道矮凳儿这招就是针对他,于是首先辞职,而宋老头不知趣,则被硬生生拿下。这样除了水工和李大鸟的位置不变,其余五个人矮凳儿全都换上了自己人。乔老爷原位不动,小木匠拉进去,朱太公放进去,准备下届接替李大鸟,刘老将军拉进去,专门用军队威慑水工。最不可思议的是年纪轻轻的古月被拉进去了,这叫所有人都大跌眼镜。至于古月为什么能被拉进来,详见《古月本纪》。这个布局十分明显,就是一个过渡手段。首先矮凳儿根本没指望水工和李大鸟能完成他的改革开放策略,要完成这一使命还得靠朱太公。而把古月拉进来则完全是用来接替水工的,而且这件事情矮凳儿对乔老爷和小木匠有了单独的交代,后文会说到。

矮凳儿这个局布好之后,水工傻了眼,里里外外全都是自己的对头,而李大鸟又志不在此,不能和自己一心一意的对抗,只想着赚钱,眼看自己就成了傀儡。还是青红军师能稳住,决定卧薪尝胆,积蓄实力,伺机而动,绝不能这样被困死。于是第一步就是陆陆续续的抽调自己沪上的兵马,而且还在朝廷收罗干将。先是把口天哥强行拉进了委员名单,而后又收了李大鸟的得力干将四夕干。而在外围又收罗了一圈人马,如春老、大广哥、官正哥等。

水工的势力在慢慢聚集,总算相安无事几年。可是这时候一个人坐不住了,那就是替矮凳儿把守外围的耳东帮主。说实话耳东帮主没少替矮凳儿出力,可是到最后,他依然没能进得了模特队,还是把守京师。可即便心里不满,嘴上也不敢说什么。至于矮凳儿为什么没有把耳东帮主拖进模特队,这个谁也不知道矮凳儿怎么想的。于是,耳东看着水工的势力一天天壮大,心里也害怕,毕竟他和水工的矛盾是不可调和的。于是决定先下手为强,从而引发了一场京畿歼灭战(详情请看《京畿歼灭战》)。

一举歼灭京帮之后,老沪帮的势力得到了长足的发展,起码在京师附近再无对手。这时候,水工在青红军师的指点下,开始着力插手丘八,毕竟一天不掌握丘八,一天不能安心。这几年虽然一直在运作,但是收效不大。除了收罗两名大将之外,还是没能真正掌握。这两员大将一个是熊大凯,熊大凯本是一个小罗罗,但是一个偶然的机会,亲自给水工站岗,得到了水工的关注,后来一直提拔到副总长(详见《朱太公列传》)。另一个便是万年张。这个万年张是从士兵做起,一步一个台阶,是个会打仗能打仗的人。他的初显身手是在67年,当时的万年张只是个作战科长,而他当时被秘密送到越南一年,帮助越南抗击梅国。一年回来后,由于战果显著,被提升为43军的王牌师127师当师长。

这一干就是10年。1979年,矮凳儿打越南的时候,刚开始进展缓慢、伤亡很大。但是万年张的127师却进展迅速,连续五战五捷,而且伤亡很小,这得益于当年万年张对越南的了解。这一仗使得万年张名声大振,战争结束后不久就被任命为43军军长。这只是个过渡,没到一年就先后担任武汉军区副司令员,直至广州军区司令员,而后又当上了济南军区司令员。万年张没有任何家庭背景,在上面也没有靠山,而且虽然他能打仗,但是对部下不是很好,不怎么照顾,因而他在丘八中的人缘并不好。所以从广州军区被排挤到了济南军区,就是因为同僚的不喜欢,因而万年张心知肚明,没有一个得力靠山,自己这辈子就算到头了。

可就在1992年,水工到济南军区视察,恰恰二人相遇。一个想收罗人马,一个想找到靠山。于是一拍即合,当年水工就把他弄到总长的位置。干掉京帮以后,万年张马上被任命为第一副太尉,成为丘八实际的总管。可就这样也没用,很多丘八还是掌握在矮凳儿的心腹手中,他也调动不了分毫。可就在这时,机会来了,偏安东南一隅的光头后裔开始兴风作浪。于是青红军师对水工耳语了一番,一个计划开始实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