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颜格格:大明英烈传(十六) 水工本纪(四)

2011-09-04
李等辉上台以后,迎来了1996年台湾第一次直接民选总统。1995年,李等辉为了做准备,一口气访问了许多国家,并在梅国康奈尔大学发表演讲。这一切大陆都看在眼里,如果让李等辉顺利当选,那么他的台独政策势必挑战中国人的底线。

在这种情况下,打压李等辉成了共识。刘老将军在请示了病怏怏的矮凳儿,得到他的点头后,便开始积极配合水工的打压计划。所谓打压就是要搞武力威慑,就是实弹演习。而后政治局召开扩大会议,部队很多人参加,最后大家一致拿出了演习方案。基本分为三场演习,所以分段是要看看每一段的效果。至于演习的具体方案,水工不懂,则全权交由万年张实施,于是临时把万年张提到第一副太尉。刘老将军虽然知道万年张是水工的人,但是一个是大敌当前,大家要一致对外,二是因为万年张打仗的确有一套。当时的计划方案是,万年张在国内总管,具体计划是调兵15.5万在东南沿海,后备军45万,集结待命。导弹发射8枚,三阶段演习总费用为25亿。如果一旦导弹发射失去准度,落到台湾,引起台湾报复,那么就直接攻占台湾外岛。而刘老将军的任务是秘密出访美国,一个是看动静,一个是劝美国不要插手。

这个演习计划的主要目的是威慑,并没有主动攻台的准备,至于打起来也是被动应付。因为当时部队存在几个问题,第一部队官兵对高科技的掌握程度很差,第二登陆准备不完善。而水工本身的目的更不是要打仗,他明白一旦打起来的后果,青红军事则认为,这次大规模的演习是水工插手丘八的好机会。因为水工在此之前有了善待万年张和熊大凯的先例,所以丘八中有很多投机分子一看有机可乘,都纷纷向水工靠拢,但是水工没有机会提拔他们,而这次大规模演习正是最好的机会。所以水工要把阵势摆的越大越好,部队调动的越多越好,这样安插亲信的机会就更多、更广。水工要把演习做大的想法暗示了万年张,这也正合万年张的心意。万年张倒不是为了水工的想法,他有自己的算盘。十五次华山论剑隔年就要开始,为了确保自己的地位,他一方面要在军中站稳脚跟,不要让人觉得自己是靠拍马上去的,这次演习就是自己发挥才能的时候。而且还要得到众多丘八的支持,这就需要给丘八们挣得利益。另一方面,他也想把丘八在大明的地位巩固一下,巩固了丘八的地位就等于巩固了自己的地位。于是在这种情况下,二人不谋而合,于是就出现了大规模的兵源调动。调动是需要钱的,到最后在万年张的一手操纵下,调动规模竟然出乎水工的想象,当然最后的预算经费已经由25亿增加到41.5亿。而这些钱使得丘八们大大的赚了一笔,纷纷感谢万年张和水工。

要说万年张也有一套,开始的两枚弹道飞弹一枚从台湾最北部上空飞过,一枚从台湾最南部上空飞过。这个是有着很重要的意义的,这在军事上叫做“夹叉射击”,目的是确定射程。确定准确之后,飞弹指挥官就可以打击在这个“夹叉”内的任意目标,也就是说这样就可以任意打击台湾岛内的军事目标。两枚飞弹射出去之后,刘老将军马上去了美国,劝说美国人,态度很强硬。强硬是要有资本的,这些资本就是一个大陆大范围调兵,给人一种大打的架势,二是计划发射8枚飞弹,但是万年张故意暴露了几十个准备好的飞弹发射架,但这些都是没有弹头的。这一切都被美国卫星看在眼里,这使得美国很不安。

当时美国有两个方案,第一按照台湾安全法,美国采取强硬措施,派500军事人员直接登岛,航母马上穿越台海中线。按照美国的航母规定,如果有飞弹穿过航母上空,舰长有权打击飞弹发射目标,从而保证航母安全。但这样恐怕给了北京更大的借口,在北京看来台湾是中国领土,美军事人员登岛就是武装侵略,告到联合国美国很被动。如果不协防台湾,一旦大陆飞弹失控那么就会引起战争。美国也是进退两难。而就在这时,台湾岛内却是不慌不忙,因为他们通过“少康专案”的情报,已经知道大陆的底线,根本没有主动攻击的意思。而这个“少康专案”中,“少康一号”就是少将刘小昆,大明总后机械部主任,“少康二号”就是机械部处长大校邵邪宗。刘小昆知道演习底线,邵邪宗则知道沿海所有飞弹部署情况。在这样一种情况下,美国也采取了折中策略,一艘航母远距离游弋,一艘航母直奔海峡。这样既没有挑衅的嫌疑,又能起到威慑作用。

水工接连几个演习,预期效果根本没有达到,反而使得李等辉更加猖狂。飞弹事件使得台湾民众更加同仇敌忾。而美国航母的加入,再加上美国一方面用人权问题继续威胁北京,一方面向北京保证不让李登辉乱说话。于是水工就决定鸣金收兵。当时虽说有少壮派请求攻打台湾,但被水工紧急刹车,原计划发射的八枚飞弹也只是发完三枚后,草草结束。这一次,水工并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效果,人员也没有安插到位,倒是让万年张占了个大便宜。隔年万年张特顺利的被选为第一副太尉。要说水工的演习还是有效果的,那就是从那一次飞弹事件,把台湾打出了两派,一派支持和平。虽说在此后的表彰过程中,水工提拔了一些自己的亲信,夺了几个少壮派的军权,但总体来说效果不佳,丘八依然没能控制在自己手中。从水工个人角度讲,这次计划失败。格格认为,失败的原因还是因为青红军师的计算失误,这也说明青红军师小打小闹可以,真正做国际大事还欠缺很多。

事过不久,传来噩耗,矮凳儿驾崩。水工带着欣喜的心情参加了矮凳儿的吊唁。吊唁当中,水工是泪如雨下,一句话哽咽数次,这不由得让周围的人觉得很搞笑。因为大家都心知肚明,水工就等着媳妇熬成婆的这一天,不然矮凳儿活一天,就算不能说话对他也是个威慑。果然,矮凳儿一驾崩,水工认为他崭露头角的时刻到了。不久迎来了香港回归,大英帝国方面派了个小崽子来搞仪式,按理说大明也应该派同级别人员参加。可是在开会决定的时候,水工力主自己要参加,因为在他看来这是一次绝佳的向世界展现自己的机会。而乔老爷则坚决反对,认为这样的不对称仪式等于大明自降国格,应该派个同级别人员参加。

而就在这时,模特队接到了软禁中的阳君的书信。他请求要参与香港回归仪式,因为香港回归当年是矮凳儿寸步不让的结果,而中间的谈判过程则是阳君的大力参与。现在矮凳儿驾崩了,他理所应当作为功臣去接受香港。这个信件在模特队会议上被公示,乔老爷以为然。水工却大发雷霆,大骂阳君添乱、死不改悔,坚决否定这一提议。不但如此,这件事不久,阳君就被转移地方,不能和外界有联系,任何人探视必须提交水工办公室,而且连伙食等级也下调了。警卫、护士、参谋等人员大大缩减,也就是说保护规格大幅下降。乔老爷等力劝未果,水工最后还是兴高采烈的去和英国小崽子玩了一场仪式。这回的确像水工想象的那样,他是出名了。但不是他想象的正面形象,外媒纷纷讥笑他。水工也顾不上了,管他好名赖名,有名就行,类似于芙蓉凤姐。

眼看十五次华山论剑就要到了,现在矮凳儿驾崩了,摆在水工面前的头号大敌变成了乔老爷,怎么设法在十五次华山论剑上弄走乔老爷便成了重中之重。现在水工大权在握,一切都占主动,但是他如果硬来,那么势必会引起乔老爷势力的反抗,那样会节外生枝。因为乔老爷的实力是水工不能比的,他为人勤勤恳恳,各方各面都很周到,很多老人甚至中间派都看好他,根基很深的。于是就得想招,水工忽然想起当年矮凳儿屡试不爽的一招,那就是年龄限制。想当年矮凳儿第一次用这一招弄走了云长老、念长老,第二次用这招弄走了姚一林和宋老头,水工觉得正好可以用这一招弄走乔老爷。可是青红军师提醒道,你只比乔老爷小两岁,如果这招一旦成了潜规则,那么下一个就轮到你了,如果别人用这招对付你,你可是无话可说,这可是玩火自焚的把戏,你可不同于矮凳儿,你现在没资格垂帘听政,丘八的权利你还没到手呢。

水工一想是这么个理,最后还是青红军师想了一个办法,那就是谈判,先看看乔老爷的想法再说,想来个知己知彼、后发制人。可是谈判要有人啊,青红军师那点小资格乔老爷是不会摆他的,水工又不能亲自出面。想来想去想到了三少他爹,这是个最好的人选,因为彼此之间还有协议呢。找到三少他爹之后,三少他爹是一口答应,而后就去找乔老爷闲聊。一次、两次、三次,就是不说正事,水工开始着急,青红军师倒是明白其中的原因,这是三少他爹在要价。因而马上要水工找到三少他爹,不但再一次确定了三少的提拔问题,而且还确定了三少家族的利益集团问题,那就是三少大哥永少爷在背后把持的光大集团。后来光大银行出现资金问题,水工履行承诺,填进去200亿美元,救活光大。

这一次,三少他爹的目的已经达到,便开始找乔老爷谈正事。既然大家心知肚明,那就敞开说。乔老爷首先答应可以退出,所以这样是因为乔老爷明白,现在大明中枢自己年龄最大,即使这一届不下去,下一届也是迟早的事情,而现在下去还能和水工讲条件,再熬五年,条件也讲不到了,自己在这五年也不能有什么作为,不如安插新人制衡水工。在这种情况下,乔老爷开出条件,那就是第一田云会计举手党副党魁的位置不能动,乔老爷要保住田云会计的位置是因为李大鸟下届是党魁,虽说但他志不在此,但还是需要田云会计看住他,以防不测。第二个条件是把尉迟行拉进模特队,而且还要主管政法,尉迟行是乔老爷的人。

三少他爹带着这个条件回复水工,水工一口答应,觉得这个条件真的很低。而且他也提出了自己的条件,那就是第一刘老将军退出模特队,军政分开,第二青红军师进模特队。这两个条件,第一个乔老爷答应了,因为让刘老将军领导的丘八做大,即不符合水工的利益,同时也不符合乔老爷的利益。第二个条件乔老爷坚决不从。这样下来7人模特队已有六人确定,水工、小木匠、古月不变,李大鸟掌管举手党,朱太公接替李大鸟,这是矮凳儿的旨意,是不能更改的,尉迟行进来管政法。剩下这个人水工想安排青红军师,乔老爷想安排自己的人,也就是按照矮凳儿意思作为储备人员的宝哥。水工则坚决不同意,双方争持不下,于是决定折中,找个中间派进来,就这样李山风就被弄进来了。这个李山风看似中间派,但他后来和朱太公结了梁子,这梁子就是因为朱太公挖了他的墙角。李山风当过外贸部长,自然有一批自己的干将,后来朱太公当上丞相之后,在这个部门里挖了不少人,这让李山风心里有气,于是在以后的事情中,李山风每每和朱太公作对,实际上成了老沪帮的帮凶。

就这样,大家私下排定好各自座次,依次为水工、大鸟、朱太公、小木匠、古月、尉迟行、李山风,就等着开个会,举手党一举手,全体通过。可就在这时,大明开扩大会,乔老爷要水工表示尊崇矮凳儿遗旨,大力搞好改开。水工不知是计,于是很真诚的表达了自己将严格执行矮凳儿的方针,一切按照矮凳儿的指示办。因为当时的环境就类似于当初太祖驾崩,虽然各方开始夺权,但是太祖的遗愿将成为重要证据,换句话说谁支持太祖谁就得到拥护。当年毛峰儿就是拿出太祖“六字手谕”而临时登基的(详见《捣毁四人组》)。今天也是一样,谁一切尊重矮凳儿的意思,谁就得到拥护。

正当水工洋洋得意的表决心的时候,乔老爷和小木匠一声且慢,忽然掏出矮凳儿的手谕,上面是矮凳儿御笔亲书,十六次华山论剑,古月将作为最高领袖接替水工。众人传阅了矮凳儿的手谕确认真迹之后,都等着水工表态。这时候水工才明白当初为什么乔老爷开价那么低。此时自己如不答应,那么刚才的一番决心等于谎言,可是答应了水工是真的不甘。愣了半晌,不得不打落牙齿和血吞,同意下一届古月接管。就这样古月在下一届接掌大明江山成为所有人的共识,但水工决不心甘,总要想方设法废了古月,这是后话,详见《古月本纪》。

为了下一届的拒不让位,青红军师建议,一方面多多网络人才,壮大老沪帮,而另一方面则要加快丘八的培植,没有丘八说啥也没用。可是丘八在刘老将军的掌管下,滴水不进。再说了,也没有什么大事,根本找不到借口插手丘八,也只能这么干等着。可是上天太眷顾水工了,就这么悄悄的等了一年,机会终于来了。这一次水工可没错过,由此确立了自己在丘八中的地位,至此老沪帮达到鼎盛,水工位极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