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颜格格:大明英烈传(十四) 水工本纪(二)

2011-09-01
水工一上台,本要先搞好和俄罗斯的关系,谁知道赌错了,巴乔夫很快下台了,朱丽叶上台,因而失去了外援。而在国内,由于他的资历浅,虽说是太尉,但对丘八没有丝毫的掌握。在顶级权力上,他又夹在老左派和矮凳儿之间。老左派和矮凳儿合作的时候他的日子还好过,可是在关于先发展上,老左派和矮凳儿渐渐分歧加大,这就促使水工必须做出一个选择,而这个选择实在是太难了。

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水工要想做下去,且做大做强,必须解决三个问题。第一个是选择靠山,不然会被轻易废掉,这是基础。第二解决外援问题,这是资本,而且还能保证没有外乱。第三必须取得丘八控制权,在大明没有枪杆子,其余的权力都是废纸一张,没人摆你。当青红军师把这些情况都分析给水工听了之后,水工认为有理,便开始操作。第一个便是选择问题。

当时的90年代初,世界各国的二十八画纷纷倒台,这让老左势力极为担心,他们要千方百计的保住大明的颜色,不能让大明的二十八画被演变。但是他们选择的道路是开倒车,退回闭关锁国,舆论封锁,暴力镇压的时代。而矮凳儿则认为,要想保住大明江山不变色,开倒车是死路一条,那样大明的黔首就会搞一个又一个的大风波,大明的江山很快就会变色,从这次大风波上就能看出来。而要向东南岛上经国同学那样顺势开放,搞民主,无论老左还是矮凳儿是万万不能做的。所以,矮凳儿认为只有先发展经济,让百姓富足,让他们去关心生活,而不是关心政治。这样,黔首们稳定了,大明江山也就稳定了。至于大明这架破车能走多远,矮凳儿心里也没谱,只是他绝不容许断送在自己的手里,这也是为什么大风波在最后矮凳儿会选择杀人的原因。

由于这个分歧无法调和,矛盾越来越大,而且老左势力整合了当时几乎所有的零散势力,包括李大鸟等,于是形成一个强大的攻势,整天大明的媒体都在极力赞赏以云长老为首的极左势力。而且所有的风向都在往回转,不但把矮凳儿当年禁止的一些东西弄出来,而且还公开反对矮凳儿。而矮凳儿这方面基本就剩孤家寡人一个,没几个人可用。双方实力高下立判,在这种情况下,傻子都会选择老左,况水工,而且水工还有云长老、念长老的鼎力支持。于是水工这时候不再犹豫,毫无悬念的和老左派站到了一起,共同对付矮凳儿的先发展计划。

第一步做完了,接着就是第二步。水工这人怎么说好,脸皮厚也算优点吧,换句话说也可能叫“能屈能伸”。这时候他主动找到朱丽叶,毫不掩饰自己当初的选择错误,愿意和朱丽叶重修秦晋之好。而礼物就是中俄争端的那1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和朱丽叶签署了《中苏边境东段协定》。再后来中俄划界中,又放弃了对唐努乌梁海的主权要求。朱丽叶当然笑纳,因为他刚上台,也需要一个有好的邻邦。第三步比较难,但是这也让青红军师想到了办法。经过大风波之后,由于丘八的血洗,使得黔首们对丘八恨之入骨,原来人民子弟兵的正面形象已经荡然无存,这叫丘八们很郁闷。于是水工下令拍片,把三大战役的片子当成政治任务来拍摄,所以当时投入了极大的人力物力,而且在最短的时间内拍摄完毕。而后水工又命令大明上下不停的播放,单位学校不停的组织观看。这就让黔首们对丘八的印象缓和了许多。这一步虽然没有决定性作用,但是丘八们对水工的态度渐渐转变了,不再讨厌他了,从而水工完成了插手丘八的第一步。

经过大风波事件之后,矮凳儿在黔首们的心目中的位置一落千丈,一下子从万人敬仰到刽子手,所有的罪恶黔首们都算在他身上(我认为这是不公平的,详情请看《大风波始末》)。为了挽回影响,在水工正式上任的时候,矮凳儿交代水工三件事,第一放逃散的贡生一马,其二大力打击腐败,其三坚定先发展路线。可这三件事水工一样也没办。第一件事在我看来他没有绝对的决定权,当时大风波过后,老左派把善后的事情交给了李大鸟,而李大鸟则把心狠手辣的宋老头弄出来负责。宋老头是李大鸟的得力干将,当时是大明组织部长,李大鸟等先把宋老头临时加进模特队,权力大涨。宋老头负责处理这件事情以后,大开杀戒,几天时间按图索骥,就在京畿抓了数百黔首,大半被就地正法。后来引起了西方国家的谴责,于是有所收敛,改成秘密处决。而后又派出多路人马,南下追击贡生,惹得当时的港澳成立了“黄雀会”,专门负责秘密协助贡生转移出境(相见《大风波始末》)。而当时水工对这件事不闻不问,听之任之。第二件事是反腐败,水工不想做也根本做不了,因为他知道当时的腐败盘根错节,弄到最后都是有实力有靠山。他要打击最后势必惹火烧身,当时腐败的哪个不是“红二代”?他哪里得罪得起?而第三件事不但没执行,而且还加入了反对矮凳儿的行列,这怎么不叫矮凳儿心急如焚?

这样的情况下,矮凳儿决定反抗。本来经过大风波之后,矮凳儿准备金盆洗手,可目前的状况根本不能让他放心,他必须出马。他出手的第一步就是重新启用阳君的人马,用来制衡老左派。于是在他的强制下,启立胡、明复阎等阳君的得力干将重亲被启用。第二步又重用了乔老爷、小木匠,最后亲自召见田会计。当时田会计是大明第一副丞相,有权利。要说田会计可没啥资格,大明建国那年,田会计不过是个贵阳地区军管会财政接管部机要秘书。当时矮凳儿任西南局书记,这样俩人就认识了。田会计聪明,且为人耿直,办事踏实。渐渐就引起了矮凳儿的注意。1954年矮凳儿兼任大明财务部长的时候,亲自出面提拔了田云会计,后来一直做到四川财政局长。1981年,矮凳儿又把他弄到朝廷,1987年提拔成副丞相,要他管理当时大明的物价等方面的东西。其实矮凳儿当初并没想要田云会计多多的参与权利纠纷,只想利用他的才学和忠心,替矮凳儿管理好大明的经济细节问题。可目前矮凳儿面临无人可用的尴尬,所以不得不把田云会计也拉出来。第三步矮凳儿亲自跑到沪上,找到朱太公,在媒体上掀起了一场大讨论(详见《朱太公列传》)。而后矮凳儿又在武汉公开对朝廷的老左势力进行批评,他说,我们的领导看似在做了些甚么,其实他们做的没有一件有甚么真正意义。我看电视,看到的都是会议和仪式,我们的领导还以为自己是电视明星。矛头直指水工和云长老。

可就这样,依然没能把老左派怎么样,而且反对矮凳儿的呼声由暗及明。而且水工伙同云长老、念长老要全面打击当时的私营经济以及乡镇企业,走回计划经济的老路。矮凳儿心知肚明,如果按照水工的意思铲除了这些私营企业和乡镇企业,那么这些人一定会造反,大明江山马上玩完,谁也无力再来一个大风波那样的镇压,而且还极有可能引起哗变。一旦丘八们打起来了,大明江山不堪设想。在如此严重的情况下,矮凳儿谋私良久,最后亲自赤膊上阵,带领杨七郎外加京帮耳东帮主到南面画了个圈。

这个圈画得相当成功,利用外界的媒体影响,直接引导大明的新闻走向。画完之后,矮凳儿直接回京,想看看水工最后的表现。可是水工却被耳东帮主算计了一把,耳东根本没把矮凳儿要回京的消息告诉水工(详见《京畿歼灭战》),使得矮凳儿大发雷霆,当时决计要换掉水工。至于人选,矮凳儿心中有谱,他第一步派人去找软禁中的阳君。矮凳儿的要求不高,第一要阳君对发动大风波的事情认错,第二要阳君保证上台以后永不翻案。矮凳儿为什么首先会想到阳君,这是因为他深深知道阳君对他的忠心(详见《阳君本纪》)。可没曾想,阳君忠心归忠心,但错是绝对不认的,一再坚持自己没错,这就谈不上翻不翻案了。没办法,矮凳儿只得放弃。于是他不得不选用第二人选,就是乔老爷。

矮凳儿去南面画圈之后,首先取得了天下黔首的首肯,也就是取得了民心。但这并不等于老左势力就会让步,反而使得他们加大反击力度,双方的矛盾已经公开化,一副剑拔弩张之势,谁也不肯退让半分。在这种情况下,矮凳儿便授意杨七郎站出来,代表丘八发言,坚决支持矮凳儿的主张。丘八这一表态,老左势力傻眼了,因为再坚持下去,矮凳儿就会利用丘八的势力,对他们进行强硬措施,要不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老左势力一泄气,田云会计、一刁他爹马上站出来,首先对水工发难。在模特队扩大会议上,当面对水工进行批判。面对二人的批判,水工企图蒙混过关,说他本是支持改革开放的。这时候乔老爷站了出来,从他隐瞒历史问题,是汉奸的后代开始揭发,一直说到他的阳奉阴违,当面做人背后做鬼的丑恶嘴脸。而后是小木匠,再后就是阳君的得力干将万千里出面对水工进行了强行“教育”,再紧接着就是杨家将站出来,大骂水工。而这时候,屋漏偏遭连夜雨,一心给水工撑腰的念长老也一命呜呼了。在轮番攻击下,水工知道大势已去,自己肯定下台不可。吓得屁滚尿流。别说他,当时就连李大鸟也吓得够呛,因为当时的大明朝廷一夜之间全是矮凳儿的人,这完全是矮凳儿谋定而后动的结果。

事已至此,水工已经无计可施,只能坐以待毙。就连青红军师也没办法,只能告诉水工目前首要的是保命要紧,赶紧去和矮凳儿认错。于是水工跑到矮凳儿那里,痛哭流涕,下跪求饶。矮凳儿考虑再三,答应十四次华山论剑之前不作另行安排。实际上目前大局已定,临近十四大也只有大半年的时间,用不着仓促换人。这件事之后,水工在青红军师的鼓励下并没有全部放弃,以后矮凳儿扫荡媒体的过程中,水工积极努力。矮凳儿深深知道两杆子的重要,在牢牢抓住枪杆子的同时,他决定再对笔杆子进行一次彻底清扫。因为此前笔杆子一直掌握在老左派手中,让矮凳儿一直很被动,于是矮凳儿发动一场对各大报纸主编的清洗。在这个过程中,水工不但积极配合,而且还在同年9月,把丁阿根任命为大明宣传部长。这丁阿根是谁啊,虽然他也是老左派,但是他不僵化,脑子很活,最重要的是丁阿根是矮凳儿的亲密牌友。几乎十次矮凳儿想打桥牌,八次丁阿根在场,所以矮凳儿对丁阿根这个人并不讨厌。水工把他弄上宣传部长,也算合了矮凳儿的心意。

这边水工努力表现暂且不表,咱要说说另一件事。自从杨家将站出来表态成为矮凳儿和老左派决斗的分水岭之后,杨家将更得矮凳儿的信任。杨六郎不仅是矮凳儿几十年的亲密战友,而且在1954年,矮凳儿放倒高岗、饶漱石的时候,大明朝也是意见不一。这时候杨六郎积极站在矮凳儿一边,亲自参与实施,这更得矮凳儿的器重。可是大风波的血洗是杨家将打的前锋,并亲自实施,因而大明黔首对他们是一点好感没有,这使得他们也很担心。一旦大风波得到平反,那么他们应该是第一波被清算的对象。

在这种情况下,杨家将采取了双管齐下的措施,来保证自己的绝对权力。首先他们去和阳君沟通,讲明当时的情不得已。本来杨六郎和阳君都是矮凳儿的老部下,关系相当不错。第二,当初杨六郎是大明主席,如果他不支持阳君,阳君也不可能搞得起来贡生变法,所以阳君也一直很感谢他。只是到了后来,阳君搞得过火,触动了矮凳儿的底线,矮凳儿才与其决裂,这时候的杨家将马上见风使舵,一家伙靠到了矮凳儿一边。这也好理解,杨六郎和阳君就好比同门师兄弟,当师傅与二徒弟不和的时候,大弟子站在师傅一边,情有可原。因而阳君并没有怪罪杨六郎。杨家将找到阳君说这些,其实就是为自己留后路,因为当时杨六郎无法判断大风波会不会翻案,打通了阳君的关节,将来一旦有那天,阳君一句话可保杨家将无虞。

而另一方面,求人不如求己,壮大自己的实力不但能保护自己,而且还是重要砝码,谁都知道控制丘八的重要性。于是在深得矮凳儿信任的情况下,不赶紧壮大自己还等啥?于是杨七郎在杨六郎的授意下,搞了一个“升迁百位将士”名单,这些人大都是杨家将的亲信。这个提议首先得到了乔老爷的支持,这也为乔老爷后来的黯然失色打下了伏笔。乔老爷所以支持杨家将,是因为当时在几个月后的华山论剑他接掌水工的位置基本已成定局,矮凳儿也有意无意的表达了出来。而他要当政,也是资格不牢固,他也害怕走水工的老路,所以他也要把枪杆子搞到手,只有这样才踏实,所以他是积极支持杨家将的。

杨家将这边大张旗鼓的搞,一定得罪了一些人,比如刘老将军。试想,大家都希望在丘八中把自己的势力搞的大大的,把自己的人搞的多多的,那么势必会有别人的势力被取代,刘老将军就是“受害者”之一,所以本来都是矮凳儿亲信的刘老将军和杨家将便因此有了隔阂。而这一切正好让青红军师看在眼里,记在心上,于是一个“悬崖隘口保水工”的计划便因而出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