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國西南王薄熙來三月中被革去重慶中共書記職位,中共權力鬥爭傳言一時甚囂塵上。北京市民李德林在互聯網上說,看見長安街「軍車如林,便衣如鯽」,結果遭拘捕。同樣因「散播謠言」被捕的,全國至少還有五人。為了平息所謂謠諑,《人民日報》三月三十一日發表文字警告國民:「不要為謠言所惑,把思想統一到中央決策上。」

但十二億國民圓顱方趾,都會思想,要統一所想所思,中共至今顯然還未竟全功。於是,他們的海軍政治委員劉曉江上將四月十二日在《人民日報》呼籲黨員:「要堅決禁止亂議論、亂打聽、亂傳播小道消息。」核武二炮部隊政治主任殷方龍四月十三日也在《人民日報》說:「當代革命軍人要不聽、不信、不猜測、不對中央決定說三道四。」總之,十二億人只須閉目成盲,塞耳成聾,捫舌成啞,就是新中國模範軍民。

《晏子春秋》卷二載:齊國稅重民疲,朝野嘖有煩言,齊景公想以嚴刑治國,命晏嬰掌刑獄。晏子推辭,說要改變百姓想法,必須改行仁政:「君將使嬰敕其意乎(主公要我整飭百姓思想嗎?)夫民無欲殘其家室之生,以奉暴上之僻者(沒有人甘心一家捱苦,以供君主淫佚的癖好)。」晏嬰還指出,要百姓心無所思,耳無所聽,是不可能的:「且夫飾民之欲,而嚴其聽,禁其心,聖人所難也。」景公悔過稱謝。

中共卻絕對不會信奉晏嬰的話。過去六十二年,他們致力教百姓不聽不看,不想不言。去年元旦,胡錦濤出席全國政協新年茶會,也不忘叫與會者「把思想統一到中央決策上」。而統一思想的工具,正是嚴刑峻法。

四月十日,重慶萬盛區幾萬市民趁薄熙來倒臺,上街抗議薄熙來苛政。他們沒有把思想統一到胡錦濤楬櫫的和諧下,於是當地軍警傾巢而出,殺死殺傷抗議者不知其數,然後四處抓人。有萬盛區居民在互聯網上,證實中共做到了從前「聖人所難」的事:「家母見有人被抓,叫了一聲,部隊軍官就對她喝道:『喊什麼?想被抓嗎?』在街上,不能隨便說話。話說錯了,會遭拘捕。」

當然,思想還是不能控制的,中國人會想:「為什麼中共可以痛斥薄熙來敗壞黨紀,中國人卻不可以抗議薄熙來瀆職枉法?為什麼薄熙來夫婦謀殺門下一個英國無賴,就成罪狀,而中共軍警打死千百中國良民,卻是功勞?」中共要整飾這些思想,除非把圓顱方趾都變做平板電腦。

所以,在「統一思想」聲中,新中國還是民變四起。中共防民的「維穩」費用,更要年年遞增,增至今年七千二十億元,比六千七百億元的所謂國防費用,還多逾十分之一。

古德明
專欄作家

蘋果日報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Loading…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