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民梁艳

(维权网信息员刘涛报道)39,黑龙江省七台河市访民梁艳因上访被黑保安自北京抓回七台河市,当局表示要对她劳动教养,梁艳气愤不过,曾割腕自杀。梁艳迄今为止被关押在看守所20多天,行政拘留已经过了最长期限,家属没有收到任何法律文书,不知道究竟是行政拘留、刑事拘留还是劳教?劳教应该在劳教所,而不是看守所。
48,包括李长青律师、《民主与法制》李蒙记者、访民黄以彩等多人来到七台河市,希望可以为梁艳讨一个明确的说法。梁艳老公说本来是当天来可以见梁艳,对方却以副局长不在家为由不让会见,称等星期一才能接见。
梁艳因为房屋遭到七台河市经济开发区暴力强拆,三岁的儿子惊吓过度精神分裂,长期上访。她是于建嵘教授发起的“随手街头救助活动”的骨干志愿者,为避免很多露宿街头者被冻饿死,付出甚多。
附:给上访者写的故事
/李蒙(《民主与法制》记者)
   在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原本有一个幸福温馨的小家庭。梁凤利1951年生人,女儿 梁艳1979年出生,1999年,父女两人开始在一条公路边经营一家饭店,和一个洗车场。顾客们停车进店吃饭,酒足饭饱后,车也已经洗好了。梁艳2005 年结婚,2006年生下儿子王梁儒。全家都是个体经营者,除了梁艳的丈夫开着一个补习班能有点收入,十年来全家的经济来源就是小饭店和洗车场。
  这个家庭也像中国千千万万个家庭一样,过着普普通通本本分分的生活,辛勤劳作之余,牙牙学语的王粱儒能给全家带来无穷的欢乐。但所有的幸福都在2009717日嘎然而止了,这天之后,小家庭陷入到无穷无尽的苦难之中,日益频临崩溃。
  2008年夏,七台河市在梁艳家所在区域内要建一个开发区,招商引资,吸引外资 开办工厂。建开发区的同时,要拓宽公路,这就要拆除梁艳家的房子。原来的路有十米宽,也足够交通使用了,后来拓宽了到二十多米,只是为了路宽点更好看点, 要拆路边12家房子。梁艳家的房子,既居住,又经营,拆除了房子,不仅没有地方住,也没有了经济来源。她家房子有230多平米,地处路边,有经营性质,当 时的市场价格在每平米3000元左右(现在涨到了五六千元)。但七台河市动迁办说,只能按每平米1000元作价,并说他们请到的评估公司很权威。而按照拆 迁条例,评估公司要经过被拆迁户认可,况且房屋的市场价格是公开透明的,又不是什么秘密。每平米按1000米作价,梁艳家就要损失四五十万。动迁办王立生 主任说,我知道补这点钱买不回来房子,但我们也没办法。你不同意,政府就强拆,不行你就进京上访。
  2009717日清晨六时,梁艳家的门 窗被大铁锤突然砸碎,门窗破裂声、玻璃碎片落地声、警车鸣叫声将一家人从睡梦中惊醒。七台河开发区、动迁办由特警、武警参加组成的拆迁队伍开始强拆。先拆 的是梁艳邻居家,梁艳还能够急忙穿上衣服抱着孩子从屋子里跑出来,只剩梁凤利一人留在家中。拆完邻居家,拆迁队开始拆梁艳家,仍在屋中的梁凤利老人被强行 拖上警车,梁家的家具物品整整被装了十车,然后推土机、挖沟机将梁艳家变成了一片废墟。梁艳和父母、丈夫、孩子只好投亲靠友,一个早晨过后就变得无家可 归。
  因为无家可归,8月,梁艳家在废墟上搭起了一座简易房,住了进去。这激怒了开发区政府,又一个清晨,武警、特警开着几十辆警车来到简易房 前,破门而入将梁艳和父母丈夫全部抓起来扔上警车,梁艳三岁的孩子王粱儒也未能幸免。正在睡梦中的孩子被突然惊醒,眼看一些警察突然将爷爷奶奶、爸爸妈妈 连拉带扯骂骂咧咧地拖出去,吓得哇哇大哭。一个警察见到年仅3岁的王粱儒在哭,还有些良心发现地说:这场面吓着孩子可不好,容易给孩子心理留下阴 影。简易房很快被夷为平地,梁凤利被拘留,警察对梁艳说,因为你有孩子,就不拘留你了,你的孩子救了你。
  经过这两次强拆,梁家人连劳累带惊 吓,带悲哀愤懑,相继病倒,梁艳也住院接受治疗。当时她没顾得上注意孩子。可孩子变得越来越反常,会突然之间东奔西跑,会无缘无故地傻笑,见了陌生人也上 去抓挠,眼神也总是直勾勾的。开始梁艳以为孩子只是受了惊吓,慢慢就会好了,没想到孩子的病情越来越严重,白天一点都不睡觉,晚上动不动就惊醒,根本无法 入睡。
  在亲友的劝说下,她带着孩子到佳木斯市的大医院检查,医生认为孩子的身体状况一切正常,但精神状态明显有问题,建议她带孩子到精神病医 院检查。梁艳不愿相信,不敢相信,但也只好带孩子到佳木斯市精神病医院检查。几分钟的检查和观察后,医生就确诊:王粱儒患上了儿童期精神分裂症。梁艳还是 不愿相信,她无法接受这样残酷的事实!
  后来,梁艳带着孩子南下杭州、上海等地,经过杭州市第七人民医院、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等多位专家的会诊,确定王粱儒患精神分裂症。梁艳被迫让孩子长期服用副作用极大的维思通口服液等药物,孩子晚上才能睡觉。
   梁艳告诉七台河开发区管委会的官员,儿子因为强拆受到惊吓,患上了精神分裂症。开始官员们还不相信,更不愿承认孩子患病是被强拆惊吓所致。警察到梁艳家 的左邻右舍去调查取证,邻居们都证明王粱儒小朋友在强拆前非常健康,精神状态正常,可以和邻居家的小孩们一起玩耍。虽然警察一再提醒邻居们不要作伪证,作 伪证要承担法律责任,但邻居们还是作了证,幼儿园也证明王粱儒曾上过幼儿园,在强拆前精神非常正常。但到这时候,管委会的一位副主任还是不相信孩子得精神 病是被强拆吓的。直到此时,梁艳家的要求也不过是被拆迁的房屋按市场价补偿,孩子的病希望政府能管起来,给予治疗和康复救护,以及将来能有生活保障,应该 说,这些要求都是合情合理的,一点也不过分。但政府丝毫没有赔偿的意思,对她家的问题置之不理。
  万般无奈之下,梁艳只好走上进京上访之路。早 在强拆前官员们多次说过不行你就进京上访的话,可梁艳真去上访了,他们又去截访,王立生在北京信誓旦旦地对梁艳说,回去后房子按市场价补偿,孩子的病 给治疗,但梁艳听信他们的话一回到七台河,官员们的脸又变了,对她家的事又不管了。梁艳父女到动迁办去堵王立生主任,在多名警察在场的情况下,王立生痛 恨梁家父女的纠缠,将梁凤利老人打倒在地,又朝梁艳胸口重重踹了一脚。
  梁艳报警,王立生向梁艳父女赔礼道歉,梁艳原谅了他。王立生说, 当初强拆并不是他一个人的决定,并拿出七台河开发区管委会的会议纪要,给梁艳看,表示对造成梁家今天的不幸,自己肯定有责任,但也不是全部责任。对王粱儒 的治疗费用,管委会先后支付了四万元和五万元,但梁家给孩子治病已经花了小二十万,这九万元远远不够,今后的治疗费用还非常沉重,但政府并不愿意拿出一次 性解决的方案。对于被拆迁的房子,有的官员曾口头说过可以按市场价补偿,但梁艳觉得,政府没有解决问题的诚意,她只有上访一条路可以走。
  而此 后,梁艳的上访之路血泪斑斑,全家人遭到七台河管委会和桃北、马场等几个派出所警察的打压,也日甚一日。她曾被关押到臭名昭著的久敬庄久敬 庄黑监狱被北京警方捣毁后,又住过形形色色的条件稍微好一点的黑监狱。有一次被关在十七层楼上,梁艳绝食两天抗争无果,踹碎窗户玻璃要跳楼,大半个身子 已经探了出去,被闻讯赶来的看守拉住。她曾两次割脉,被送到医院抢救。而在家里,梁凤利老人已被拘留三次,梁艳的妈妈被拘留一次,公公被拘留一次。梁凤利 老人割脉自杀一次,梁艳妈妈在拘留所上吊自杀一次,均被抢救脱离危险。
  官员们多次威胁要将梁艳劳教判刑,但至今没有执行。梁艳的许多行为,如 果换成别的上访人可能早就劳教判刑了,但梁艳进行了多次,还没有被劳教判刑。因为官员们也很清楚,对于这家人来说,全家的希望就是孩子,孩子如今成了这 样,全家人都没有了生活寄托,如果再有人劳教判刑,很可能就要出人命。梁艳的这条上访之路如果继续走下去,最终的结局,不是唐福珍,就是钱明奇。
  如果当初政府能够真的做到以民为本有所退让,这悲惨的一切还会发生吗?如果在强拆的时候哪怕稍稍温柔一点,考虑到幼小的孩子先予以救护,这悲惨的一切还会发生吗?
  那些当初动手抓人的警察们,想想一个这么幼小的孩子被你的所作所为吓成了精神分裂,你们真的没有一丝内疚和忏悔吗?
  那些当初决定强拆的官员们,想想一个原本好好的家庭被你们打压到家破人亡,你们真的没有一丝内疚和忏悔吗?
  那些想将截访和打压进行到底的人,面对已经不怕死的这一家人,你们真的神经粗壮到要将他们逼到绝境并不怕他们与你们同归于尽吗?
  这么多悲惨的故事,真的应该发生在中国吗?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