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维读者网记者捷夫评论报道:在有关海伍德猝死的大量报道和分析中,人们不难发现三对矛盾的现象,它们使人更加认为海伍德的死因“非同小可”。

第一个矛盾现象是海伍德于去年11月14日死后,重庆警方披露给海伍德亲属和英国领事官员的死因竟是两个不同的版本。海伍德亲属获悉死因是“心脏病突发”。近来海伍德的亲人,包括他的母亲和妻子都声称他们“接受”“心脏病突发而猝死”的、由重庆警方所做出的解释。据说海伍德有心脏病的家族史—-海伍德的父亲就是在其壮年因心脏病突发而病故的。

第二个矛盾现象是,当英国媒体在热烈谈论海伍德曾效力于一位前MI6雇员创办的战略情报咨询机构(Hakluyt & Co.)时,该机构发言人只是淡淡地说,“海伍德从未在该机构获得全职职位”;“近年来也没有提供任何有关中国重庆的‘咨询服务’”。不过,媒体透露说,Hakluyt & Co.“向来行事低调”。MI6是英国最为重要的情治单位之一,即Secret Intelligence Service (SIS),专门负责境外情报搜集。MI6(SIS)与国家安全局(MI5)和政府通信总部(GCHQ)一起,构成英国情报机构的所谓“三驾马车”。假使海伍德与英国情报部门确有牵连,中共对薄熙来谷开来案肯定会进行不同的处理。

第三个矛盾现象是,就重新调查海伍德死因,英国政府反复敦促,但北京当局却毫无反应。自从“王立军事件”突然爆发,中国政府的可信度越来越低。回想一下全国政协新闻发言人对王立军滞留美国总领馆的最初回应吧! “一个孤立事件”,真是天大的笑话,什么都可能是孤立事件,唯独“王立军事件”最不孤立。问及海伍德,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不知情”之说恐怕难以服人。有媒体预测,英国政府还会以更高的层级继续向中方提出重新调查海伍德死因的要求。

除了美国媒体曝光的有关王立军在美国总领馆泄露的海伍德死因之外,英国媒体还报道说,重庆中国记者的手机曾收到匿名密告,“海伍德其实死于谋杀”。大量消息证实,海伍德死前似有预感,比如他曾向友人吐露自己的担忧和恐惧,计划带着妻子儿女离开中国。而在产生不祥预感之前,海伍德在中国的“事业”一直是相当稳定的,这种稳定为其带来经济利益。据信海伍德在北京郊区拥有豪宅,其子女就读于英国学校在大陆的海外分校,每年仅学费达两万两千英镑。

不过也有个别报道指出海伍德死前“非常高兴”,例如4月5日英国轻年记者汤姆•雷德(Tom Reed)在英国最大的报章之一“每日电讯报”上回忆说,他曾于去年11月初(大约是海伍德死前十天左右—-本文作者注)与海伍德在北京的一家意大利餐馆共进晚餐。雷德声称,柔和灯光之下的海伍德当时“毫无忧虑、非常高兴,全然不像是生活在恐惧之中”。(未完待续)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