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涌 | 当腐败成为品牌

不久前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报道,“有茶叶企业宣称要将一款信阳毛尖打造成面向公务消费市场的新的‘茶奢侈品’,售价每斤13万元。”此前西湖龙井每斤售价曾达18万元,引起不小的争议。信阳毛尖的销售商表示,这一奢侈系列在河南公务消费市场中很受欢迎,“茶奢侈品”更多被定位在礼尚往来及公务政务消费

读罢这段新闻,实在是目瞪口呆。对于一个每天喝茶的人,一斤茶大致是两个月的供应量。13万元?老百姓有多少一年能挣出这个数字?大款奢侈,我们管不着。只要人家挣来的钱正当,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市场经济嘛。但是,这里写的分明是“公务政务消费”,而且是在以贫困著称的河南。请问,在中国任何一级政府就职的人,谁有资格和权力一个月消费67万元的茶钱?

廉政是当前中国公众最为关心的问题,也直接涉及到政府的信誉。当然,廉政必须有赖于严格的监督。但是,信阳毛尖的天价,不仅不怕监督,而且公然对廉政进行挑战,对国家能力叫板:你不是要反腐吗?老子就是要在光天化日之下腐败一下,而且明码标价,一个官一个月的茶水就能把一、二百个农村孩子的年度教育行政经费喝光!看看谁有我牛!如果政府对此也坐视不管,岂不是在树立腐败的榜样?

如今,事实已经昭示于天下:天价茶叶“在河南公务消费市场中很受欢迎”。打造这一奢侈品的五云信阳毛尖副总经理黄一行称,这种天价茶“就只有一百份”。听起来似乎量很少,但一百份就是一千三百四十万之值。再看河南省教育厅的网站:“2011年,河南省筹措拨付111.8亿元保障义务教育经费…… 全省农村中小学年生均公用经费标准分别提高到530元和730。”按照河南的标准,这一千三百四十万的“公务消费”,比河南农村252个中学生或183个小学生一年所能享受的公共教育经费都多。再看看美国,生均年度教育经费接近一万美元,大致相当于6万多人民币。但市长、镇长请客人吃顿便饭的钱往往都没有。如果我们的公款消费到了这种地步都无法制止,还谈什么廉政?

谁在公务中使用了这样的天价茶?有谁被双规?有谁被起诉?有谁被逮捕?这些都是纳税人从政府那里要求的回答。事情明摆着:政府官员受行政法规的约束,公务出差的规格有明文规定。不管你是什么级别,都无法享受一个月几万茶水费的待遇。按照政府官员的工资,自己掏腰包也消费不起。但是,既然此茶在“公务消费市场上很受欢迎”,说明许多官员在消费。这无疑是公然的行贿受贿。所以,纳税人有问责的权利:究竟哪些官员喝了此茶?谁在行贿?谁在受贿?希望有关司法部门雷厉风行地调查处置。

天价茶“公务市场”如此堂而皇之地出现,说明在当今的中国,腐败已经不是需要遮盖的,要是要炫耀、庆贺的。信阳毛尖这款取名为“大器”的天价新茶,实际上是给腐败立了牌坊。这个牌坊不砸烂,腐败就不仅会变成我们的生活方式,而且会变成一种人人竞逐的品牌。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4月11日, 8:48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