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04月05日 17:08:32

  
   台海两岸隔开63年,语言文字有了些许区别,不过,就汉语言的基本表达方式来说,重合度还是相当高。于是,两岸就有了操作文字游戏的基础。
 
   63年来,围绕两岸的现状和未来,在“一”、“两”、“国”、“区”、“制”等字,两岸究竟演化出多少排列组合的花样,难以统计清楚。不过,过往所有这些游戏,都是围绕“中”和“国”两字做文章,到了今年,岛内突然转向,执政和在野两党开始在“国”和“区”两个字较劲。
 
   改口解释强词夺理
 
   民进党代理主席陈菊,被称为“百变菊”,其意大概是指她身段和政策灵活,说话和做事机动。29日这天,百变菊在议会答询时,数次以“中国大陆”称对岸,而在以往,她提到对岸时则多称“中国”。有分析认为,陈菊称对岸为“中国大陆”,从说话者角度讲,她的潜台词就是将台湾与大陆并列,既然大陆属于中国,那么台湾也必然姓“中国”。再延伸开去,大陆和台湾该是物理学意义上的、一根电线串联下的并联关系。
 
   但百变菊就是百变菊,转天,她就辩称,有时候称对岸“中国大陆”是很稀松平常的事,与立场无关,台湾也没有因此而改变,希望大家不要过度解读。民进党发言人林俊宪则表示,过去大家受“党国”教育影响,多少有些习惯用语,但这非关政治,民进党对对岸的正式称呼仍是“中国”,并没有改称“中国大陆”。
 
   这就有点强词夺理了。身为民进党代理主席,而民进党的一贯宗旨又强调台湾是“独立主权国家”,陈菊却屡屡稀松平常地称对岸为“中国大陆”,这是否太过儿戏?反过来说,这是否也意味着民进党曾经标榜的“台湾国”,或者现在强调的“中华民国”,也只是稀松平常地说说而已?按照林俊宪的话来说,既然民进党成员受“党国”教育,习惯说“中国大陆”,这不正意味着两岸归属一个中国是历史的客观存在吗?既然历史如此,这些年来又未见过台湾重新“立国”或更改“国名”,那凭什么过去可说“中国大陆”,现在却要讳莫如深?民进党又是凭着什么将“中华民国”的“”定义曲解为仅仅一个台湾岛?
 
   认同“中”字是进步
 
   以此分析,陈菊改口绝非一时口误,而是民进党两岸政策调整的一次投石问路。民进党在阿扁执政时期,刻意模糊和忽略“一中”原则,强调“一边一国”,导致两岸关系水火难容。擅长操弄民意的民进党,虽最终实现了连任,却令台湾经济深陷泥潭,同时也把自己逼入了现实死角。国民党痛定思痛之下,重拾九二共识,在“一中”原则下,两岸经合大踏步跃进,台湾经济重新焕发活力。马英九的连任,使得民进党倍感将来翻身艰难,忧虑政治语境中的 边缘化趋势,并不得不反思两岸政策的取向。尽管民进党不愿承认,但阿扁时期模糊和拒绝“一中”,是事实;在野后逐渐靠拢“两个中国”,也是事实。对“中”字的认同,却证明了两岸同文同祖是浸透着骨血的铁的事实。相比过去,民进党至少从表面上看,已经有了愿意认祖归宗的意愿。这多少都是个进步。
 
   话分两头。引出陈菊改口的,恰是国民党荣誉主席吴伯雄前段访京抛出的“一国两区”说。吴伯雄这一说法的核心是,强调两岸不是“国与国关系”,而是“特殊关系”,是两个地区之间的关系。伯公一番话,岛内起波澜。离开大陆前,他曾经专门解释,第一,“一国两区”早在20年前就是事实上的法律存在;第二,他所以再提起,是因为台湾很多民众对此已忘记,所以要提醒下;第三,台湾无意以此展开政治谈判。
 
   伯公的这番解画,唯一的新意,是他公开说明“台湾无意以此展开政治谈判”,但画蛇添足的味道也很浓。既然“一国两区”是20年前的法律存在,要做一番提醒,那为何早不提醒、晚不提醒,不在岛内提醒、偏在北京当着胡总的面隔山打牛式地提醒?伯公越是强调“仅仅是提醒”,就越令人怀疑他“无意以此展开政治谈判”的结论是虚晃一枪。
 
   伯公此番进京为马英九背书“一国两区”,事前是有备而来,事后故意引而不发任凭岛内炸锅,直到无可躲避,又做了这番有点自相矛盾的解释,这一切令人认定,“一国两区”说的抛出,一定有着深远宏大的政治背景。
 
   北京态度较为积极
 
   对此,吴伯雄倒是谈了一点。他说,“九二共识”就是存异求同,同的部分是“一中”原则,异的部分台湾希望透过现有的“宪法”法律基础,把人民关系条例说明白。“同的部分应该会越来越多,化解异的可能性也在增加”。伯公的意思,应该是说通过强调“一中”的法律基础,强化固化两岸的“一中”共识,防止未来因执政者的人事变迁,再令两岸关系出现反复。同时,他也在暗示,如果北京接受“一国两区”,那么两岸“化解异的可能性”也就会增加。
 
   对于“一国两区”,国台办上周回应了两点,一是认同吴伯雄的说法,说“这是长期以来台湾在法律层面对两岸关系所持的基本态度”,二是旧话重提,强调只要认同“一中”什么问题都可讨论。显然,北京对“一国两区”的态度,在有着较多积极成分的同时,落脚点则是双方可以为此谈起来。
 
   至此,伯公抛出“一国两区”说的目的已昭然若揭,既然双方都可以谈起来,那要谈的是是什么不是很明显吗?
   

上一篇: 吴伯雄突抛“一国两区”说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