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之一:

* ① 《每日电讯》报给出最新的关于薄瓜瓜的爆料

周四晚上10:00左右,瓜瓜拖着行李箱,悄悄步出他距离哈佛大学不远的公寓(一所两居室的公寓租金$2,950/月),搭上美国执法人员(非波士顿警察)事先安排好的车。

爆料者说:”他看起来并不害怕,反而有些急着想跟他们走。显然早就知道会有车来接他。”一名女性友人在收拾了更多行李之后,乘薄瓜瓜的保时捷离开。

同一天,一群中国人可疑地把车停在公寓外面的消防栓前。(译注:车停在消防栓前是违反交通法规的,此为常识。报道的这句话暗示这些中国人刚刚来到波士顿。)

美国庇护法案撰写人艾恩宏(Bruce Einhorn)认为,薄瓜瓜在美寻求庇护的理由充分。他说:”如果薄瓜瓜能够建立起合理的恐惧理由,比如因为父亲颠覆或贪腐或政治观点要被治罪,他就可以获得正当的庇护资格。”

由于薄瓜瓜持学生签证合法进入美国,可以不用被列入出境程序,申请确定性庇护。但是此案可能成为美中之间的”政治烫手山芋”。

但是薄瓜瓜的一名亲密朋友告诉《每日电讯》,他已经决定要返回中国为国效力。而之前他曾经在给《泰晤士报》的邮件回复中说他希望中国的过度是平稳的。

这名朋友说:”他希望回国效力。他所在意的所有事都和祖国有关。”这位朋友形容薄瓜瓜的父母”不是那种典型的中国家长,他们非常国际化、跨文化。”

② 哈佛大学学报——《哈佛克里姆森报》报道薄瓜瓜

以薄瓜瓜的父亲倒台、母亲被捕开始,接着介绍了帮助薄瓜瓜进入哈罗公学和牛津的已故的海伍德。然后引用伦敦《泰晤士报》的报道说他曾回复邮件称他希望”专注于学习,不被牵扯进政治阴谋。”有一些报道则猜测他会在下个月得到肯尼迪学院的学位后申请美国避难。

肯尼迪学院的教授Marvin Kalb说:”薄熙来是挑战党的预设安排和时间表的人物。他有可能改变党的方向。我认为传统主义者会获胜。对他们的权力和风格造成根本性威胁的人已经被清除了。”

* ③《每日电讯报》的报道《海伍德之谜:薄瓜瓜当学生时的”花花公子”风格让老师们蔑视,还让中国外交官们为他的成绩一事向学校施压》

在薄瓜瓜未能通过考试的时候,他在牛津大学巴里欧学院的老师Dr Andrew Graham被三名中国外交官造访,要求给薄瓜瓜再考一次的机会,其中一人是中国大使。这位老师回答说:(既然考试不过让他觉得尴尬)”那么他们就应该让薄瓜瓜更加努力地学习。”

接着薄瓜瓜就停学了一年。后来在没有老师教导的情况下的期末考试则令朋友们惊讶地获得了2.1的高分。不过一名老师还是”非常公开地表示对他的不屑。”巴里欧学院拒绝为薄瓜瓜去哈佛提供引荐信,只提供了”就学证明”。

他的朋友们则记得薄瓜瓜是一个花钱大方,不断给人买酒的公子哥儿,他也很想进入牛津学联,而他最终还是未能成为学联的副主席。”有一群中国学生来给薄瓜瓜投票,但是他们没有投票资格因为都是前一天才加入的。瓜瓜想争辩但没有办法。”

虽然报道也提到了薄瓜瓜和陈晓丹之间的浪漫关系,不过在牛津的时候他的约会对象是Lale Can,一名土耳其学生。”她人很好,当然,也很漂亮。”

④ 路透社《薄瓜瓜在哈佛之后,前途未卜》

在伍德死后,原来前途辉煌的薄瓜瓜看起来有点前途不定了,他是会回到在中国的家,还是在美国寻求政治庇护,还是有其他选项呢?

一名与薄家关系亲密的人士说:”现在,薄瓜瓜成了孤儿。”

引述了《每日电讯报》的报道,他被美国的执法人员悄无声息地接走了,只带了一只拉杆箱。

也引述了他在牛津和哈佛大学的同学的说法,他喜欢社交、靓车、曾约会美国大使的女儿;还引述在2009年他接受中国媒体的采访时被问到如何能保持娱乐和学习的平衡——就是每天只睡4-5个小时。

一位牛津的学者回忆说薄瓜瓜有雄心、很敏锐也好辩。

而在哈佛的肯尼迪学院,薄瓜瓜没有留下太多的印迹。他本来将于5月的期末考试后毕业。他的工作经验包括2009年去四川宜春县政府以及同年到中国教育部的实习。他还是瓜瓜互联网公司(2009-2010)年的创始人,一个社交网站www.guagua.com的发起人。

一名了解他的中国商人说:”他想挣十亿美金,并且在政治上也要显得重要。”

薄瓜瓜还为组织2011的肯尼迪学院的”中国之路”积极筹备,学生们见到了如周小川和陈德铭这样的商界要人。这一活动的参与人还去了重庆,并惊讶地获得了警车开道的待遇。

他还与人联合进行了”中国的非盈利性的透明和参与解决方案”的项目,还获得了奖金。但与他联合进行研究的另一人拒绝采访请求。牛津和哈佛都拒绝提供关于他的学费的评论。

⑤ 《邮报在线》的这篇文章基本上集合了和薄瓜瓜有关的所有花絮,包括之前未见的海伍德照片、薄瓜瓜的土耳其女友、若干夜店照。

***~~~***

焦点之二:香港媒体和财经类外媒集中挖出薄氏和谷氏家族的财富

① 《华尔街日报》的裴杰继续爆料,而且中文译文也很快推出《海伍德生命中最后几小时》,且没有被墙,若干猛料:

去年11月初,这位英国商人被临时通知到重庆和时任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家庭代表会面。海伍德告诉这位朋友,他”有麻烦了”。

虽然已经采取了保护措施,但海伍德觉得他仍有理由感到紧张。此前,他告诉这位朋友,为了以防万一,他将详细记录薄熙来一家海外投资的相关文件留给了他在英国的律师,作为”保险单”。

他也曾告诉朋友们说,在与薄熙来的妻子薄谷开来发生争执后,他担心自己的安全。他说薄谷开来知道上述文件的存在,并确信由朋友和顾问组成的家族”内部圈子”里有人已背叛了她。

海伍德的会计师和另外几位友人说,他们没有听他谈起过某位律师,或者是把文件留在了英国。无法确定海伍德声称所拥有的文件实际上是否存在。

即使没有这类文件存在,他声称拥有这些文件这一点,也多少能让人对他的真实情况有所了解。此人利用自己的聪明和魅力,跟一位中国高级领导人结成了非同寻常的密切关系,但令他始料未及的是,他发现这种关系令他进入了一个其自己无法把握的中国精英政治世界。

在接下来的一年,海伍德变得越来越紧张,他还警告他的一些朋友和商业伙伴,不要在电子邮件和电话中讨论敏感问题。他的几位朋友说,海伍德的烟瘾加重,掉了很多头发,并且开始发胖。其中一个人说,海伍德曾说自己处在来自薄家的难以承受的压力之下。海伍德告诉他的几位朋友,他计划第二年离开中国。

英国记者里德(Tom Reed)在过去三年里与海伍德见过四次面。他说,去年11月8日两人一起吃饭时,海伍德显得很开心,没有提到任何有关去重庆的计划。他说,海伍德谈到,由于薄熙来”内部圈子”里的一个人说了他的坏话,他和薄熙来的关系出现裂痕,但是给人的印象是,他已经不再为安全的担忧了。

根据另一位朋友的描述,当他被召回重庆,独自待在宾馆时,担忧显然再次爆发。

* ② 《纽约时报》周五发表的文章《除了谋杀,中国也在问询薄谷夫妇的财产》中则说:

“一位跟(薄熙来妻子)谷开来家人有关系的中共学术人员表示,薄熙来在重庆任职期间的前公安局长王立军指控谷开来向国外转移数额上亿美元的财产。”

好几位知晓薄熙来夫妇被调查情况的人士表示,中共中央有关当局已经把贪污腐败列入对他们的指控,有关文件在近几个星期已经传达给高层官员。

另外提到了《人民日报》上的文章《我国部分腐败人员秘密取得外籍或双重国籍》,该文说贪污腐败官员采取的一个掩盖贪污的手段是”获利敛财间接化。不少人通过配偶、子女、情人或朋友、亲戚等特定第三人代为收受,或者以特定第三人经商等形式曲线获取巨额收益。”

薄的大哥薄熙勇是中国光大控股的副总,用的是李学明的化名,每年工资就有$170万,还有近$2500万的股权。

姜维平说:”薄熙来为的是权,谷开来则为钱。”

* ③ 《彭博商业周刊》的《谷开来的姐姐运营着$1.26亿的商业王国》一文:

谷开来的姐姐谷望江是香港公民,有中国东部一家印刷厂东港股份的$1.14亿美元的股份。谷望江和谷望宁还是数家注册在维京群岛的香港公司的董事,在香港地产上也赚取数百万。另一位姐姐谷政协是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的高管。谷开来的另一位姐姐谷丹和李小雪结婚,后者去年还是中国证监会的纪委书记。

评论者李侃如说:”这是一个家族的财产,来自于积极插手经济的国家。”

***~~~***

在评论的方面,有以下外媒评论值得关注,其中前面加*的是全译会收入我们正在筹备的《译者合集 薄王败局》中的文章,欢迎译者认领翻译:

* ① 《纽约时报》在题为《党可能是政局丑闻的长期输家》

文中说:象薄熙来这么高层的干部,会犯下如此大的错误,对稳定来说会有长期的负面的影响,会动摇党选择接班人的方式——由一小撮权力无边的官员和退休的老人来挑选,而不是普通民众。波士顿大学的中国政治方面的教授Joseph Fewsmith说:”从长远来看,这对于中国有着深刻的有损合法性的影响。……党已经失去了很多可信度。”

除了死者是外国人的谋杀案,本周,中国媒体开始把薄及其亲属描绘成贪婪且渎职的人。

但是,问题在于中国的领导人要怎么解决人们的印象——腐败已经至上而下地侵蚀了整个社会,薄案现在又加深了这一印象。

在政治局常委中,周永康控制着中国的石油业,贾庆林控制着北京的房地产,而温家宝的夫人是珠宝行的大佬。

李成说:”薄的事件让中国的领导人面临关键选择,是把这些严重的政治问题秘而不宣呢,还是公开地解决?这是关乎党的合法性的问题。”

② “美国之音”报道了《国际记联批北京操纵薄案搞宣传》

国际记联新闻稿说,在有关薄熙来家族案件的报道中,似乎铺天盖地的都是结论性言论,而没有提及薄熙来被停止其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中央委员的原因,也没有解释薄熙来违反的到底是什么纪律程序。

相比之下,中共宣传部门在薄熙来事件初始阶段,没有按照中国的相关信息法规,及时向社会通报情况,致使互联网上流传有关案件的各种说法,还有一些网民因转贴”谣言”受到惩罚。

有报道说,昔日”两报一刊”正以”两报一台”形式卷土重来。《人民日报》、《解放军报》、中央电视台为首的各大官媒,相继发表大批所谓”辟谣”文章,警告网民不可散发谣言,否则”依法处置”。

中国新闻工作者李大同说,现在中国媒体正在以文革方式,处理文革人物,其方式使人想起当年文化大革命。

* ③ 路透社:中国鼓足精神准备领导层大戏的下一幕

王立军曾经对薄熙来说:”我们没法把这事盖起来。”(指海伍德之死)。

宣传机器努力营造团结一致形象,然而胡总和其他领导人面临窘境,如何防止薄熙来事件可能导致的裂痕。而在十八大还剩几个月的时候,习李之外的其他席位如何分配仍有强烈不同意见。

* ④ 路透社:中国领导层的更替回到旧的无序本质

薄熙来事件表明,中国的领导权交接远未形成有序的、有组织的机制,2002年的和平交班只是一个例外。文章回顾了中共建国以来的历次交班和接班人(包括候任接班人)的下场。

相关日志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