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提示:了然可察的是,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于3月15日被解职之后北京政治形势紧张。薄熙来的对手似乎正在收紧绕在他头上的套索。同时,对互联网小道消息的打压霎时加严,似乎说明高层担心党内斗争会引发更大范围的动荡。

原文:Reimposing order: The authorities clamp down on rumours of political turbulence
发表时间:2012年4月7日
来源:《经济学人》
译者:Yip Tong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校对

Inline image 1

这些天来,即使久见世面的人也说不清楚事态究竟如何。不过,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于3月15日被解职之后北京政治形势紧张,则是了然可察。薄熙来的对手似乎正在收紧绕在他头上的套索。同时,对互联网小道消息的打压霎时加严,似乎说明高层担心党内斗争会引发更大范围的动荡。

自从1989年的天安门抗议以来,中国高层最以团结为重。当年正是领导层分裂促使改革派的知识分子、学生走上街头诉求政改,形成抗议运动。今年下半年党的最高领导层要换届,争权可能会使国家动荡。去年当局对阿拉伯之春严阵以待,在城市中心布置了大量警察,便可见他们有多紧张。

3月31日,当局开始重整局面,此前几天,网上流出荒谬、难以置信的谣言,说薄熙来强有力的支持者试图在北京发动政变。当局勒令两家由新浪、腾讯运营,最受欢迎的微博服务停止评论(用户最喜欢的功能)三日(两家微博各有逾三亿注册用户)。当局还抓了六名微博博主。其中有知名人士,罪名是散播谣言。所谓的谣言包括说3月19日晚首都出现军车。

中国网民跑去真假难分的网络寻找领导层动态,一点也不令人诧异。自从薄熙来被罢,当局一点理由也没提。它也没说薄熙来曾经的左右手王立军为何2月6日逃去美国领事馆。王立军据信已被拘押,薄熙来虽然还在政治局有一席,但可能也处于某种扣押状态。当局更一字不提英国商人尼尔·海伍德命丧重庆宾馆一案。据闻此人与薄的家庭有生意往来。有谣言称他失宠于薄府随后便离奇死亡。

薄熙来一度曾是今年政治局常委(九位人上人)的候补红人。他系革命领导人的后代,这一点曾是他的资产。而其他几位跟他类似的「」都有望今秋晋升高位,其中包括也是出身名门的习近平,他成为党首是板上钉钉的事。

目前看来,薄熙来的支持者处于下风。最新的证据是媒体对徐明涉嫌经济犯罪的报道。徐明是大连实德集团,一家化工企业的腰缠万贯的董事长。1990年代,薄熙来时任大连市长,当时与徐明交从甚密。中国政治中,当权者常常通过拆解对手的派系网络来攻击政治对手(请参阅下一篇文章)。

但仍有薄派的拥趸一如既往摇旗呐喊。薄熙来是意识形态左派的首领。左派要求国家发挥更大作用,涵盖从工业到福利的方方面面。「乌有之乡」网站、书店的运营者范景刚便是仍然在嘶声助威的人之一。他坚持说,此次风波是美国、世界银行、智库公司及「内贼」的阴谋,要的是整垮薄熙来,整垮大量投资于福利工程、培育国有企业的「」。

薄派支持者尤其厌恶世界银行及其与中国一家国营智库在二月下旬联手发布的报告。报告建议,开放金融业,缩小国企规模。范先生说,这些提议「不怀好意」。虽然他的看法并不为中国新兴中产阶层所认同,但代表着中国一派背后有多种力量支撑的思想。这些力量有复兴的毛主义,有极权主义,也有党内的保守派。

网络打压可能是中国高层队伍清理得七七八八的标志。不论是保守派还是改革派,都不想广场上又有人。2009年中国西北边陲新疆少数民族骚乱时,政府切断了整个地区的网络。这次网络监管加强给中国微博用户一个警告:当局对微博这个讨论空间,也绝不手软。

本文版权属于原出版公司及作者所有。©译者遵守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3.0许可协议

译文遵循CC3.0版权标准。转载务必标明链接和“转自译者”。不得用于商业目的。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即可订阅译文;到iTunes 中搜索“译者”即可订阅和下载译者Podcast;点击这里可以播放和下载所有译者已公开的视频、音频和杂志。(需翻墙)。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