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0日,在微博疯传“中央将宣布对薄熙来的处理结果”信息后数小时,深夜23时,中共官媒新华社正式发布消息。而早前关于谷开来事涉海伍德之死的传言也被证实。

(德国之声中文网)4月10日深夜23时,在新浪微博等网络上疯传中央将宣布对薄熙来的处理结果”信息后数小时,中共官媒在公众的翘首等待中,公布了对薄熙来的处理结果:中共当局停止薄熙来的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职务,由中纪委立案调查,同时,公安机关对薄妻谷开来和薄的勤务人员张晓军涉嫌英国人海伍德不正常死亡,将其移送司法机关。

从2月2日王立军被免重庆市公安局长职务和2月6日王立军独闯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开始,随即引发公众对薄熙来的政治命运的猜测,最早曝出”王立军闯入美领馆”、”黄奇帆带武警包围美领馆”、”国安部带走王立军”、”薄熙来被双规”、”谷开来与海伍德之死有关”等,多为网络人士和海外媒体,其中不乏对细节的演绎和传播,其情节堪比美国悬疑大片。

对此中共当局也籍官媒多次辟谣;两会之际,大会发言人赵启正称外媒对”王立军事件”进行拼图式报道和靠想象绘制,这些”拼图”都是不准确的,甚至是荒唐的,并指”王立军事件”为一个孤立的事件,至4月10日,官方在整个事件中的阶段性定论成为这些网上”传闻”真实性的佐证。

4月10日当新华社公布消息后,大多网友表示对结果并不惊奇,在当今中国”流言即真相”,南都记者王星在微博发表评论: “某些网络谣言最可恨,太靠谱了。” 网友”阴霾北京”一语中的:”党员干部提前几小时知道,微博达人提前几天知道,境外媒体提前几星期知道,政治家提前几个月知道,社会学家提前几年知道,政治学家提前几十年知道,历史学家提前几百年知道,哲学家提前几千年知道,这就是中国政治。”

“谣言倒逼真相、谣言也是抗议”

中国资深媒体人、现就职《阳光时务》的贾葭向德国之声表示,两个月间,、新华社、人民网等相继发表评论,要公众甄别”谣言”和统一思想,但民间依然传言四起。而这些传言的兴起是源自中国的非透明体制:”在非透明体制中,真实的消息的流通是非常难的,必然会产生谣言。”

他认为正是因为民间的”谣言”起到了倒逼真相和抗议的作用:”公众在不能确切知道真相的时候,就根据过去的表现来推测,有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消息经过传播之后,如果当局认为这些消息对他构成了威胁,他们就被逼出来给出对他们有利的一部分真相。谣言也是一种社会抗议,是对当下新闻审查体制的一种抗议,报纸上要登什么都要有宣传部精确算计,但有网络媒体之后,只要鼠标一点,他们就必须得出来承认或否定。”

“有人向海外媒体提前放消息”

早前中国网络作家安替曾表示,在”王立军事件”中,对海外媒体”博讯”刮目相看,其曝料及时而准确率非常高。其后,被称为与中共江系政治力量关系密切的”明镜网”也最早表示”薄熙来将被调查”等。

推特网友”牟山夫”认为:”如果没有中共内部人主动喂料,博讯等不可能百发百中。一手主动造谣引导舆论,一手打击造谣控制局面。”

新浪微博达人”戏剧小宝贝”也表示:”所谓谣言,就是提前流传,打乱了中央作战步骤。政治永远是少数人的游戏。”

对此,贾葭认为在本事件中另一个维度上不可忽视的一点是,中共当局极有可能提前释放一些”消息”,有意通过海外的媒体进行以定调:”中共有操纵海外媒体放风的习惯,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他们很多事情就是这么干的,所以谣言的传播过程,当局也在参与,比如说昨天,新华社晚上11点发通稿,为什么香港媒体下午四点甚至是中午就已经知道了,肯定是体制人提早告知。官民在谣言上有一个互动的过程”

“政治斗争需要继续讲出事实”

另外贾葭也表示,中国很多的媒体人慑于新闻管制,但他们以个人身份将所属媒体上不便公开的内容发至网上,如南都记者王星在新浪微博上以个人身份分析官媒对薄的通稿中引申的含义:”对薄没有开除党籍,依然是同志。也有民众表示,当局不敢直接以薄熙来与周永康要政变夺权这个原因来制裁薄熙来,因为牵涉的人太多,用薄熙来的妻子问题则是比较好的藉口。一步步制裁比较稳妥。”

就此贾葭认为接下来中国官方将会陆续公开一些细节,就如同早前处理中共前官高陈希同和陈良宇的案例,这两个案例背后也隐含中共权斗之争,当时公开信息也是权斗的需要:”未来还会公布,目前只讲了一个非常简单的部分,假如这也是政治斗争的一部分,他们也需要向外界公布信息。我也相信这里面不会有扭曲的成分,因为事实本身就已经够惊耸和超出人们的想象力,只要讲出事实,他们就可以达到想要的效果。”

作者:吴雨

责编:石涛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