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学人》2012年3月31日刊

越南河内,熙熙攘攘的叫卖声和喧杂的汽车鸣笛声不绝于耳。城市里贴满了写有”迎新春,庆共党”的标语。然而这些天,越南并没有太多需要庆祝的东西。就在不久之前,越南还是发展中国家中备受关注的一员,现在却深陷泥潭。

最直接的忧虑来源于通货膨胀。过去三年中,去年的通货膨胀率第二次超过20%。越南目前拥有亚洲最高的通货膨胀率,这一事实已经被政府列入禁止媒体报道的话题之一。数以千计的商人宣告破产,房地产价格大跌,银行和国有企业陷入债务危机。

“转弯”来得非常突然。2003至2007年间,由于成功吸引大批外资,越南GDP每年增长8%以上。但根据世界银行的预测,2008年到2012年间经济平均增速将下降到6%。麦肯锡咨询公司认为除非越南能够大幅提升劳动生产率,否则经济增速将衰退到5%以下,距离政府7-8%的目标相去甚远。这家公司认为,“差别听起来很小,实则不然。”按照目前的发展趋势,到2020年,越南经济将比7%增速预期形成的经济总量小三分之一。

包括共产党领导人在内的所有人都对经济下滑的原因心知肚明。运营低效,腐败,浪费,却掌握全国40%产量的国有企业拖了后退。低工资,低制造成本的运营模式不再奏效。在柬埔寨、孟加拉等国抢走了越南廉价制造业生意的同时,它未能成功实现产业链升级,转型生产高科技产品。

令人沮丧的是,在越共领导人看来,实现目标与行动起来完全是两码事。一些乐观的人寄希望于上个月持续三天的越共高级会议。然而,会议上我们只听到了大家的牢骚。为了摆脱长期的危机,越共总书记阮富仲极力主张进行改革。尽管他的讲话得以公开,但就像往常一样,其他一切讨论都只在幕后进行。

越南党内对于改革的呼声并非首次出现。“他们已经喊了20年了”,澳大利亚国防学会的越南问题专家卡尔泰耶说。不论是现在还是过去,越南一直以来所缺失的是关于改革的具体方案,诸如如何对不堪重负的国有行业进行重组,如何简化公共投资并提高透明度。3月27日,九名国有造船厂Vinashin的高管因为造成企业巨亏而被送上法庭。这是越南近几年处理的类似案件中数额最大的,但是曾经大力鼓励并支持公司大规模扩张的以越南政客们似乎并不打算缩紧银根。

即使越共上层已经有了观念上的转变,但想要将这种思想贯彻全党也并非易事。相较于邻国中国,越南的权力相对更加分散,商业和政治上的既得利益集团对改革形成了较大阻力。在中国共产党已经成功把自己转变成精英俱乐部的时候,越共在这方面却陷入困境。几十年前依靠武力取得的政权合法性正在不断褪色,与此同时,越共领导人对经济的掌控能力也越来越欠缺。

相关日志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