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时间:2012年04月19日 – 15:10 | 2 次阅读

当时公布的被撕碎的林彪“九八手令”

作者:张聿温(《中国空军》杂志原主编),选自:《》2012年第3期

最近看到中央警卫局原副局长、8341部队政委武健华所写的《“九一三”事件后对林彪住地的清查工作(阅读全文>>>)》一文(载《党史博览》2011年第12期),不由得大吃一惊!

武文说,“九一三”事件发生后,他和中央办公厅机要室处长赖奎、中央办公厅政治部秘书王歆一起,于1971年9月15日到达北戴河中央疗养院林彪、叶群所住的96号楼清查文件。他们三人执行的这项绝密任务,是遵照周恩来总理的嘱咐,由中央办公厅主任汪东兴亲自安排的。

武文中有这样两段:“我们从林彪、叶群的卧室、起居室、书房到会客室以及身边工作人员用房,一间一间地清理,桌子、橱柜、枕边、床下,片纸只字都不放过。”“集中以后,我们又仔细进行梳理,分清急缓予以处置。就在我们进入96号楼的第二天,我们清理出一张32开大的白纸,上面用红铅笔写的‘盼照立果、宇驰传达的命令办。 九.八.’。当时我们只知道这份材料非常重要,马上派专人急送中央办公厅,后来才知道,这就是中央公布的林彪写的‘九八手令’。”

事实并非如此简单。

中央公布的林彪“手令”,并不是北戴河清出的这份,而是一份撕碎了拼凑在一起,竖写的,内容是:“盼照立果、宇驰同志传达的命令办。林彪 九月八日”。(见汪东兴:《毛泽东与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斗争》,当代中国出版社1997年11月版第131页)当时配有撕碎了的“手令”照片,传达到全党全国全军。对此,吴德在回忆录中说,周宇驰劫夺的直升机被迫降在怀柔县沙峪的庄稼地里后,知道跑不了了,于是为毁灭罪证,他撕碎了林彪的“政变手令”,然后和于新野相约自杀了。随后赶来的北京卫戍区部队把现场缴获的碎纸片拼凑在一起,这才对出了林彪“手令”(见吴德口述:《十年风雨纪事》,当代中国出版社2008年6月版,第102~105页)。而且,当时说林彪“手令”写在一张16开白纸上,而不是武文所说的32开白纸(见刘回年、赵琦等:《林彪反革命政变破产记》,收录于熊华源、安建设编《林彪反革命集团覆灭纪实》一书,中央文献出版社1995年6月版,第98页)。

这里,不禁使人对“九一三”事件产生出新的疑问和联想,令人不解的问题有二:

其一,林彪怎么会写下两份“手令”?孰真孰假?

其二,既然中央已经见到从北戴河林彪卧室清查出来的完整的“手令”,为什么还会有一份被撕碎了的“手令”?

“九一三”事件的发生和处理有若干疑问和未解之谜,这恐怕是较大的一个。

This entry passed through the Full-Text RSS service — if this is your content and you're reading it on someone else's site, please read the FAQ at fivefilters.org/content-only/faq.php#publishers. Five Filters recommends: Donate to Wikileaks.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