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香港特首选举有点特别,这个特别之处在哪里呢?就是过去两次,第一任的香港特首是董建华、是个商人;第二次当选的特首是曾荫权,他是香港公务员出生,是过去的政务司长。所以从这两个人情况看起来,还算是港人治港,就是这些人跟共产党没有直接的关系,只有间接的关系。当然他们还是尊重共产党中央的话,不过无论如何,他们也多多少少代表了一些香港地方人的利益。

这一次竞选不同之处,就是当选的人是梁振英。梁振英是人人都知道的地下党员,而且对于共产党是言听计从的,这就等于说共产党虽然没有直接派人到香港来统治,但是事实上已经是把共产党员送来做香港的直接领导人。这是很大的变化,这是香港历史上一个大转折点。

《开放》杂志的金钟先生打长途电话告诉我,说在他们看来是很重要的变化。换句话说,邓小平所说50年不变,完全是一句骗人的话。现在我们看来只有15年,已经开始有很大的变化了,香港政府已经开始进入共产党的口袋里面。这个变化当然不是马上发生作用,可是,是很重要的一个变化。

同时我们可以看出来,虽然许多人都听共产党的话选举了梁振英,但是香港最有势力的李嘉诚是完全不赞成梁振英当选的。他认为梁振英当选就不能够代表香港人的利益,所以他是支持唐英年的。唐英年是个商人背景,像唐英年早期能够在香港立足,进入政府做到行政司,当然是有背景。这个背景是江泽民,可是江泽民现在已经力量很小了。唐英年的丑闻太多,因此失去机会。事实上不是如此,唐英年,我想他的作用早已过去了。所以共产党完全是最现实的功利主义,过河就拆桥了,看你没有用了,就要把你放弃的,何况唐英年好像在香港的评论中也不是一个很能干的人。在这种情况之下,共产党把他丢掉,而用自己的人。

所以这是共产党特意地要把香港拿在手上,因此香港人反应也非常强烈。所以在4月1号,它是3月25号竞选,就有1万5千香港人在西环游行,他们的口号就是:“香港是我主场”、我们香港人要自己做主体、做主场。西环是共产党的办事处,所以最后是说“反对西环治港”。西环就是代表中共。因为是在香港的关系,不好直接用“共产党”,所以只能用“西环”代替。换句话说,香港人认为梁的当选明显就是共产党直接伸手到香港来统治一切,这是他们所不能接受的。

相反的,缅甸是另外一个情况。1990年民主党就当选过,但是被军人取消了不算了。到了去年,缅甸的军人大概觉得完全靠与共产党打交道也不行,至少之间有矛盾,所以开始改变态度,希望做一点开放的表示。

这次选举只是有四十几个地区,选大概只有四十几个人,因为它整个的国会席位是600人,所以只是不到十分之一、十二分之一人选,不会影响大局。但是45个地区选举的时候,民主党取得了绝大的胜利,可以说是压倒性的胜利。换句话说,他们拿到40以上的票。虽然这四十几个人进到国会里面并不能影响大局,但是从完全的压制性的政权控制、专制的控制,到有一点点的新的开始,有点开放了,所以美国、欧洲,都非常兴奋。美国的国务卿就说,这是给我们一点鼓励,好像再压迫性的政权也还有开放的可能;再封闭的社会,也可以有打开的一天,这对于缅甸的经济跟社会,会有很大的改进。

所以从这个方面来说,这也是一个新的开始,当然这是一个比较好的开始,跟中共来比,刚好相反,所以跟香港的例子是一个很鲜明的对比。一个是从极端专制、军人专制到有限度的开放,一个是从比较有点法治跟开放的社会,要进一步加以控制,变成由共产党直接伸手统治香港,香港人所谓“西环治港”,这个可以说是一个逆转、逆着世界潮流而动的。

所以,中共本来是拿住了北韩在北方、缅甸在南方,都是它囊中之物,听它的话的。现在缅甸因为种种原因至少开始有一点改变,希望经济上也跟西方沟通,不完全靠中共一个专制国家的支持,所以才有这个改变。

所以我们看到这两个对比,不能没有一种很深的感慨。我希望中国也可能有一天会发生像缅甸这样的变化。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根据录音整理,未经作者审校)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