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当上特首,人们惊呼:狼来了!

梁振英当上特首,人们惊呼:狼来了!

3月25日,在特定的1200人的「小圈子」投票中,唐英年与梁振英的「猪狼之争」有了结果,梁胜出,当选香港特别行政区第四任行政长官。
梁外形硬朗,口才了得,不疾不徐,藏而不露,被香港某些媒体比喻为狼。港人对狼的认知多为负面,认为狼的本性嗜血凶残, 奸险无比,贪婪成性。反对梁当选特首的人评论,香港不能引狼入室,否则豺狼当道。

是福还是祸

梁振英当上特首,人们惊呼:狼来了!根本没有《伊索寓言》里放羊孩子一而再再而三地喊「狼来了」的时间和空间。
惊恐狼来了,源于以下几个认识:
其一、恐共心理。700万人口中,有很大一部分人或其前辈是上世纪国共内战时期、中共建政时期、三年困难时期、文革时期从中国内地逃难、偷渡或移民来港的。由于中共对中华民族造成的福和祸都是巨大的,港人中亲身经历或间接感受其害的占很大一部分;当然,港人中亲身经历或间接感受其福的,也占很大一部分,这是内地改革开放30年的贡献。
祸害造成的恐惧难以从记忆中抹去。梁是建制派,是中共认可的特首人选,选举中梁被安上无法证实的地下党员身份,恨屋及乌,恐共及梁。
其二、恐土共心理。梁振英不仅是中央认可的建制派,还得到香港传统左派力挺。香港的传统左派被戏称为土共,即1997年香港回归前,甚至1949年中共建政前,就在香港安营扎寨,不仅造就了一批像“长毛”那样的街头斗士,还培养了许多如梁振英这样的专业精英,梁在第一任特首期间就「入阁见习」。
香港土共由于回归前与港英当局的对立,在特殊的历史时期,又受到「左」的路线的影响,采取过暴力和过激行为,突出表现为文革时期的「反英抗暴」,破坏香港的法制和文明秩序,遭到香港大多数市民的强烈不满。所以,把梁比喻为狼,提醒港人不要忘记这段历史。
其三、利益均沾的要求。香港回归中国后,为了香港的繁荣稳定,为了体现「舞照跳,马照跑」,中央倚重香港的富豪和忽然爱国的港英精英,许多前朝高官又到特区政府「官照当」。传统左派在回归后要充分享受胜利果实的愿望落空,产生极大的怨气。这次梁当上特首,传统左派一扫憋了15年的怨气,扬眉吐气。因此,把梁比喻为狼,提醒传统左派,要利益均沾。
梁振英当特首,是福还是祸?是祸躲不过。

狼性的另一面

说起狼,想起姜戎的《狼图腾》,这是2006年香港的畅销书。书中描绘狼在满布强敌的草原上,运用计谋得以存活,借此反思人生、经济、生态及种族等话题。
换一种思维:英国人如果没有狼性,就没有香港昔日的辉煌。美国人如果没有狼性,就没有今日世界霸主的地位。中国人如果多点狼性,就不至于置家门口的钓鱼岛、南海被人侵占,打完口水战,派舰队去遥远的亚丁湾打几个毛贼和海盗。
再换一种思维:「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在香港已实行15年了,关键是:怎样的港人,在怎样治港。
富豪董建华治港,最能体现维护资本主义制度不变。董被生意场磨练成好好先生。富豪治港,温文尔雅,企图摆平各方利益,但事与愿违,焦头烂额,第二任期未满,称病下岗。
做了40多年公务员的曾荫权治港,最能体现行政主导。曾被英国人教化成彬彬有礼的爵士,又被上帝牧养成虔诚的信徒。公务员治港,按部就班,只想「打好呢份工」,难有创意,更无建树。如今曾又被曝出与富豪过从甚密,正在接受廉署调查,几乎晚节不保。
前任特首和现任特首在治港中都缺少狼性,在当今弱肉强食的世界经济丛林中,在香港你争我夺的利益集团的博弈中,举步维艰,难有作为。
倒是希望出身寒门靠个人奋斗成为专业精英又当上特首的梁振英治港,多点狼性,多点拼劲。在为港人谋利益时,有狼一样的狠劲和谋略;在公共事务管治上,用狼性维护香港的核心价值,打破利益集团的垄断和霸权。梁要比富豪更少享受,要比公务员更高效率,要有更多创意、创新和改革,解决高楼价、贫富悬殊等香港深层次的矛盾。

也是一个选择

诗人余光中曾说:不见狼而叫「狼来了」,是自扰,见狼而不叫「狼来了」,是胆怯。
然而,在香港这个繁华的商业都市里,叫不叫「狼来了」,更多是出于利益考量。
不管如何,狼还是来了!梁自喻属马,他究竟是披着狼皮的马,或是披着马皮的狼,谁是被吃的羊,港人拭目以待!
为了香港政治生态的平衡,选择一匹来自北方的狼。要从莽莽草原上的清道夫,蜕变成治理香港的狠角色,或许能改变香港的颓势;若仍不济,五年后的直选特首,又多一个理由。

最后,让我们带着忐忑的心,琢磨着香港今后五年的情景,同时静静地品味杨千嬅唱给港人的歌:
狼来了将一颗痴心吃掉了我没法预料这一个后果
明明仍在欢笑不消一秒尽碎掉留下你的容颜在思忆中捉弄我
狼来了天空的星星退避了我没法入睡伤心痛楚
缓缓地泪干了昨日的爱亦弃掉如让我可重头是否可不必再错
……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