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是美国抹黑中国工具

中美要共赢,“相处之道”必然是互相尊重与互利合作。自作聪明制造事端,搞鸡鸣狗盗之举,对中国不起作用,而美国政客则更是自曝其丑。无论是美国驻华使馆还是驻华大使,都应谨守外交礼仪,不能为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做出有损国格、人格的苟且之事。毕竟,13亿中国人没有那么好瞒哄,也没有那么好利用,指望借挑起一些事端干涉中国、要挟中国,未免太过天真。

在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开始的前一天,以非正常方式被带入美国驻华使馆并停留6天的陈光诚自行离开。中国外交部对此表达了强烈不满,要求美方为这种干涉中国内政的做法道歉,保证不再发生此类事件。

美国等西方国家对陈光诚的格外关注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正是在美国和西方媒体的包装下,这个所谓“维权英雄”被贴上醒目的政治标签,树立为反社会、反体制的代表人物。但再怎么看,陈光诚也代表不了多少人,真正能代表的是他的后台老板即西方反华势力的利益。陈光诚已经成为美国政客抹黑中国的工具和棋子。不过,作为一个看似如此重要的工具和棋子,陈光诚本人的诉求实在够不上有多大分量和多大格局,倒充分显示出美国政客不惜挖地三尺也要给中国社会找麻烦的心情是何等的急切。想必陈光诚和他的扶持者们心里也很清楚,这样的拙劣表演除了让一小撮人逞一时口舌之快外,根本得不到他们所希望的中国社会的广泛应和,13亿中国人并没有那么好瞒哄,也没有那么好利用,指望借此来干涉中国、要挟中国,未免太过天真。

任何社会形态和体制中都会存在问题,但没有哪个国家容许他国干涉本国内政,容许他国使馆在自己的土地上为所欲为,自行其是,更不容许一个大使充当判官的角色。遗憾的是,在陈光诚事件中,美国驻华使馆偏偏扮演了不那么光彩甚至可以说是鸡鸣狗盗的角色,为此置有关国际法和中国法律于不顾,置中美关系大局于不顾,置最起码的外交礼仪于不顾,着实令人咋舌。试想,假如在声势浩大的“占领华尔街”运动中,他国驻美使馆也如此兴致勃勃、明目张胆地接待美国政客口中的“刁民”、“暴徒”,支持他们“现在就革命”、“重塑美国”,那么美方的反应又将是如何?只怕与今天陈光诚给中国带来的微不足道的困扰相比,美国的尴尬只会更多。

不得不说,一段时间以来,美国驻华使馆及新任驻华大使骆家辉的种种行为与其自身职责颇为不符,“小动作”不断。这使人不禁要问,这个大使的职责究竟是积极致力于发展中美两国关系,消除彼此的误解和隔膜,还是处心积虑地跑到中国社会中找茬捣乱,为中美关系制造新的、更大的裂隙。从乘飞机坐经济舱、自己背包、拿优惠券买咖啡的“平民生活秀”;到监测并公布大使馆的空气质量数据,搀和北京的城市管理争论;再到胆大妄为地以非正常方式将陈光诚带入使馆——我们看到的,根本不是一个谨言慎行的驻华大使,而是一个主动搅起矛盾漩涡的标准美国政客,这种与一国大使身份极不相称的做派究竟是有心还是无意,假如是有心,又出于何种动机,意欲达成何种目的,大家不妨自去琢磨。这次美国使馆导演的闹剧,使中国人民受到深刻教育,再一次印证了中国的古语“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他们安的什么心,不是昭然若揭了吗!

如果美国确实想与中国发展长期稳定的友好关系,那么就不能再固执地迎合甚至鼓励中国极少数人的极端言行,破坏中国社会的稳定。同样,如果骆家辉真心想当好驻华大使,那就当得严肃一些,认真一些,不要搞些上不得台面的勾当,不要做自取其辱的丑事。自作聪明,只能聪明反被聪明误。

今天,中美两国关系的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为过。但充满矛盾意味的是,美国政客动不动就会有不太成熟、不太体面的举动出现,似乎总想找茬敲打一番中国,似乎总想给前进中的中国社会找些麻烦,陈光诚事件就是一例,而这样的举动在明眼人看来,既无聊又拙劣。事实证明,中美关系要发展,主要障碍在美国。美国必须学会尊重中国的核心利益,必须学会适应与中国平等相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打着“人权”、“自由”、“民主”等旗号制造事端,只能是自曝其丑,对中国不起作用,对美国自己更没好处。

发展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必须要平等互谅。对存在的分歧,应通过对话交流,增进理解,妥善处理,以免影响中美关系大局。应该说,中国对处理中美关系的态度是一以贯之、坦诚而务实的,中美要共赢,“相处之道”也必然是互相尊重与互利合作。美国政客只有放下乱七八糟的歪心思,把中美关系这本经念好,才符合中美两国人民的利益。

新京报:美国外交官不能逾越自己的本分

5月2日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回答记者提问时说,美国驻华使馆以非正常的方式将中国公民带入使馆,中方要求美方就此道歉,彻底调查此事,处理相关责任人。在这起事件中,有些美国外交人员无疑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

作为外国政府派驻别国的外交官,有义务带头遵守驻在国的法律和尊重驻在国的文化。外交活动国际法渊源的维也纳外交公约,也没有授权大使等外交人员可以肆意挑战驻在国法律,更没有授权他们可以行使“治外法权”,对他国的内政横加干涉。《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第41条规定:外交人员“均负有尊重接受国法律规章之义务,此等人员并负有不干涉该国内政之义务”,“使馆馆舍不得充作与本公约或一般国际法之其他规则、或派遣国与接受国间有效之特别协定所规定之使馆职务不相符合之用途”。自二战以来,那些带有殖民统治色彩的“治外法权”或“领事裁判权”,均已经被扔入历史垃圾桶里。

自卡特时代开启中美邦交正常化以来,美国很多驻华外交官,都留下了极好的口碑,他们为中美关系向前发展,作出了出色的贡献。

昨日上午,第四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在北京开幕,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出席开幕式时说,中美应相互信任、平等互谅、妥善处理分歧,打破历史上大国对抗、冲突的传统逻辑,探索大国关系的新路径。

中美之间探索新型的大国关系,已经不能简单地用意识形态的冷战思维看待,如何对待共同的价值和利益,如何对待两国之间的分歧,确实考验着诸多外交专业人士的智慧。

但是,就目前而言,有关国家的外交人员更应该本着两国关系的大局出发,恪守本分,专事外交官员之责。而在第四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开幕前夕,一些美国外交人员以非正常的方式将中国公民带入使馆是在制造话题推波助澜,这背后还是美国的国家利益驱动,而非所谓的美国价值观。

中美之间远的有陷入修昔底德陷阱的困境之忧,近的有经济贸易问题之争,一个是不断和平崛起的新兴大国,另一个是老牌超级大国。有些外交人员以自身不当的行为把诸多中美边缘问题中心化,把中美能控制和管理的双边问题复杂化,这些操弄,实质损害了中美长远利益。

北京青年报:骆家辉的“作秀”无助于维护中美关系

山东省沂南县人陈光诚于4月下旬进入美国驻华使馆停留6天后自行离开。美国驻华使馆以非正常的方式将中国公民陈光诚带入使馆,中方对此强烈不满。

陈光诚事件在西方舆论的渲染下,特别是在美国大使馆以非正常方式干预之后,被迅速放大而上升到对中国人权的指责上。这也许是西方舆论、美国驻华使馆以及一些对中国人权状况带有偏见的人希望看到的结果。目前,陈光诚已自行离开美国使馆,但整个事件留给我们的思考却没有完结。在整个事件过程中,美国使馆人员包括骆家辉大使的“作秀”、“表演”可谓淋漓尽致,这种“作秀”、“表演”超越了美国驻华大使的职能、职责以及本分,也有违外交活动应当遵守的基本规范和伦理,并且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大有给中美关系添乱、添堵之嫌。

在陈光诚5月2日离开美国驻华使馆时,骆家辉大使更是“大秀特秀”,不但“亲自”将陈光诚送到北京一家医院,而且在医院里“亲自”推着陈光诚的轮椅,一起在外国媒体的聚光灯前亮相。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一个美国驻华官员对一个中国人提供正常的帮助,原本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在目前形势下,骆家辉的做法,是在用美国的价值观衡量中国社会,甚至是将美国的价值观强行向中国推销。他以“作秀”、“表演”吸引眼球,显示了西方政客惯有的虚伪与浮躁。如此做派不但令中国人反感,美国国内的媒体对此也多有批评。

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5月2日就陈光诚进入美国驻华使馆一事答记者问时指出,美方做法是对中国内政的干涉,中方决不接受;美驻华使馆有义务遵守有关国际法和中国的法律,不应从事与其职能不相符的活动;美方应当反思自己的政策和做法,以实际行动维护中美关系大局。笔者认为,美国驻华使馆包括骆家辉大使,应该光明磊落、谨慎行事,应该主动远离与其职能不相符的活动。美方应该把精力和兴趣放在维护中美关系大局上,而不应抓住中国的一些个别问题、个别事件上纲上线、大做文章。据报道,美方表示重视中方要求和关切,并保证采取必要措施防止再次发生此类事件。希望美方信守承诺,希望美驻华官员走出“作秀”、“表演”的误区,多做有利于维护中美关系大局的事情,而不是相反。

近几年来,人权议题在中美关系中已经退居十分次要的位置,美国挑剔中国人权的时代应该已经过去。我们愿与美方一道,以诚意和善意为维护中美关系大局做出更多的努力,任何损害中美关系大局的行为都是没有出路的。

京华时报:陈光诚是美国新找到的工具和棋子

美国似乎闲得慌,手伸得太长,管得太宽。这一回,居然管起中国山东临沂一起基层矛盾纠纷来,对纠纷涉及的中国公民陈光诚表现出特殊的“热心”。

挥着人道主义的大棒,貌似世界的主人,不管哪个国家的事情,都想插一手。全然忘了国际间交往原则,全然忘了国际法和所在国法律,全然忘了不可干涉别国内政的理念。美国喜欢干这种事,却同时又选择性遗忘。若是谁也向美国学习,也对美国内政诸事插一杠子,美国不但忘不掉,还会跟谁急眼。这种行事逻辑,乃是赤裸裸的霸道逻辑。

美国管起陈光诚的事,并不表明美国真的有什么好心,倒是充满了表演欲,表现出找到给中国搅和事的工具和棋子的兴奋。每一步,都像事先通了气似的,总有媒体车前马后地大肆传播,把一个中国地方基层的具体矛盾,放大到西方舆论关注的重心、扩大到国际关注的平台、升级到意识形态的层面。

这就好比吹气球,吹得再大,气球终究只有那么一点。陈光诚的事情,终究不过是中国基层的一件具体矛盾纠纷。中国基层这么大,怎么可能没有矛盾纠纷?美国的基层社会,不也同样充满了矛盾纠纷?能好到哪里去?自己的事情管不好,倒喜欢管别人的事情,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心理呢?

美国自己的学者霍弗对这种心理早就作出了精辟的解释。他发现一个人自己的事情都做不好,却很热心去做责任以外的事情。原因是,当你做不好分内的事,别人会耻笑你,但你帮别人时,便没有人耻笑你。

国际交往,其内在道理是一样的。不过,美国不是“帮别人”,干涉别人的事才是真。习惯于搅和别人的事情,就总喜欢拿放大镜找别人身上的毛病。同时又喜欢拿着本国理念这把榔头,对不合其理念的别国事情一路敲打。不折腾出点声响来,它就会憋得慌。

持有这种干涉心理的国家,总是会去处心积虑地寻找一些工具和棋子,以标榜自己的正确,他人的错误。陈光诚就是美国新找到的一个工具和棋子。他在美国驻华使馆找不到他的公正,只有被利用、被在镜头前表演的无奈。

任何一个国家在转型期,都会面临大量矛盾。但中国改革开放这几十年来,并没有像其他发达国家一样向他国转移和转嫁矛盾,而是自己解决了大量矛盾,从而取得了有目共睹的巨大成就和进步。一些人、个别国家把中国的个别、具体问题无限放大、上纲上线,是别有用心,妄图抹黑中国。中国自己的矛盾纠纷,自己能解决好,不必他人插手。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Loading…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