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之音记者: 陆杨 | 华盛顿
《陈希同亲述》一书封面

图片来源: 新世纪出版社
《陈希同亲述》一书封面
被认为是六四镇压元凶之一的原北京市长陈希同,最近谈到六四问题时说,他不应为镇压和流血事件负责,他说,邓小平应负责,而他“只是傀儡”。但有六四事件当事人认为,陈希同尽管不是镇压的决策人,但他对事件有不可推托的责任。

*:六四本不该死人*

姚监复在北京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资料照片)

美国之音张楠

姚监复在北京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资料照片)

中共老干部姚监复最近要在香港出一本书,主要内容是他采访82岁的陈希同谈六四等问题。当时在北京担任市长的陈希同,在书名为《陈希同亲述:众口铄 金,难铄真》的访谈录中说,他不是当时戒严指挥部总指挥;他给上面写过报告,但只是奉命行事;决定镇压的是邓小平,自己只是傀儡;他没有谎报军情,邓小平 不可能被欺骗;作为市长,他今天也为诸多市民死亡感到难过;他说:假如处理得当,“一个人都不应该死”;他的贪污罪属于欲加之罪,他是权力斗争牺牲品;他 今天仍然坚持其看六四的基本态度。

美国之音采访了几位当年亲身参与六四,或在那次事件中失去亲人的当事人,他们都认为陈希同在那次事件中必须承担应有的责任。

*丁子霖:陈希同自有其罪责*

天安门母亲群体的代表丁子霖 (资料照片)

美国之音张楠

天安门母亲群体的代表丁子霖 (资料照片) 

原大学教授丁子霖、蒋培坤夫妇,在六四当天失去了他们的儿子蒋捷连,他们二十多年来,一直要求政府给六四死难者适当赔偿,起码在政治上给他们平反昭雪。

作 为“天安门母亲”运动发起人和组织者,丁子霖和其他母亲们20多年来一直不懈努力,希望六四真相大白的这一天早日到来。丁子霖星期三对美国之音说,陈希同 在书中承认如果处理得当,就不会发生造成“几百人”丧生的六四流血事件,这也许符合事实,但是,她认为,陈希同自有其罪责。

丁子霖说:“陈希同有陈希同的罪责。作为当时的北京市长,他和李锡铭在学生绝食的时候,他们给中央报了一个每天的大事记。我亲耳听到传达的,市委书记李锡铭和市长陈希同给中央的报告,是不是还有一个当时教委的何东昌。他们三人狼狈为奸。”

六四过后大清洗。陈希同主持的北京市委向中央和人大提交题为“关于制止动乱和平息反革命暴乱的情况报告”,全国发行百万,从性质上给六四事件拍板定案。

丁子霖认为,当时北京政府高层和中央政府高层,各自有能够做出决策的授权,陈希同不可能调动军队,这点她深信不疑,但是都往已经不在人世的死者身上推也是不行的。

*天安门母亲20多载求真相祭奠亡灵*

23年来,丁子霖等《天安门母亲》成员一直寻求政府追究六四镇压者的责任,讲出六四镇压真相,并能够给予赔偿。如今,她们至少确认了两百多名死亡者名单。但是丁子霖表示,到今天政府也不肯满足他们的诉求。

*江棋生:陈对六四有责 虽非开枪决策人*

因 八九民运而坐牢的原人大博士生江棋生如今是独立中文笔会副会长,他星期三对美国之音说:陈希同和时任北京市委书记的李锡明在六四镇压民主运动时的确是冲锋 在前:“我觉得他(陈希同)当时应该是冲在最前头的这么一个人。当然要我说句公平话,在他前头还有李锡明,比他更厉害一点儿。当然我相信陈希同说的是实 话, 他还的确不是所谓的李鹏把责任推到陈希同头上,陈希同在决策过程中不可能是那么一个角色。”

江棋生当年积极参加了八九民运,是高校学生对话团副团长,六四开枪镇压后被捕入狱坐牢一年半,六四10周年前夕因呼吁悼念六四死难者又被判刑4年。

江 棋生说,这23年以来他一直在思考六四事件,并且因为这件事的牵连,他没有退休金、没有基本医疗保险。而且,护照、港澳通行证都不准许签发给他。江棋生 说,没有医疗保险,他就打兵乓、游泳,收入少,没有钱吃大鱼大肉,他就清淡饮食。但是,六四这个案子是一定要翻的。江棋生希望,这个日子不会太远。因为, 六四是一个压在历届政府身上的包袱,而且越压越沉重。

*天安门死难者众,谁该负责?*

而政府方面,至今没有任何人公布真实的死亡数字。原国务院发言人袁木说:天安门广场上没死一个人;原国防部长迟浩田来美国访问时也重复了这种论调。陈希同这次对姚监复说,“事实上,那天死了好几百人。”这是中共当事高官首次披露这个数字。

*邓家人:天安门事件是悲剧,应集体负责*

陈希同把责任推到邓小平头上,而邓家人并不如此认为。邓小平小女儿毛毛(邓榕)九十年代中曾对到访的美国助理国务卿夏塔克说,六四开枪是“迫不得已”。邓榕后来到美国访问也说六四事件是个“悲剧”。邓小平的女儿画家邓林2007年在香港电台上说,六四事件应“集体负责”。

中国当时说六四事件是“反革命暴乱”,后来又改成了“动乱”,后来又变成了“风波”。

*陈子明:陈希同才是“黑手”*

因 六四事件被说成是幕后黑手的北京学者陈子明,六四后被捕坐牢多年。他星期二对美国之音说,陈希同当时处在“关键位置”上。北京市委一直打报告、内参,多半 是“片面”的。“从不反映事情全貌,只要一个人说打倒共产党,他就可以说,这个运动是打倒共产党。陈希同给邓小平报告,延续这种做法。”

*吴仁华:陈希同负有“主要责任”*

而 六四当事人、北京的大学老师吴仁华也对美国之音说:陈希同不是傀儡,而是“主要责任者”。“从学潮一开始,他就派人在学生大字报里断章取义收集材料,甚至 派人去贴大字报。他们不断把这种东西送交给李鹏,然后由李鹏提供给其他的中央领导人,非常明确,就是要采取镇压方式,要坚决把学潮压下去。”

六四时担任国务院总理的李鹏在“”中说陈希同是北京戒严指挥部总指挥。陈希同否认,不过外界对陈的所谓总指挥角色并不在意,而是关注陈是否承担在六四事件中的责任。

1989年春天,改革派的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在北京逝世,引发北京高校学生参与的一场学潮,并发展成一场声势浩大的学生民主运动。6月4号清晨,戒严部队在天安门广场和北京大街上武力驱散抗议学生和民众,导致数以百计、甚至数以千计的人死亡。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