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改,应对准医患矛盾的根源

作者:刘植荣

201254日,卫生部发布紧急通知,要求二级以上医院设警务室,重点科室24小时监控。通知发出后,有的医院医护人员戴头盔上班,保安人员穿防弹背心上岗。笔者认为,这不仅无益于医改,反而会将医患关系二元对立化。医改,应该把消除医患矛盾产生的根源作为目标。从媒体报道的不少案例来看,医患纠纷大多数是因医药不分信息不对称引起的。

  医护人员被称作是白衣天使救死扶伤自古以来就被看做是最圣洁的职业。可这些年来,一切向钱看的价值观充斥着社会各个角落,医院也未能幸免,医药暴利、小病大治、过度医疗等不道德的医疗现象广遭诟病。

  20089月,我因腹泻到医院检查,还没等我把病情说完,医生就开出了内镜检查申请单,并开了200来元的泻药。第三天,我按约定的时间到医院做内镜检查,交了230元的检查费,大约6分钟检查完了,内镜检查报告单上诊断为乙状结肠直肠炎。大夫说需要治疗3个月,药有吃的,有灌的,有塞的。我告诉医生说,只在国内停留一个星期。医生便给我开了一个星期的药,说如果见效,走的时候再把3个月的药都开出来带走。一个星期的药花了800多元,吃完后病情并未见好转,出国时也就没有带药。到喀麦隆后,我在西北大区Widikum驻地附近发现有家医院,在这家医院检查后,医生给我开了两种药,说很便宜,不收药费了。吃了一天,病情明显好转,吃完三天的剂量,腹泻彻底好了,至今未复发。假如我在国内治疗,需要3个月的疗程,药费一万多元,还不见得能痊愈。

  人都有利己心,仅靠道德力量很难阻止人对私利的追求。中国医院既卖药又开药,多数医生的收入和开出去的药费与检查费挂钩(也就是拿一定比例的提成),医生为医院创收越多,拿到的提成就越多,为此,医生给患者多开药、开贵药,让患者进行很多不必要的检查,动不动就住院,这对医院和医生来说,可谓是双赢

  我去过欧洲、非洲不少国家,他们的医院几乎都采取医药分开,医院只管诊断和对住院病人的治疗,患者在门诊看完病后拿着处方在大街上任何一家药店买药。这样做,就是防止黑心医生为从药品上获利而多开药,增加患者的经济负担,或给政府医保造成不必要的浪费。

  另外,从医疗信息角度来讲,患者与医生相比较,本就处于劣势。什么病,病的轻重,如何治疗,治疗效果,这些信息都是由医生提供给患者的,患者到了医院就由医生任意摆布了。遇到有良心的医生,会如实告诉你这些信息,采取最有效的治疗方法,而不是最贵的治疗方法。我二嫂的哥哥是位返聘坐诊的退休医生,他说,有时患者根本就没病,是心理作用认为自己有病,在退休老人中这样的例子很多。退休了,没什么事情做,天天想着延年益寿,再加上电台等媒体上无良医生的讲座忽悠,总感觉自己有病,便常往医院跑。遇到这样的患者,他就实施安慰疗法,开点维生素、谷维素之类的药物,患者认为看了专家门诊,就得到了安慰,放下了心理负担,也就好了。

  如果遇上无德医生,没病也说你有病,小病被放大,给患者造成心理恐惧。患者为了活命,才舍得大把大把地给医院掏钱,做各项检查,开上一堆药。其实这就是一种诈骗,是医疗诈骗。

  由于信息不对称,患者很容易被一些医生误导,认为看病花钱越多,效果越好。其实不然,美国华盛顿中心医院的一项研究表明,治疗效果与医疗费用的高低没多大关系。研究还表明,在医生罢工期间,患者的死亡率反而明显下降,下降幅度在18%-50%之间。

  就拿癌症来说,现在的一些治疗方法并没有多大效果。美国联邦医保开支的40%花费在癌症药物上,但半个世纪来,美国癌症患者死亡率一直是2‰。化疗并非对所有癌症都有效,美国和澳大利亚针对癌症治疗展开了一项全面调查分析,结果显示,在所有癌症患者中,发病5年内的存活率约为63%,化疗仅能提高2%的存活率,而化疗对多发性骨髓瘤、软组织肉瘤、皮肤黑素瘤、胰腺癌、子宫癌、前列腺癌、膀胱癌、肾癌等没有任何效果。肿瘤医生是收入最高的一类医生,他们的过半收入都来自化疗和销售药物的提成。在利益的驱使下,有的医生明知医治无效还劝说患者花费高昂的费用继续治疗,增加了患者的痛苦,最后落个人财两空,这当然很容易激化死者家属对医院的不满情绪。

  从以上分析看,医药不分信息不对称是医患矛盾的温床,患者掏了很多冤枉钱,却没有被医好,由此发生冲突。为此,医疗改革必须把医药分开信息对称列入改革目标。

医药分开很好实施,禁止医院对门诊患者卖药(欧美国家的医院门诊只诊断不卖药),患者凭医生处方可在大街上的药店买药。在美国,信息对称则靠卫生部门及时通过报纸、电视、网络等各种传媒发布医药医疗信息,规定医院在大厅和各科室醒目位置上公布这些信息,让患者有更多的知情权和选择权,避免被不良医生误导。(作者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irong 本文发《新金融观察》2012年5月14日第06版)

刘植荣接受《南风窗》记者张默宁专访:公务员涨工资的尴尬
是自己的,资源税社会的
对人民币国际化切莫过于乐观
美债恰似“温水煮青蛙”
“养老金入市”是误读还是误导?
“向前葱”呼唤农产品价格保护机制
会公民提案:双轨制会到演出双城记
两会公民提案:应尽快出台《工资法》
节能两会公民提案:减排要严控房地产
两会公民提案:改革应以直接税为主体
从巴黎公社看革命的本质——纪念巴黎公社141周年
欧美农民种田为何能得到大量补贴?
股价越高股民赔得越多
大猩猩PK分析师

同样的事故,不同的结果——康菲与BP漏油事故引发的思考
欧美国家养老金可以投入股市吗?
监测PM2.5为何如此重要?
养老基金要当好蓄水池
苏联解体二十周年再思考:执政党利益必须与人民利益相统一
美国彻查居民海外资产,隐报谎报要坐牢
“养老金入市”是个馊主意
房价与地价,谁推高了谁?
住房空置率之谜亟需解开
国外怎样处置住房空置:罚款、征用或推倒
作家税负是工薪阶层的6倍
文化繁荣须为作家增收减负
房价下跌拉开序幕
看看外国物价如何涨:过去20年多数国家CPI年均涨幅2%
股市就是大赌场
美国家庭收入15万吃救济:“救世主”这顶高帽咱戴不起

政府发债的本质就是征税
楼顶安装太阳能热水器的法律解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