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 | 三位自焚藏人(朗卓、曲帕嘉、索南)的照片、遗书、遗嘱……

今年2月19日,18岁的藏人朗卓自焚牺牲;今年4月19日,二十多岁的藏人曲帕嘉和索南自焚牺牲。他们都是安多壤塘(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壤塘县)人。

他们的生前照片、写下的遗言及录音的遗嘱,于5月9日、10日被流亡西藏媒体报道(Phayul网站、挪威西藏之声藏人行政中央官方网站)。并出现于YouTube(见上),整整9分多钟,其中有他们自焚时的录像,惨不忍睹。周遭藏人无论男女悲凄地念诵佛经、祈求尊者达赖喇嘛的护佑,这火焰吞噬肉体的场景将深深地烙印在当地藏人的记忆之中!

三位自焚藏人写下的遗书和录音的遗嘱已被译为英文和中文。在刚刚看到译文时,我在Twitter上公开建议流亡西藏:

请将三位藏人的遗言完整无误地翻译为中文和英文,最好是藏中英三种文字一并发表。CCTV歪曲藏人自焚的外宣片都做了至少六种文字的版本,单就这一方式,应该向其学习。

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将其精心制作的专题片《达赖集团与自焚暴力事件》,最近在CCTV的英语频道、法语频道、西班牙频道、阿拉伯语频道、俄语频道,以及针对海外华人的国际频道播出,无外乎就是想诬陷自焚藏人是“恐怖分子”,藏人自焚是暴力、是“达赖集团”操控的,以抵消藏人自焚实际上是对中共压迫的抗议。

因此,自焚藏人生前写下的遗书、录音的遗嘱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证据。目前,已经披露于世的有这6位自焚藏人留下的遗书、遗嘱:2011年12月1日在西藏自治区昌都县自焚的丁增朋措、2012年1月8日在青海省果洛州达日县自焚的索巴仁波切、2012年3月26日在印度新德里自焚的江白益西,以及最新披露的壤塘三藏人朗卓、曲帕嘉和索南。

流亡西藏那么多机构和组织,人才济济,将这些所有的藏文遗书和藏语遗嘱翻译中文和英文,应该是完全不成问题的。将自焚藏人为了抗议难以忍受的政治压迫、宗教压迫、民族压迫而决意自焚的心声传达给世界,让世人了解到藏人何以如此决绝地自焚赴死,应该是活着的藏人必须做的事情。

与其将滔滔不绝的空话浪费在“希望能够同新一届中国领导人重启藏中对话”上,更为重要的是不辜负自焚藏人的心愿,而这首先表现在——请将他们在自焚前亲手写下的遗书、亲口朗读并录音的遗嘱,清清楚楚地、一字不差地转达给世界吧。

念念不忘【自焚藏人】25、朗卓:安多壤塘(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壤塘县中壤塘乡)人,18岁。2012年2月19日自焚。当场牺牲,后由藏人火葬。他在自焚前写下遗书:“中共统治下藏人有说不尽和无法再继续容忍的痛苦…”

念念不忘【自焚藏人】37、曲帕嘉:安多壤塘(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壤塘县中壤塘乡)人,学生,25岁。2012年4月19日在觉囊派壤塘大寺附近自焚,牺牲。军警包围寺院,要求立即火葬,当晚数千藏人僧俗将他隆重火葬。他与同时自焚的索南是堂兄弟。他俩在自焚前录音了遗嘱。

念念不忘【自焚藏人】38、索南:安多壤塘(今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壤塘县中壤塘乡)人,学生,24岁。2012年4月19日在觉囊派壤塘大寺附近自焚,牺牲。军警包围寺院,要求立即火葬,当晚数千藏人僧俗将他隆重火葬。 他与同时自焚的曲帕嘉是堂兄弟。他俩在自焚前录音了遗嘱
以下两张图片即为三位自焚藏人的遗书和遗嘱。图1是朗卓写下的遗书。图2是曲帕嘉和索南录音的遗嘱被整理为藏文。图片转自Facebook:

三位自焚藏人的遗书和遗嘱已被完完整整地译为中文。在这里,我转载的是藏人行政中央官方网站公布的中文译文(对个别标点符号,我做了修改,并对朗卓的遗书做了分行)。
——朗卓写下的遗书(其实是一首诗):

昂起你坚强的头,为朗卓之尊严。
我那厚恩的父母、亲爱的兄弟及亲属,我即将要离世。
为恩惠无量的藏人,我将点燃躯体。
藏民族的儿女们,我的希望就是,你们要团结一致。
若你是藏人要穿藏装,并要讲藏语,勿忘自己是藏人;
若是藏人要有慈悲之心,要爱戴父母,要民族团结,要怜悯旁生,珍惜动物生命。
祈愿(嘉瓦丹增嘉措)达赖喇嘛尊者永久住世。
祈愿雪域西藏的高僧大德们永久住世。
祈愿藏民族脱离汉魔。在汉人魔掌下藏人非常痛苦,这痛苦难以忍受。
此汉魔强占藏地,此汉魔强抓藏人,无法在其恶法下续留,无法容忍没有伤痕的折磨。
此汉魔无慈悲心,残害藏人生命。
祈愿(嘉瓦丹增嘉措)达赖喇嘛尊者永久住世! 

——曲帕嘉、索南录音的遗嘱:

藏民族是有着与众不同的宗教和文化、慈悲和善良、有利他之心的民族,但是,藏民族受到中国的侵略、镇压和欺骗。我们是为了藏民族没有基本人权的痛苦和实现世界和平而点火自焚的,我们藏民族没有最基本人权的痛苦比我俩自焚的痛苦还要大。 

在这世上最厚恩的父母和家人和深爱的兄弟姐妹们,我俩不是没有考虑你们感受,和你们生死别离是迟早的事,也不是不珍惜自己的生命。而是我俩志同道合地为了藏民族得到自由、佛法昌盛和众生能够获得幸福,以及世界和平而点火自焚的。 

但是你们要按照我俩的遗愿行事,如果我俩落入汉人的手中,你们不要做任何无畏的牺牲,我俩不愿任何人为此而受到伤害,如能这样则是我俩的心愿。如果你们为了我俩而伤心,那就听从学者和上师大德的话,学习文化不要迷途,对本族要情同手足,要努力学习本民族的的文化,并团结一致,如能这样则是我俩的心愿,按照遗愿行事是我俩由衷的愿望。

最后要说的是,从目前所有关于自焚藏人的照片和视频来看,画面都不清晰,并非精心准备的产物,而更像是仓促间的拍摄记录。在整个藏地,手机使用是很广泛的,我们可以从录像中看到,现场有不少人拿出手机在拍摄。

拍摄者以及将这些照片和录像送出藏地的人们是冒着巨大风险的。2009年2月27日阿坝僧人扎白自焚时,曾有僧人江廓拍下两张照片,后被判刑6年,至今在狱中。2011年3月16日阿坝僧人彭措自焚之后,被族人救下,也有摄像和拍照,而记录者也遭当局重判。所以,每位拍摄者都是冒着危险在记录,每位拍摄者都是与这个暴政顽强斗争的英雄!如果没有录像、没有照片等证据,自焚藏人的牺牲就不会为世人所知,自焚藏人的牺牲就会被这个罪恶当局抵赖、抹杀,自焚藏人的牺牲就会失去其牺牲的价值!

而每位拍摄者也是怀着巨大的痛苦在记录自焚藏人的牺牲。从以上的YouTube视频中,就能听到拍摄者一边记录一边悲怆地祈祷。

,写于2012年5月10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5月10日, 12:15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