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可成 | 多情总被无情恼

故事刚刚进入大众视野的时候,我和很多人一样,兴奋异常,刷微博、盯外媒,每一个新传出的细节都令人激动不已。我的一个同事甚至说,这事让他完全无心写稿了,完全是过节的心情。

抛却意识形态上和情感上的因素不谈,这场“美剧”单是剧情就足够吸引人了。拍一部好莱坞大片应该不成问题:元素丰富,情节曲折,桥段精彩,高潮迭起。

后来,中央宣布了初步调查结果和处理决定,这令很多人感到“大快人心”。大家津津乐道于一位推行“极左”路线的“野心家”、“阴谋家”的倒下,感到中国避免了一种可怕的前途,甚至不乏“历史大势浩浩汤汤,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广阔情怀。

然而,当全国各地各行各业的人们纷纷宣誓表态“坚决拥护”的时候,一种不适的感觉立马涌了上来。很多人反对西南某市在过去几年中的模式,是因为大家反对权力过分集中,反对践踏法治和钳制舆论,呼唤市场的法则和社会力量的自然生长。讽刺的是,这种模式倒下的过程,几乎正是遵循着这种模式自身的特征:权力依然集中于最高层,看不见的幕后角力,留给社会的选项只有一个:坚决拥护。

再后来,一个著名的左派网站被关了。对于真正的自由主义者而言,这绝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因为自由主义者致力于建设的正是一个各种派别都能自由发声的社会。更何况,与此同时,一个著名的右派网站也被关了,新浪微博上的好几个议论时政的大V名人不见了,查处谣言的行动不断升级。

人大教授张鸣曾写过一篇对西南某市模式的批评文章,题为“多情总被无情恼”。他认为很多左派知识分子“一厢情愿地误读了”该市的做法,“那里的现实,其实更像是一条通往奴役之路”。

张鸣的比喻其实也可以用到对该市领导人的处理引发的舆论上。很多自由派,是不是也在经历一次“多情总被无情恼”的过程呢?以为高层终于选择了正确的道路,清除了“极左欲孽”,要拥抱“普世价值”了。没想到,到头来依然是舆论一律,右派的话语空间并未因此而扩大,再加上左派声音的弱化,整个公共空间反而离真正的“观点的自由市场”更远了一步。

时至如今,有人依然乐此不疲从中央的话语中为自己的理念和主张寻找合法性,这真是一个荒谬的悖论:从“坚决拥护”中为自由主义寻找支持?我想,这些人或许不是真正的自由主义者,又或许,是一个立场先于思考的人。

在今年秋天之前,形形色色的“美剧”当然还会继续上演,身边的不少人也依然在用比追任何一部美剧都更加激动的心情期待着新的大戏,但我却越发感到意兴阑珊。原因无他,所有的戏码都属于那少数的几个人、几十个人、几百个人,看不到民主的影子。强人政治从来就不是我所期待的,即便是邓小平这样伟大的强人,不也一样在一些事情上受到巨大的争议吗?我们唱了多少年的“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可是到头来,还是神仙皇帝们在打架而已,我们自己的幸福,依然弱小。

您可能也喜欢:

如何理解中国政治?

两会边角料(3)

北大学生政治觉悟高

被政治用语伤害的中国人
无觅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5月9日, 6:10 上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