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飚 | 一对中国姑爷的困境,两位牛津托利的出路

2012年05月04日 05:56:19

[导言]伦敦市长选举揭示了鲍里斯和卡梅伦可能的竞争关系。
 
 2008年,我常常坐火车旅行。有一次四人靠窗座位上,坐了三位英国女士,一位在政府工作,一位可能是自由职业者。我们谈起了政治(我是一个多么无趣的人),我问你会支持保守党吗?那位自由职业者女士,以赶苍蝇的语气和手势,作了一个回答:NO,那位做公务员的女士则是很委婉地表示对保守党不满。她们在切腾汉姆(Cheltenham)下车,这是从来不是工党的传统选区。2010年春天,保守党赢得大选,与自民党联合组建政府。我和几个朋友坐在一家茶室聊天,一位将为人父的年轻英国人,毫不隐瞒地对我说,他支持保守党,而对面另一位年轻人,也微笑着没有任何反对。
 
 现在保守党似乎重新回到了2008年状态,在接下来的地区议会选举中,据说可能失去500个议席,自民党能失去200个,而在野的工党即将赢得700多个。这似乎还不是最严重的。目前处在风口浪尖的两位中国姑爷在英国政坛掀起的风暴,一位是老默多克,太太是邓文迪,另一位是英国文化大臣亨特(Jeremy Hunt),太太也是一位来自西安的中国人。就在去年差不多这个时候,中国总理温家宝访问莎士比亚故居时候,亨特出面接待,温家宝还特地抱了抱尚在襁褓的小亨特。年仅46岁的亨特出身英国政治世家,父亲是英国海军上将,他自己甚至被认为有可能成为卡梅伦之后的新一代保守党党魁。
 
 现在默多克和亨特,因为默多克的新闻集团,因为下属的《世界新闻报》采用窃听手段,采集新闻,导致了英国议会对于新闻集团收购英国BSKYB是否合理提出了质疑。作为主管部门的长官,亨特不幸中枪,他与默多克的私人联系,被逐步曝光。伴随而来的是,首相卡梅伦与默多克的私交,进而把问题引向了默多克对英国政治的掌控能力。而2010年大选之前,默多克旗下的报纸,宣布放弃对新工党支持,转而支持保守党,帮助卡梅伦赢得大选。
 
 和所有执政党一样,丑闻是走完任期的必要损耗,假如亨特出局,他不是本届第一个内阁部长,而且以他的背景,王子一定会在将来以适当身份回来。关键保守党是否会受到了重创?地方选举颓势,是否会加剧保守党前途恶化的趋势?
 
 我不是非常担心。就好象2010年那次聊天一样,我突然发现,在英国民间隐藏着很多保守党支持者,他们与赤裸裸的反对者不一样,他们保守着自己的政治立场,默默地投出一张票,然后悄悄地消失在人群中,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确实,默多克的媒体帝国,成为造王者的工具之一。而那些沉默的支持者,才是保守党的力量之源。不可否认,地方议会选举和全国议会选举,有着某种程度相关。根据笔者的经验,只有超过两次以上连续地方议会选举失利,才会对全国议会选举有决定性影响。
 
 保守党还有机会。至少这次在伦敦选举中,鲍里斯会胜出,这一定会抵消保守党在整个地方议会选举不利的负面情绪。
 
 不过,鲍里斯在回答一位记者提问时候说了一句很有趣的话。记者问,他的当选,是否会提升保守党目前士气,鲍里斯说,这话是你说的,我没说(they are your words, not my words)。看起来,鲍里斯虽然觉得自己能够打败利文斯通,但是还有点不情愿把自己的运气借给卡梅伦和亨特,两位目前有点走霉运的牛津师弟。

上一篇: 萨科齐初选失利  鲍里斯连… 下一篇: 没有了

阅读数() 评论数(0)

0

本博文相关点评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Loading…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5月4日, 11:06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
专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