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采夫 | 八卦掌:告别无耻混蛋时代

2012年05月10日 17:10:03

八卦掌

 
  1、《黄金大劫案》是一个关乎人的成长的故事:如何从欲望上升到情感,再升华到信仰。成长是痛苦的,我选择那样一个时代,是因为那个时代痛苦更大。放到现在,我们的痛苦不外乎工资少、失个恋、买房难,但在当年,朝不保夕,生死攸关。

 5月8日 《新民周刊》
  宁浩最大的一个变化,是他告别“无耻混蛋”时代,不玩解构了,自觉地成为一个建构者。他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解构已经成了落后生产力,寻找信仰才是王道,我们都生活在阴沟里,但仍有人仰望星空。解构死了。   

 
  2、宁浩:“我和解构主义艺术大师岳敏君聊天,他也在困惑这个问题。这部电影其实是在做一项基本建设,是讲给3岁孩子听的成长故事,和匹诺曹、爱丽丝梦游仙境是一个意思,都是初级命题,告诉你应该怎么生活。人的心灵需要有方向,需要信任情感。亲情友情爱情,在“劫黄金”的故事里这三者都有,这些普世的东西是有价值的。
  5月8日 《新民周刊》
  岳敏君的作品曾以傻笑惊世人,于是大师被套牢,不得不“傻笑”到死,甚至他一思考,人类就发笑,这成了荒诞的一部分。一般到这个时候,就应该有几个泼皮后生喊出“打倒岳敏君”的口号,踏着前辈的尸骨跳上舞台,艺术史上是这么写的。但让岳敏君寂寞的是,竟连这样的青年都没有。

 
  3、宁浩:“人一生下来都是残次品,只具备动物性的索取,欲望主导一切,不知付出为何物。不付出就不具备社会性,而“英雄”只有两个特点:一是对别人好,二是不怕死。我对‘英雄’的理解,就是从‘残次品的人’,成长为‘合格的人’。”
  5月8日 《新民周刊》
  英雄的传记,往往就是一个男孩的成长史。这两个条件看似简单,实际却极为苛刻,因为在历史上,对别人坏而不怕死者更多,也更能成就“伟业”。

  4、贾平凹:“现在回想这几十年,实际上一进入文坛受的教育就是《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几乎年年都在学习。我感觉我当年文学创作的基点比较低。因为当时整个的社会文学创作土壤比较瘠贫,而且西方文学那时还没完全进入到中国。所以说整个的文学氛围不是很浓,整体创作水平不高,我就是在这一基础上起根发苗的,所以说存在先天不足、营养不良的情况。”
  5月8日 《陕西日报》
  在当代中国作家里,贾平凹是独特的人物,他参透了中国文化,并在其中俨然成精,否则绝难说出“删一字而不能”这般妙语,但惜乎有大智无大慧,太如鱼得水了,就少了究天人之际的精神格局。取法其上,得乎其中。

  5、六六:“最难走的道路是婚姻之路,最难翻的是自己心里的山头。我只是成长得快一点,预警系统比较早启动,跑了八年终于跑赢大盘了。”
  5月8日 中国新闻网
  在六六的观念里,婚姻就是两面胶的撕和咬,是蜗居的困和守,里面有太多的谋与术,却少看得到感与情,这样的“大盘”,不要也罢。

  6、万方:“一个城市能不能让人幸福生活,看看有多少剧场,看看舞台上有多少市民可看的东西,就能得到答案。房子和车子仅仅是人类生活的一部分,只有物质的人生是贫瘠的。我每次看到好的演出,都有一种真正‘得到’的感觉。什么是生命?就是你心里留下了东西,戏剧恰是能够给人们这样的馈赠。”
  5月8日 新华社
    纽约伦敦有很多剧场,有很多好剧,北京有很多剧场,没有多少好剧,我家乡的小城没有剧场,没有剧,我出生的村子人们没听说过剧场,没听说过剧。

  7、出版人士:“我们出版界有这样的说法:‘小说要找贾平凹、经管就找潘石屹、励志要写李开复、传媒必有梁文道’。”
  5月8日 中新网
    好吧,这几位是腰封界四大天王。

  8、“这些后宫题材电视剧,有意忽略作为公共媒体应当承担的舆论教化责任,对历史的解构背后隐藏着对权力、恩宠、一夜走红、一夜暴富的向往和对享乐主义的崇拜,既无益于认识历史,也无益于思考人生。对历史的严重篡改和对宫廷争斗的无限放大对于受众,尤其是青少年会构成一种误导,会让他们对历史、对传统文化的理解产生歧义,失去了指引现实人生的历史坐标,一味沉溺在逃避现实的空虚里。”
  5月8日  《人民日报》
  如此,那么,还原历史的、追寻真相的、逼近现实的的电视剧多拍一点,您看如何?

  9、易中天:“大学教授的底线有两条,除了做人的底线,还有行业的底线,不跟学生抢女朋友就是之一。那是因为老师手上有权力——评分、写评语的权力,推荐考研、找工作的权力。老师跟学生恋爱,对别的学生不公平,这跟法官不能跟被告谈恋爱是一个道理嘛。法官要爱上被告,可以,你退出本案。你要是爱上了这个学生,爱她爱得要死,可以,辞职,换个学校。”
  5月8日 《钱江晚报》
  理是这个理,但听着别扭,大学教授不跟学生抢女朋友,让我想起一些禁令和标语:“教师禁止猥亵学生”、“官员禁止贪污受贿”、“袭击警车是违法行为”。

 
  10、网友:“还记得当年大明湖畔的100万吗?”
        张杰:“我从未忘记,在我事业最艰难的时刻,歌迷会给予我的支持和帮助,自发筹集资金并直接向我前经纪公司支付了部分解约金,帮助我渡过了难关,完满解决了我和前经纪公司的纠纷。我从未贪污、私吞歌迷募款,就有关媒体歪曲事实、恶意毁坏名誉的行为,我将保留通过法律途径予以追究的权利。”
      5月7日《信息时报》
      歌手起于草根,歌迷比偶像有钱,歌迷帮偶像赎身,后来偶像有钱了,免费演唱回馈粉丝,温暖了去了,这般催人泪下的好故事,本可让歌手平步青云,得有什么样的智商和队友,才能如此暴殄天物。

  11、郭德纲:“为此事,昨晚大骂郭麒麟至半夜。你凭什么考虑不周?观众花钱了,买票了,必须对得起人家。天下说相声的都能胡说,唯独你不能!第一你是我儿子,第二你是德云社的。在合适的场合用合适的技巧说合适的相声,才是真正的相声艺人。蠢子无知,糊涂至极。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5月8日 凤凰娱乐
  古训有云:“堂前训子,背后教妻。”郭德纲年纪不大老理挺多,当街骂子围观百万,还发条微博示众,除了摧毁孩子自尊,显摆自己会古文,还有什么用处呢?其无知也。

  潘采夫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
 

2012年5月10日, 12:01 下午
分类: 公民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