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方舟:“小波时时现出一副痴痴呆呆的神情,嘴半开半闭,下巴不自觉地下垂,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这是十足不正常的。但我觉得很可理解,他无非是对这个世界的滋味过于敏感。他是被魇住了。当一种新的感触破门而入,占据身心的时候,我也尝到过那种通身无法动转的滋味。”

 

15年过去了,不管你乐观悲观,有力无力,王小波都懒洋洋地站那里,抄着兜皱着眉头看着我,仿佛对我的颓挺不满意。当我灰心丧气,甚至感觉无以为继的时候,更感觉重读王小波是有必要的。

 

    @李银河:今天做一期纪念小波的节目,遇到史航。他说与小波是相差十年的戏剧学院考生。当年戏剧学院复试没有要小波,他相当耿耿于怀,认为是遭了暗算,后来还颇发了些自己因为不能喜欢郭鲁茅巴而不被体制见容的牢骚。其实现在看来,对于一个人的文学成就来说,当不当文学系学生关系不大。

    我足够晚熟,在我25左右的高龄,才开始正式接受王小波的精神启蒙,比如神圣是虚假的、极权是反人类、洗脑很可恶、罗素的幸福的本源、有趣的价值、愚蠢是最大的罪孽、重视逻辑、最重要的是明辨是非等等。看似卑之无甚高论,多是一些理念的普及,但对当时的我来说,已经有醍醐灌顶的效果。

 

 

@熊培云:请教一个问题:1949年以来,您认为是否有堪称重建中国心灵或精神的人?如果有,请列举。谢谢!

  为了找到答案,我逐个翻开对这个问题的回复,除了王小波、顾准等极少的答案,大部分是恶毒的谩骂,方舟子和韩寒的粉丝们,把炮火倾泻在一个学者认真提出的问题上。他们就是最准确的答案。

   

  @新闻人艾君 沉痛——积水潭医院医生证实,昨晚9点多,坠入热水坑被烫伤的杨女士因医治无效,已经去世。横祸如此降临,这是怎样的悲怆!

    一位女士走在人行道上,突然路面塌陷,她掉了下去。事情就是这么简单,但你再看看新近发生的,用皮鞋原料熬成的胶囊药,你就会知道,我们都是会随时塌陷的那一个,没有谁能够逃脱。

 

  @赵立众 我并不仇恨持刀偷袭我的人,只是希望通过我的鲜血来警醒社会关注医疗体质的健康以及医务工作者的尊严和生命安全。最终造福天下所有老百姓。

  这位被患者袭击的大夫脱离了危险,但他的善良令旁观的我们欲哭无泪,患者有问题,大夫有问题,但真正的问题在劫掠穷人并戕害医生的医药体制,别人只是替罪的羔羊。

 

 

  @哈医大王浩父亲 明天早上六点,从医大一院出发,带着我儿子最后看一眼他热爱的医大一院,热爱的母校,告别他的老师和同学朋友们,告别他喜爱的,学习和生活多年的哈尔滨,回家,年迈的爷爷奶奶,我还不知道用怎样的方式,让他们接受这个噩耗。

  我所在的爱丁堡大学医学院的学生们,为王浩举行了悼念仪式,他的死,让太多立志从医的青年人心头一寒,以后谁还敢当医生?我相信这必然导致未来十年中国医学精英的逃离,谁来给我们看病?这是我最揪心的问题。

 

  @张泉灵:刚来个大学生记者采访我,怯怯问:“我想问问你有没有新闻理想,我那些同学都让我别问了,他们认为真入了新闻行的肯定没理想了。”咦,真奇怪,如果认定真做新闻的人都会失去理想,那诸位为什么要考新闻系呢?考分又高、就业又难、收入不多、活还挺累、风险颇高,性价比太不好了!没理想怎么做得下来。

    张泉灵仍然守护着自己的职业理想,但一个既成事实是,新闻业已经不是青年精英向往的领域,国家部委、央企才是他们的新宠,至于原因,这个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变了。

 

  @Yaoyao521 老爸跑车录:昨天下午,一位盲人帅哥从梅江打车,至下车计价器显示11.4元,老爸把他扶至保安处,只说,我不收你钱是因为我比你挣钱容易。从小区内走出一斯文大叔,打车至中山门,计价器显示14.5,一路畅谈,下车时掏出30:这钱还有刚才那位的,我也不伟大,但挣钱比您也容易点,就希望您继续做好事吧!

  一个可以按摩我们内心的接力故事,希望它再多一点。我有一次坐出租,司机让我看他刚收的外国货币,我发现是中亚某国货币,价值人民币不过几毛。司机常向老外多要钱,那次被老外坑了,司机嘟囔:这钱花给谁去啊…….

 

  那些事

@uu 关于青岛种树是否合理,迄今未得到任何官方回应,仅以此文记录,一个普通市民如何向政府表达自己意见的过程。——为什么要种树?海边要种什么树?树怎么种合理?怎么敲定花40亿元?40亿元怎么花?谁来监督?问题多多,欢迎大家接力。

 

    我转发了这位姑娘的调查长围脖,并加了按语:仔细读了一遍,“对这位青年满怀敬意,脚踏实地,温和理性,较真而不顶牛,有人配不上这么好的公民。”这条围脖被转发了一万多次,然后媒体开始报道,然后种树的局长致歉。每个人的行动都有力量,我相信还会有然后。

 

 

@钱钢:香港各报均大幅报道前政务司长许仕仁和两位地产大亨被廉署拘查消息。明报社论《特区高层相继涉案香港蒙污痛心疾首》说,过去7年特区拥有最大权力的3 人曾荫权、许仕仁和唐英年,都涉及不同案件。特区政府礼崩乐坏,庆幸廉政公署坚守岗位,保持独立办案。明报呼吁强化廉署职能并加强对廉署的监管。

 

  小时候看过港片《廉政风暴》,那个神秘的机构,穿着西装的年轻人去敲官员的门:“我是廉政公署的。”这个机构是香港政治的守护神,所以博主说“加强对廉署的监管”,既要独立,又需监管,这是远见之谋。

 

 

@BBC李文 《扬子晚报》报道,江苏省启东市汇龙中学前天上午举行升国旗仪式时发生了一场风波。一名高二学生在国旗下发表讲话时,将之前老师“把关”过的演讲稿,悄悄换成另外一篇抨击教育制度的文章。在5分钟的演说中,这名学生“慷慨陈词”,表达自己对现行升学和教育制度的不满,抨击父母强加给自己所谓理想。

 

遗憾的是,在我的成长道路上,从来无缘与这样杰出的同学为友,因为那时候我们读不到好书,不知道网络。我不得不对新一代人表示欣赏和尊敬,并对未来保持乐观。

 

 

@:美韩称朝鲜发射卫星失败。朝鲜的种粮技术和生产化肥技术尚不足养活本国人民,运载火箭能飞起来,没在发射台上爆炸,已经很不错了。当年中国一穷二白把两弹一星搞上去了,纯属万幸。正确方法还是先把化肥和地模技术搞好,火箭就会连带着越飞越高。当然,美韩别总吓唬朝鲜,逼着它“先军”。朝鲜挺难的。

 

    有数据显示,为了这枚失败的火箭,朝鲜花出的钱足够全国老百姓好好吃上一年。胡锡进言之谬矣,如果他们能对老百姓好一点,别人是不会吓唬他们的。

 

 

@胡锡进:今日1025分,北大人民医院主任医师邢志敏在看病的诊室被不明身份男子刺伤。行凶者事后逃逸,作案目的目前不详。强烈谴责针对医务人员的暴力行为。强烈谴责对暴力行为的任何形式的舆论声援。所有原因都不能支持针对普通医务人员及公职人员的暴力行为,这是中国社会应有的底线。

 

  胡锡进往往只说出一半事实而隐藏另一半,因为另一半才是根本原因。正确的说法是,中国社会应有的底线是:所有原因都不能支持针对医务人员及公职人员的暴力行为,当然同样也不能支持对普通公民和弱势群体的暴力行为。

 

 

那些话

@李小萌:总觉得一个城市的管理者应是这里土生土长的,对这个城市有对家的感情,他在哪出生、哪上学、哪谈过恋爱、哪是自己父辈的珍爱,都和这个城市的历史相连。即便为了升迁,他在阉割这个城市的时候下手也会轻得多。

 

  这说法放在青岛种树事件上靠谱,但土官员的问题在于,他们会在当地形成权贵家族,然后这些家族们形成盘根错节的阶层,法律、规范将会被血缘、人情覆盖,整个城市凝固了。所以,根子不在外乡人和本地人,根子在管理官员的制度。

 

 

 

@贾樟柯:不解:为什么现在歌手唱歌尾音都爱乱拐弯呢?齐秦八十年代的《大约在冬季》直来直往,一往情深,后来他自己再唱为什么就老要拐弯儿呢?还有海量歌手翻唱《月亮代表我的心》也爱拐弯。怎么的,对直来直往没信心了?歌声里也就少了赤诚!就像叶倩文《浅醉一生》里的那种深情与赤诚。

 

  令人共鸣的一条围脖,齐秦后来那个翻唱别人老歌的专辑,有人喜欢,我来不动。比较娱乐的说法是,拐弯是为了证明自己在真唱。

 

 

@新浪音乐 谷建芬发言:对版权这个事,我的心已经死了,我早已经看透了。在我有生之年,这个问题要解决,不太容易。我做人大代表十多年,我每次提案都跟版权有关。在一次人大会议上,有个代表说指着我骂,谷建芬你要脸吗,你怎么老要钱,怎么不学雷锋?!我们对版权的认知度太可怕了。不要让年轻音乐人失去希望。

 

    近年来法治退步,一个重要的表现就是机构从立法阶段上就藐视法治,惩善扬恶,公然施暴,攫取利益,音著协靠山不硬,背景不深,也东施效颦,终于引起众怒,实在活该。

 

 

@新周刊:公安部新闻发言人武和平:为何有谣言?会不会我们掌握信息的一方不说或说得太少,和老百姓的信息需求产生供求矛盾。掌握信息的人越封堵越不告知,谣言就越盛行。大量事实说明:真话不说,谣言登场;大道不畅,小道必猖。列宁说过:只有当群众知道一切,能判断一切的时候,国家才有力量。(南方都市报)

 

      为何会有谣言,当然是掌握信息的一方不说,也是说的太少,但更重要的是,掌握信息的一方不说真话,与老百姓的信息需求南辕北辙。当辟谣者正是造谣者,老百姓该信谁呢?

 

 

@草木不深: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喻国明:如果一个事件拥有多个目击者,大家同时借助微博发布信息,不同看法会形成补充。当所有知情人的观点汇聚在一起,就会形成一种互相补充、纠错的关系,实现真相的再现。因此,微博不是制造谣言的地方,而是粉碎谣言的地方。

 

    所言极是,粉碎谣言的办法,是把一切公开透明,媒体独立报道,民众告别愚昧,政府不说假话,这三点做不到,谣言就永不会消失。

 

  @作业本:15年前我还上初中,当时票价5块,我完全不知道泰坦尼克号有啥经典可言,真的是奔裸体作画去的,然后第一场放完我藏在椅子底下躲过清场,又看了第二遍,第二遍真的也是为了作画镜头,看完这个镜头我就回学校转到美术班了……有些裸体毫无色情成分一点也不下流,而有些上流人士做出的删除真的很下流。

 

   

3D版《泰坦尼克号》又上映了,我还记得十几年前《泰坦尼克号》上映时全城空巷的盛况,这次再来赚的也是那一代的怀旧钱,但不同的是,上次片子没剪这次剪了,就是那个裸体,也许这就是3D的不同,裸体会引诱观众犯罪?

 

@六六 亲爱的影迷朋友们,能否注意一下小节,在电影结束后把吃过的爆米花杯和喝过的水瓶带到放映厅门口的阿姨的垃圾袋里?自己顺手,文明影友。谢谢!这个好习惯是我跟儿子学的。儿子是在新加坡幼儿园里,老师教的。如果有幼儿园的老师看到这一条微博,可否也跟孩子们普及一下这个观念呢?文明举止从小抓。

  这条围脖挺好,但最后一句错了,“文明举止从小抓”,但问题出在大人身上,所以当务之急,是文明要从大人抓起,因为他们在影响孩子。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Loading…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