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飞骏 | 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

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


——熊飞骏


当今中国在上演左、右之争吗?


非也!


因为特色中国没有真正的左派,只有爱好特权以权谋私不怕洪水滔天派。


左派和右派是源自西方的政治术语,二者的共识与区别多数中国人并不知情。

左派与右派的共识是什么?


!无论是左派与右派,都认同“多数人说了算”和“以法治国”。

左派和右派的本质区别是什么?


左派主张“民主多一点”,把“多数人说了算”置于“个人自由”和“基本人权”之上。


右派主张“自由多一点”,认为“个人自由”和“基本人权”是第一位的,“多数人意志”不能侵犯公民的“自由”和“人权”。


左派主张“小政府”和“弱政治”,对政府权力特别警惕,对打着“国家”名义拓展“政府权力”的行为视如洪水猛猛兽。如美国“左派”的祖师爷杰菲逊对“小国寡民”情有独衷,是
1787年《美国宪法》的坚定反对者,他认为宪法赋予联邦政府的权力太大。

所以西方的左派多有“反政府”“反官僚”倾向,对“政府”和“官僚”有一种本能的防范和不信任。


右派在尊重“民主”、“法治”、“自由”和“人权”的同时,对适度的“政府权力”也给予一定的理解和尊重。他们认为适度的政府权力是“法治”的保障,政府如太过软弱就不容易防止“多数人暴政”。


所以西方右派对“适度政府权力”理解多于敌意。


…………

特色中国自我标榜的左派是何特征?


都是公开“反民主”“反法治”的!甚至把“民主法治”诬为西方和平演变中国的阴谋?

“民主法治”是人类文明的共同成果,并不是英、美等西方世界的专利。把“民主法治”人为贴上“西方标签”,和给英、美歌功颂德涂脂抹粉有什么区别?


一个公开反民主反法治的集团,与正统意义上的“左派”相距十万八千里。


与西方正统意义上的“左派”相反,中国式左派还对“强权政府”与“国家主义”情有独衷,要求公民无原则服从官僚基于个人野心杜撰出来的“”,对打着“国家”旗号来拓展“官僚特权”的专制政府歌功颂德。


如中国式左派都主张“公有制”,他们不知道“公有制”的本质就是“官有制”。那些国有土地、企业和矿产资源的管理、处置权可都是大大小小的官僚说了算,而不是什么“人民”说了算。如广受中国人民诟病的中石油是国有企业,“人民”在里面行使了什么权力?有什么知情权,管理权和利益分配权?

“国家”是由“人民”组成的,“国家利益”的本质就是“人民利益”,“国家”的主要职能也是“保护人民利益”。那种要求“牺牲人民利益”来“维护国家利益”的口号都是骗子野心家的符咒,和朝鲜金家王朝“饿死朝鲜人民搞两弹一星”如出一辙,名义上是为保卫朝鲜,实则是保卫金家王朝。


正统意义上的“左派”都是反“政治强人”的,可中国式左派里的最大分支“毛左”却呼唤“政治强人”?


出于对改革开放中国腐败不公的痛恨,“毛左”不惜乞灵于“雇佣大蛇来对付粮仓硕鼠”的同归于尽招数,无视毛万岁在位时给中华文明带来的深重灾难,颠倒黑白粉饰美化毛时代,渴望中国再出一个毛式政治领袖,不切实际把希望寄托在一个能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铁腕强人身上,梦想领袖把人民带入一个乌托邦式的新世界。

中国式左派的另一分支是“假左派”。这派多是官僚权贵,台上打着“左”的旗号忽悠不明真相的底层民众,台下则不择手段拓展特权以权谋私,打着“人民”的旗帜干着“害民”勾当。


“假左派”最光鲜的政治旗帜是“反美”。中国的很多裸官都是“假左派”,他们一方面“逢美必反”,在台上声嘶力竭地妖魔化美国和普世价值,张口闭口“美国亡我之心不死”;台下则暗渡陈仓,把官子官孙和搜括来的民脂民膏转移到他们口口声声谴责的英、美等“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去。


“假左派”的代表人物是司马南和国防大学某教授。


众所周知司马南是著名的“反美旗手”,可鲜有人知道此人却把儿子送往“反动透顶”的美国受教育?大过年的飞往美国和妻儿共度春节,结果被美帝国主义的电梯夹伤了脑袋。


国防大学某教授在央视专家点评也是靠骂美国出了名的,可他一样把儿子送往“亡我之心不死”的美国受教育,人格分裂程度令人发指。


中国最大的裸官凭借高举“唱红反美”大旗赢得了亿万国民的“中国心”,可他把儿子从小就送往英国读书,后又转往美国受教育,就是不肯让儿子在中国接受“红色教育”。大裸官手下的“唱红英雄”在人生的关键时刻也没有“唱红歌”或求助“红色政权”,而是跑美国领事馆要公道求保护去了。

“毛左”有点痴;“假左”有点坏!


“假左”自以为精明玩得高,但人算不如天算,天道从来不可欺,愚弄国民贼喊捉贼善耍阴谋权术者难逃天谴。


大裸官就是前车之鉴。


所以中国式“左派”不过是一个自我标榜的名词,与政治意义上的“左派”毫不相干,实质则是“特权派”和“顽固守旧派”,多是“官僚专制”和“特权腐败”吹鼓手。

 

 


二0一二年五月六日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Loading…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