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颜格格:大明英烈传(三十一)大风波始末(五)

2011-09-17
5月4日 大风波第十八天

这一天,在京的51所高校的贡生,全体上街,十几万人集会广场,发表五四宣言,声称第二天开始复课。他们的口号也不在激烈,广场上虽说上万捕快,但都各就其位,双方未发生任何冲突。集会在“友好”的氛围中结束。当日,阳君会见亚洲银行理事会的外宾时说,相信大风波会平息,大明不会发生动乱。《日人民报》当天也在头版发表了北京20万青年齐聚广场,欢庆五四的报道,还有很多年轻人在纪念碑前入团的照片,同时也发表了贡生的54宣言,并重点报道了贡生5号复课的消息。

这一切景象几乎让所有人都认为大风波即将平息。很多人也没想到会如此的快,更有人纳闷贡生们的态度实在变得很快。但实际上这些转变只因为一场对话,这对话的双方就是矮凳儿和阳君。早在5月1日当天,矮凳儿就叫秘书送一封信给阳君,大概意思就是马上平息大风波,到此为止。2日阳君回信,表示接受,但同时提出政改的问题,似乎是条件。矮凳儿没有回信,但当天大明模特队征询其意见时,矮凳儿明显不支持阳君,从而导致3日圆木强硬的讲话。阳君也深深明白,离开矮凳儿的支持,自己是寸步难行。于是在3日又给矮凳儿写了一封信,表示尊重矮凳儿的决定,信中还提到了关于今后经济发展的问题,这也让矮凳儿有所放心。

可是,就在54当天,香港的《99报》却发表了一篇关于呼吁矮凳儿“放权”的文章,这叫矮凳儿大为恼火,他认为阳君是阳奉阴违。

5月5日 大风波第十九天

这一天,除了北大和北师大之外,其他学校的贡生都开始复课。北高联则继续呼吁BA课。为什么北高联不遵守承诺,这是因为54集会发表宣言的是学联的贡生,不是北高联组织下的。虽然北高联不复课,但是他们的行动也不是很积极,看样子是在等待“上级进一步指示”,因而直到5月12日之前,贡生基本没有任何行动。而此时的行动基本都在上面。

5月6日 大风波第二十天

除了北高联呼吁政府对话之外,没什么事情,一切很平静。模特队在当日决定,要在8日召开常委扩大会,总结大风波。广场只有少数贡生。

5月7日 大风波第二十一天

北高联召开民主沙龙,呼吁“斗争到底”。同日美国《华盛吨邮报》专门介绍两位贡生“领袖”乌尔凯西和王蛋,不但使这二人名声在外,而且外人都模糊的认为北高联才是贡生的最高组织。同日,香港三家报纸,写了呼吁大明政改的文章,其中一篇《大家长该退休了》直指矮凳儿,就是要矮凳儿交出权力,让“媳妇”自理。

5月8日 大风波第二十二天

这天的模特队扩大会议上,阳君首先发言,肯定了贡生的爱国热情,而后宣布讨论几件事情,第一是打击腐败,满足贡生的要求,而且要求从最高层自身查起,无论谁的子女、涉及到什么问题一查到底,给民众一个交代。第二讨论民主问题,而民主则首先要从新闻开放开始。

阳君宣布完这个会议议程之后,与会者大惊。姚一林首先发难,指责大风波有人操纵,阳君大声说,我不是帮君,不接受此项指责。万千里的发言宗旨是,如果没有阳君大风波怎么会平息?内阁都做了些什么?矛头直指李大鸟。李大鸟当时说能操纵自然能平息。这次会议不是会议,两派你一言我一语争吵的十分激烈。当时阳君下令,此次会议纪要暂不发送任何人,没争论出结果,那就把会议扩大。于是决定10日召开朝廷委员会议,留出一天时间让外地委员火速进京。

其实两派争论的焦点还是一个问题,那就是权力。阳君把反腐败作为第一条提出来,理直气壮,一是贡生要求,二是矮凳儿支持。这样如果加大力度反腐,那么众多的保守派都有纵容子女腐败的问题,查处一个,撂倒一个,这一招可以让保守派疲于奔命,很容易清除他们的实力,夺下他们的权力。而第二个问题,开放媒体主要是因为大陆媒体都在保守派手中把持,这对自己很不利。第二开放新闻媒体有利于更多的香港“呼吁”流入国内,特别是如果批准徐四民来大陆办报,那么阳君更可以利用舆论的力量。于是阳君祭出民主的大刀,要砍向新闻媒体。

保守派也深深明白阳君这招的厉害,于是撕破脸皮不顾一切的反对。当晚,李大鸟亲自向云长老念长老等保守派中坚回报此事,这引起了云长老等的强烈不满。而后云长老亲自写信给矮凳儿,就新闻开放的问题揭破阳君老底,告诉矮凳儿阳君此举就是要逼你下台,而对于反腐败的问题则只字未提。此信矮凳儿未回复,但我相信一定会让矮凳儿想得很多。

5月9日 大风波第二十三天

这一天,阳君亲自找到矮凳儿回报,强调会上的内容是保守派强烈反击他的反腐败举措,认为他们反对的不是自己,而是矮凳儿。矮凳儿当时赞赏阳君的反腐败,但其余的只字未提。

5月10日 大风波第二十四天

这天朝廷委员会议如期举行,北高联先一步再一次送上情愿书,直接提交大会,主要要求是反腐、民主等,强烈呼吁政府改变四月二十六日社论的定性和他们对话。这份情愿书被直接送到会场。

这次会议虽说没有大声争吵,但是个个都是唇枪舌剑,问题焦点还是和上次一样。双方骨干分子立场鲜明。而其余很多人则噤声,不敢表态,因为表态就等于匆忙站队,不可取。

开到最后也没有个结果,只是众多人否认了媒体开放的事情。而阳君则大声责问,贡生的问题怎么解决?如何向他们交代?他们继续怎么办?当场还扔出了请愿书。

这次会议实际上又一次把所有问题的决定权交到了矮凳儿的手中。

这一天开始广场贡生开始增加。

5月11日 大风波第二十五天

李大鸟找云长老等商议,之后云长老写信给矮凳儿,提出阳君不适合在总书记位置上的建议,未得回复。广场贡生人数增加。

5月12日 大风波第二十六天

矮凳儿电话批评阳君提出新闻改革的主张,重申了CCP紧抓笔杆子的重要性。阳君据理力争,不欢而散。

当日,知识精英在北大连同北高联开会,决定要把大风波继续。而且会议决定,这一次要来点“大动作”。因为目前在联合其他贡生已经很难,只有出“奇招”方能获胜。

当日晚上,在北京某工厂的招待所里,苏晓康(《河殇》作者之一)召集,赵瑜主持,开了一个50多人的会。会议的主要议程是:(一)讨论5月15日知识界大行走的有关事宜,决定赵瑜任总指挥。(二)讨论并通过苏晓康起草的一份声明。会议结束以后,苏晓康、赵瑜和夏峻拿着这份声明到严家其处最后定稿,这便是由刘再复、严家其等牵头号称有上千知识分子签名的“五十六声明”,连这个题目都是严家其最后敲定的。

广场人数急剧增加。

5月13日 大风波第二十七天

这天上午10点半,北高联发出了《绝SHI书》和《绝SHI宣言》。内容如下:

绝SHI书

在這個陽光燦爛的五月裡,我們絕食了,在這最美好的青春時刻,我們卻不得不把一切生之美好絕然地留在身後了,但我們是多麼的不情願,多麼的不甘心啊!

然而,國家已經到了這樣的時刻,物價飛漲、官倒橫流、強QUAN高掛、官僚腐敗,大批仁人志士流落海外,社會治安日趋混亂,在這民族存亡的生死關頭,同胞們,一些有良心的同胞們,請聽一聽我們的呼聲吧!

國家是人民的國家,人民是我們的人民,政府是我們的政府,我們不喊,誰喊?我們不幹,誰幹?

儘管我們的肩膀還很柔嫩,儘管死亡對我們來說,還顯得過於遙遠,但是,我們去了,我們卻不得不去了,歷史這樣要求我們。我們最純潔的愛國熱情,我們最優秀的赤子心情,卻被說成是“DONG 乱”,說成是別有用心,說成是受一小撮人的利用。

我們想請求所有正直的中國公民,請求每個工人、農民、士兵、市民、知識分子、社會名流、政府官員、JC和那些給我們罪名的人,把你們的手撫在你的心上,問一問你們的良心,我們有什麼罪?我們是DONG亂嗎?我們BA課,我們行走,我們絕SHI,我們獻身,到底是為什麼?可是,我們的感情卻一再被玩弄,我們忍着飢餓追求真理卻遭到JC毆打……贡生代表跪求民主卻被視而不見。平等對話的要求一再拖延,贡生領袖身處危難……

我們怎麼辦?

民主是人生最崇高的生存感情,ZI由是人與生俱來的天賦人QUAN,但這就需要我們用這些年輕的生命去換取,這難道是中華民族的自豪嗎?

絕SHI乃不得已而為之,也不得不為之。我們以死的氣概為了生而戰。

但我們還是孩子,我們還是孩子呀!中國母親,請認真看一眼你的兒女吧!雖飢餓無情地摧殘着他們的青春,而死亡正向他們逼近,您難道能夠無動於衷嗎?

我們不想死,我們想好好地活着,因為我們正是人生最美好之年齡,我們不想死,我們想好好學習,祖國還是這樣的貧窮,我們不忍心留下祖國就這樣死去,死亡決不是我們的追求。但是,如果一個人的死或一些人的死,能夠使更多的人活得更好,能夠使祖國繁榮昌盛,我們就沒有理由去偷生。

當我們挨餓時,爸爸媽媽們,請不要悲哀;當我們告別生命時,叔叔阿姨們,請不要傷心,我們只有一個願望,那就是讓你們能更好地活着;我們只有一個請求,請你們不要忘記,我們追求的絕不是死亡!因為民主不是一個人的事情,民主事業也絕不是一代人能夠完成的。

死亡,在期待着最廣泛而永久的回聲。

人將去矣,其言也善;鳥將去矣,其鳴也哀。

別了,同仁,保重!死者和生者一樣的忠誠。

別了,愛人,保重!捨不下你,也不得不告終。

別了,父母!請原諒,孩兒不能忠孝兩全。

別了,人民!請允許我們以這種不得已的方式效忠。

我們用生命寫成的誓言,必將晴朗共和國的天空!

绝SHI宣言

各位親愛的同胞,在繼前幾次聲勢浩大的行走活動之後,今天,我們決定在廣場進行絕SHI鬥爭。

絕SHI原因:第一,抗議朝廷對學生BA課採取的麻木冷淡態度。

第二,抗議ZHENGFU一直對這次贡生民ZHU愛國運動冠以“DONG亂”的帽子,及一系列歪曲報導。

絕SHI要求:第一,要求朝廷迅速與高校對話代表團進行實質性的具體的真誠平等對話。

第二,要求朝廷為這次學生運動正名,並給予公正評價,肯定這是一場愛國民ZHU的贡生運動。

絕SHI時間:五月十三日下午二點出發。

絕SHI地點:廣場。

口號:不是DONG亂,立即平FAN!馬上對話,不許拖延!為民絕SHI,實屬無奈!世界輿論,請聲援我們!

各界民主力量,請支援我們!

这份绝SHI书的确写的很打动人,而且措辞都直指要害,可见是经过集体讨论的结果。下午三点半,600多北大和北师大的贡生在乌尔凯西和王丹的带领下进驻广场,他们席地而坐,开始了强大的“绝SHI行动”。抗议政府拖延对话,对贡生不理不睬,抗议426社论。他们低垂着头,也不言语。很多人手里高举着大牌子,神情严肃。

突如其来的行动,惹得大多是京畿民众驻足,到晚上8点,不但有陆续加入绝SHI队伍的贡生,而且围观的民众也高达上万人。他们议论纷纷,指责政府,可见绝SHI达到了初步效果。

5月14日 大风波第二十八天

这一天,北高联派出众多强大的联络组和工农组,他们走进校园、工厂、企业、厂矿,一边分发贡生的绝SHI宣言和绝SHI书,一边向民众和其他贡生展示绝SHI贡生濒危的照片。照片上有的贡生摇摇欲坠,有的贡生直接晕倒,最打动人的是,就算晕倒,他们还是用“最后一点力气”举着大牌子。(我觉得我要是两天不吃饭估计也没啥问题,一天不吃不喝好像不至于如此吧,我觉得可能是累的)。而在阳君的干预下,电视台开始直播广场绝SHI画面,刹那间,一起了全国范围内的轩然大波。

北高联的这一行动,马上收到了奇效。北京市民、各个机关单位,大民全国总工会,全国妇联乃至于武装JC都纷纷加入了声援、募捐、救助中。北京毛纺厂拉来了成车的毯子,发给绝SHI贡生,一些饭店的服务员拐着热气腾腾的大包子劝贡生进食,北京公交系统临时开了好几辆加长公家车,拆下车座,当上窗帘,高造成临时厕所,北京环卫工人负责及时打扫。一切都那么的井然有序,就像政府的统一调配。

就在这一天,大明全国上下50多个大城市的贡生纷纷集会,他们在各地有组织的进行行走,这回不是冲击任何机关,也不要求对话,主要是向所在地的市民发出呼吁,声援北京,让更多的人参与其中。当日,很多城市的贡生涌向车站,各大城市的火车站,都默许贡生无票乘车,而且很多地方还单独开出入口,仅供贡生使用。没有一个城市的执政者出面干预,这期间也有大量的民众来到了京畿。一瞬间,北京人满为患,大量贡生涌入,纷纷加入到广场的绝SHI行列。

广场上,人头攒动,人越来越多,很多医院的医生护士,穿着白大褂进进出出,担架飞奔,救护车得凄厉声刺耳异常。仿佛这里是战场。而这些镜头通过电视画面直播之后,更加激起了整个大明的沸腾,几乎所有人都支持贡生。

中午,矮凳儿的秘书打电话给阳君,措辞严厉要求马上制止。阳君指示自己的得利下属时任大明统战部长的闫福明处理此事。闫福明请来了众多知识精英,要求他们去广场斡旋。于是下午三点半,严家其、戴晴、包尊信、于浩成、李泽厚、苏晓康、温元凯、刘再复到广场宣读了《我们对今天形势的紧急呼吁》一文。虽说他们开始也劝贡生停止绝SHI,但是随后开出很多条件,要求政府宣布这次大风波是“爱国民主运动”,要求宣布北高联组织为合法。如果不实现这些要求,他们也将参加绝SHI。这个呼吁书是由严家其起草,苏晓康修改的。当天晚上,他们还到天安门广场发表演说。苏晓康在讲话中直接说大明是无能的政府,高度赞扬贡生,说他们第一次在中国教会、正在教会人民和政府怎样进行现代政治运动、现代民主运动。他们比政府、比官员、比文化精英都要高明得多。

这样的斡旋结果可想而知,实际上是等于火上浇油。当日下午四点,闫福明、李铁头、尉迟行与30多所学校的贡生对话,没有任何结果。15日凌晨两点半,李铁头、李锡铭、耳东帮主来到广场,劝阻贡生停止绝SHI,遭到了贡生的严厉责问,大家不欢而散。

就这样,忽然之间局势大变,一发不可收拾。预知后事如何,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