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颜格格:大明英烈传(二十一)月月小姐列传

2011-09-15
大明开国以来,朝廷几乎排斥女流。自大运动始,太祖夫人携文艺专攻之势,大造样板之剧,而后潜入朝廷,打开女主之风。红极一时,叱咤风云,但终为凳儿所灭。此后女人归隐一时。要说女人助政,利弊各半,易被男人同情、利用,顺杆而上是其利,易被对手忽视,关键时刻出其不意克敌制胜亦为一利。但女人之心嬗变,其意不定,托其大事恐临时反目,满盘皆输。是以,古往英雄者多用其长而避其短,用半防半,从不会把宝压在女人身上。而当今圣上为多情英雄,视女子如知己,则福祸不知。这回书咱且说说月月小姐。

月月小姐祖籍甬地,57年生人,其少年适逢大运动,故而琴棋诗画多废。77年,月月小姐在甬地谋得一食杂店营业员之职,赖切谋生。月月小姐天生丽质,虽胸墨不多,但一副美颜外加一张巧嘴,且正当花季,过往者无不喜爱。没劳什子都喜欢叨扰几句,打情者有之、骂骚者有之。时至日久,月月小姐已习以为常。期间,一壮年齐姓学者入月月小姐法眼,其人文质彬彬,话语很少,对月月小姐很是尊重,这便引起了月月小姐的注意。日久,学者云:“月月小姐,看汝聪明伶俐,相貌可人,能说会道,在此卖相,实暴殄天物。何不静心苦读,他日成大器?”月月对曰:“小女子家境贫寒,姐妹众多,赖以糊口罢了,无多夙愿。”

学者多次劝说,打动月月其心,答应与学者共叙金乌之好。学者遂倾其力,月月小姐翌年便入甬地师范数学系求学。两年后,月月小姐不胜学者之扰,恰遇甬地7中招私塾先生,遂应聘。聘者见其貌美善谈,遂以代课之名聘之。月月小姐天生可人,外加能言善辩,不日便博得校长欢心,遂委其校团副之职。

也该月月小姐发达。83年,今上之师主大明,今上被看好,拟任大明团头,不久将外出镀金,此乃大明正统。是时,今上急推时任沪上团头之三原哥进朝,以补自己镀金之空缺。三原哥上任伊始,便周游大明,是为考察各地团头。游至甬地,恰巧被安排巡视7中,月月小姐貌美如花,遂担接待之责。是日晚,甬地团头设宴招待,三原哥点名月月小姐参加。宴上,月月小姐落落大方、举止得体,且酒量了得,令三原哥久久不忘。翌日,独招月月小姐谈话。言谈举止更给三原哥留下深刻印象,惊为天人。

三原哥回朝,将月月小姐在今上面前大力推举,今上乃高傲之人,未睹其容,且信疑参半,不置可否。三月后,月月小姐未经任何过渡,一举荣升甬地副团头。此举让当地乃至浙省官员都刮目相看。年余,月月小姐则被扶正为甬地团头。时年芳龄27。

85年,今上即将卸任大明团头,到黔地镀金,由团度党。遂周游各地团组织,三原哥提醒,今上遂特地参观甬地,得以亲见月月小姐。逗留三日,畅谈两晚。今上从不喜形于色,使人捉摸不透,但遇月月小姐,竟是英雄快意、豪情万丈。遂感慨万千,视其生第一红颜。坊间云月月小姐乃三原之马,谬矣。凭三原之力还无法将其迅速入朝,君休忘,月月入朝之时,三原在野。

86年,月月小姐在今上的直接操作下,一跃升任浙省副团头,期间被送往大明党校镀金。进此校意味则是大明高级官员。91年末,今上被矮凳儿立为储君,直接进入模特队。月月小姐则被提前扶正,而上任团头临生先生则被调往湖州长兴县令,腾位让月。临生先生不满,有人暗示会被重用,遂释。果然,后被提到杭州市长,04年提到浙省副督。但临生先生立场不坚,摇摆不定,脚踏数船,被今上弃用,在副督之位6年有余。10年,则被降为浙省宣传部长。此乃外话,不提。

93年,月月小姐到地方镀金,直接挂职杭州副知府。97年,任绍兴知府。98年则提到浙省吏部副部长,仅一年便被扶正。01年便借各省都督副都督对调之际,荣升皖地副都督。其中节外之事,不妨一提。月月作为副都督对调,各省均无接手,是时乃沪帮天下,即便接受,月月一女流之辈,倘被暗算,易如反掌。今上思谋良久,遂调月月于皖。是时,皖地副都督也一女流,姓乔名传秀。传秀乃水水哥死党,水水99年入朝,便提传秀。本想日后要传秀接掌皖地,奈今上发话,欲置月月于稳地。遂传秀进浙,拜副督。后浙被老沪帮强占,传秀闲于总工会妇联,目前被弃于浙政协。

16次华山论剑,水工交权,今上上位。水工把住吏部不放,令贺太保掌管。今上遂安月月于副尚书之位,外加大明人事部副头,先卡位,谋17次大会贺少保让出吏部,月月直接卡上。吏部乃朝廷重地,掌有天下官吏生杀予夺之大权,不抢此地,失半朝尔。由此可见,今上之于月月何其用心。

本来今上谋划一定,可事有不测。17次大会贺少保遂让出吏部,但吏部经过青红军师多年经营,已尽掌其中。全部上下大都惟青红之命是从,青红军师当属吏部幕后尚书。当今上欲提月月为礼部尚书,得到一直反对,中间派都斥之为裙带不妥。高压之下,今上不得不退而求其次,调三原为尚书,月月则提升为第一常务副尚书。出人意外,三原任尚书,沪帮上下皆无异议。

三原任尚书之后,根本无法按照今上旨意安插嫡系。吏部还是控制在沪帮之手,今上每有安插亲信之举,便招来一片反对之声,非力举而不能成。黎仔、贤仔皆是。而相反,三原哥的苏系人马则源源不断的输出,沪帮有任其做大的嫌疑。更有甚者,有曰三原哥已被青红军师策反。细想想,皆有可能。

初,三原发现月月,后月月大有超出自己之势,先自己一步入朝。在三原哥眼里,今上大有重色轻友之嫌。此其一。其二,今上行将退位,太子和今上势不两立。是跟一萎势之君,还是当权之皇,非三四不能行。其三,自三原掌管吏部伊始,青红军师多有劝说,且从后发之举看,三原人马发展迅速。若三原心属今上,则怎能出现三原于水水争夺窗口嫡系之事?三原何以能抢先一步,把视如己出之干将王荣安插与窗口?何以苏系人马会跑到榆地学劳什子模式?如非三原反目,何以今上杀气腾腾,欲武力夺取鄂晋之地?如三原不反,今上十之控八,何必如此急躁?最重要者,今上立储失败,强少爷被强行摁在湘,不得入朝做下任太子。此事今上与沪帮争持日久,而身为吏部尚书之三原则未力挺今上,见疑也。还有水水要入朝勤王,为何?与三原无关?此事最后定夺还当拭目。

若三原反目,则月月持何立场?青红军师曾约月月吃饭,月月回来向今上俱如实禀报。曾在公开场合,月月曾表示尊崇自己的上司三原哥,此举是否意味月月已然逐波?今5.9之日,月月小姐跑到榆地,与三少同看唱红,笑脸盈盈,亲密无间,惹人猜测。坊间云月月小姐已反目,重挫今上,令其失智。另有曰:此乃无间道。于此,格格无确切证据,无法定论。只能观而待之。

无论如何,月月小姐的官运已经到顶。18次论剑之后,今上得胜,断不会用月月。因其近五年来,月月表现平平,无甚建树,于今上帮助不大,只可做一红颜,闲余慰心而已,不堪重任。凭今上之慧,垂帘不稳之际,岂能费此重位?倘若今上失势,即便月月已然良禽择木,吏部尚书也非其属。站队重要,能力也重要。

一言以蔽之,月月一生至此,得其所哉。尼山之至圣而仅享太牢,王者之尊严而仅为鼎食,况一女流,足以足矣。月月虽堪称吾辈之楷模,但于格是万万学不来的,不及万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