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颜格格:大明英烈传(二十八)大风波始末(二)

2011-09-08
大风波第三天 4月19日

4月19日凌晨1点,大明办公厅会议还在继续,主要是审议各省送上来的报告。从4月18日起,朝廷要求各省每天一份简报上报,不是和以往编在《参考清样》中上报,而是单独做一份报告。这些报告的主要内容就是当地贡生的动向,以及黔首的普遍意见。418各省简报大致报告了没有什么大事发生,表面看上去都很平静。但是各主要省市都提醒朝廷,民间准备将54运动70周年与纪念帮君的事情一起搞,这就很有目的性,而且目前可能都在积极准备。

与此同时,京畿高校纷纷成立各种组织,这叫朝廷很担心。特别是“北高联”的成立。“北高联”全称“北京高校自治联合会”,“北高联”是贡生们的自称,而朝廷把这一组织叫做“高自联”。这个组织的主要发起人是北京师范大学学生吾尔凯西,其他的发起人有王丹、郭海风、柴玲、冯从德、刘刚、王有才等。他自认“北高联”主席,后交由柴玲领导。这个组织下设很多分支机构,计有宣传部、工农部、纠察部、联络部、广场临时指挥部、秘书处、后勤部等。这个组织的成员以北师大和北大学生为主,旨在废除原来高校中听命于北京政府的学生会。

4月19日下午,聚集在广场的贡生得到了“高自联”第一任秘书长冯从德传达来的“北高联”指示,除了一部分贡生留守外,一部分约有3000人从广场转移到新华门,目的就是要求把上百对花圈和请愿奏折送进大明朝廷的中枢地中NAN海。平时守卫中南海的丘八大约有一个中队,418以后又派了两个中队。这边贡生将一行动,那边便马上调集了大约上千人的捕快,严阵以待。当时李大鸟命令,直接上刺刀,无需盾牌,如有胆敢冲击中NAN海者,就地抓捕。捕快们于是都是刺刀对准贡生,贡生们无法前行半步。就这样,双方从下午一直对峙晚上7点。晚七点大批京畿捕快赶到,大约2000余人。他们开始实行隔离成块、各个击破的方法。先是把贡生和民众隔开,形成一道人墙。而后又把贡生隔离很多块,一小块、一小块的往外挤。大部分花圈都被装在车上拉走。到20日凌晨两点,只剩下300余贡生在中NAN海门口。这中间没有发生任何大的冲突,双方仅仅是隔离的时候肢体冲突,贡生也没有激烈的行为。

这时候,京畿政府秘书长奉命赶到,好言相劝这群贡生离开,说了冲击朝廷重地的严重性,而后数十辆大巴一字排开,送贡生回校。这时候贡生们也接到了“北高联”要求撤退的通知。于是剩下的贡生纷纷上车回校,不愿上车的则被捕快强拉上车。在强拉上车的过程中,两名学生受伤,一名头破流血,被送往医院,京畿政府派送少量捕快看护,包扎后送回学校。当时九门提督耳东指示,不能让任何一个贡生有意外,否则说不清楚。而在上车途中和大巴行进中,不少贡生纷纷喊出“打到CCP”的口号,这是这些日子所没有的行为。而捕快没有接到指示,没有任何干预,只是原话回去复命。

大风波第四天 4月20日

贡生们回校以后,北大立刻举行大型的民主沙龙,邀请了很多学者参加(实际上那时候这些学者很多时候都在高校,他们有的出主意、有的传递消息、有的帮着运作钱),主要是总结历次贡生运动的失败,最后他们归结会没有统一的组织。所以这次沙龙主要确定了“北高联”为统一指挥部,是贡生的最高权力机构,并且在场人士,举手选出了各部部长以及常委委员。最重要的是,这次沙龙还临时成立了“修宪委员会”,着手起草“新宪法”。这次参加会议的有个很有名的人物叫戴晴(后文有注解),她提出的一些见解被贡生采纳。诸如“非暴力,不抵抗”,一门心思BA课等等,并把BA课时间定于即日起至五月四日,就是要在五四纪念日上把行走行为推向高潮。

京畿捕快把贡生送回去之后,马上报告耳东帮主。耳东帮主觉得事态严重,自己不好处置,于是就在早晨6点打通了矮凳儿电话,寻求指点。据说(以下是据说,没有证据)矮凳儿听后先是大骂了一句阳君,而后良久沉默,再后来要耳东写个报告呈送大明内阁。矮凳儿此时还是想看看阳君会做何行动。也就是这一通话,让耳东敏锐的感觉到矮凳儿的意思,使得他在以后的动作中牢牢的把住了大方向。耳东实际上和阳君是交好的,而且也乐得看见阳君对付李大鸟,并且多次暗中执行阳君的命令,保护贡生,严令京畿捕快不准动手。在调动捕快方面,耳东对李大鸟的指示阳奉阴违、拖拖拉拉,也就是这个意思。耳东所以选择阳君,因为他知道阳君是矮凳儿的钦点的接班人,但现在矮凳儿对阳君很不满意,这便提醒了耳东。

中午,耳东帮主向朝廷书面报告了整个冲击中NAN海的经过,而且还把贡生的“北高联”组织情况以及他们要采取的行动都写得很清楚(可以肯定贡生中也有耳东的耳目),特别提出“北高联”成立的工农部的主要任务就是走进厂矿、商店、机关、农村,动员广大黔首参加到大风波当中,而理由就是要站出来一起反腐败。而且还呈上了北大有“火烧中NAN海”字样的大字报照片。这份报告虽然没有下结论(这是耳东的聪明之处),但是所列种种贡生行为,均摆明这是一次有组织、有预谋的活动。

下午2点,大明朝廷就这份报告马上开会,先是传阅报告。而后第一个站起来发言的是大胡子旅长,声色俱厉的指责这是有组织有预谋的旨在推翻CCP的阴谋活动,应立即采取相应措施。李大鸟随声附和,这一提议得到了保守派的纷纷赞同。此后当时身为举手党党魁、阳君的铁杆支持者万千里站出来发言,他积极肯定贡生的爱国热情,并且大力表扬贡生的积极行为,并把他们这次行为看作是民族的希望,国家的未来。而后李大鸟站出来,二人针锋相对,争吵的不亦乐乎。会议开了两个小时,最后自始至终没怎么说话的阳君发言,首先是肯定了学生的积极的爱国行为,而后做出严厉指示,要捕快卸下刺刀,不准与贡生有肢体冲突,这一条做为总书记令严格照办。最后集体决定,4月22日上午十时举行帮君追悼大会,阳君致悼词。(以上内容有详细的《会议纪要》,《中国二十世纪通鉴1981——2000》有片段讲诉。后在89年5月19日的《内参清样》中有大部分披露)。

大风波第五天 4月21日

李大鸟在会议上没弄过阳君,于是开始想办法。当晚亲自找到王忍之(时任大明宣传部长),面授机宜。于是第二天,大明的人民日报便发表了《维护社会稳定是当前大局》的社论。这篇社论指责贡生冲击中NAN海,制造事端,对贡生行为进行了严肃的批评。这个社论一出,引起了贡生的强烈不满。“北高联”在紧急磋商后,分别采取了以下行动,第一从即日起开始BA课,不但北师大和北大两所学校全部,而且“北高联”下属“工农部”马上走进京畿各大高校,不让其他贡生上课,发表演讲,动员贡生参加“行走”。第二立即要联络部联络全国各大太学府,在全国各地举行“行走”,以此声援京畿。第三,“北高联”马上组织贡生立刻上街。

“北高联”的措施十分有效,就在“工农部”进驻各个太学府两小时后,京畿19所太学府的贡生纷纷响应,而且各太学府纷纷成立临时贡生会,同意接受“北高联”的统一领导,并且在当日就有清华、北京科技大、北京航空、北京农大、北京理工、北交大、中央民族、北邮等太学府的贡生参加。而联络部在全国范围内的联络效果也非常好。首先是南京大学的贡生3000余人上街行走,高喊“打倒官僚”“打倒贪官”“还我民主,自YOU万岁”的口号聚集在鼓楼广场。他们打出了“流血不要紧,自YOU最可贵”“用战斗迎接五四”“北京冲击中NAN海,我们怎么办?”等极具挑衅性的标语。当地衙门出动大批捕快严阵以待,所幸南京没有发生冲突,这得益于当时的江苏省长顾秀莲女士的严肃指示,不准捕快有任何行动,而且言语中支持贡生。这一行为马上遭到清洗,4月末,顾秀莲女士因为此事卸任江苏省长,调到化学工业部当部长,而后一直是闲职。直至03年古月上台,才被选为举手党副党魁。

与此同时,西安的贡生也上街行走,但人数不多只有几百人。可是西安当地的黔首却很热衷于此事,到下午一点,西安新城广场已经聚集上万民众。而且一齐涌向省政府,很多贡生热血上涌,纷纷翻过省政府办公大楼门前的铁栅栏,打开大门,所有黔首聚集在省政府的停车场。贡生们在前面,后面是黑压压的黔首,而府衙内门口则是一排排捕快。双方对峙不久,贡生们就意图冲进楼内,而早已接到就在楼上的时任陕西省省长的侯宗斌命令的捕快马上把冲在前面的6个人就地摁倒带走。侯宗斌随后在西安采取了很严厉的措施,调动了大批捕快,对贡生很不客气。此后又因为积极表态支持朝廷对贡生的行动,转年被水工看好,马上提到河南省委书记的位置,后进入朝廷。

除了南京与西安以外,还有很多地区比如沪上、成都、长沙、沈阳等地,但都规模比较小,而且没发生什么大事,在此暂且不表。而京畿的“北高联”在准备妥当之后,从中午开始,就从各校出发,行进速度很慢,他们是在等各路人马的汇合。行进途中,京畿黔首很感兴趣,有很多人想要加入,但“北高联”有令,不得让任何黔首加入,此令来自最高层,因为有黔首加入则意味着暴乱,能给人借口,而单纯的贡生行走则属于XUE潮。于是贡生们在行进途中纷纷5、7人等排成一排,手挽手严谨别人插队。而更多的黔首则是给贡生派开水,估计那时候也没啥水果之类的。这一场面好似当年志愿军出国参战。

贡生们一路走、一路喊,口号都是提前统一的,基本都是“打到官倒”“打到贪官污吏”“新闻zi由、民主万岁”“反对独CAI”“爱国无罪”等口号轮番喊。截止晚上7点,广场已经聚集了20万左右的贡生。当天下午由北岛等154名学者签字的请愿奏折试图送交大明人大,但无人接收,这更激发了贡生们的愤慨。于是当晚在广场又成立了“广场临时行动委员会”,选出了组成人员,委员会第一个动作就是提出了三点要求,第一帮君的灵柩要绕广场一周,第二要李大鸟直接与贡生代表对话,第三贡生的追悼活动,官方媒体要率先翔实的报道,并把这三条加到以前的7点请愿奏折中,形成新的请愿奏折。于是行走活动就在这一天升级。也正是在这一天,全国一些城市的贡生谋求进京,直接声援,这使得局势进一步升级。

预知后事如何,下回分解

后注:

1、戴晴:原名傅小庆,1941年生于重庆。其父傅大庆,是革命先烈,早年是中共驻马来西亚书记。后来在北平搞地下情报活动,是不倒英的老部下。44年被日本宪兵杀害,时年三岁的独生女傅小庆被不到应夫妇收养。60年傅小庆高中毕业,被不倒英直接弄到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导弹工程系上学,而毕业后则任解放军总参一局的参谋。后弃武从文,参加中国作协,在作协外联部工作。

戴晴在外联部工作期间,深受西方的蓝色文明的影响,有极强烈的民主意识。在不倒英被矮凳儿利用战争多了兵权之后,戴晴对以矮凳儿为权力代表的中共很是仇视。特别是矮凳儿对付不倒英的“损招”更是令戴晴极为鄙视。不倒英好色在中共很有名,有“花帅”之称,后来80多岁的不倒英在国外出访期间还整出了一些花花事情,这些照片被传回国内,矮凳儿为了打击不倒英,夺取兵权,特地弄了一个辟谣处,表面上是给不倒英辟谣,实际上是在传播这些花花事,试想一下,男女这种花边新闻哪能辟谣,越辟越谣,最后弄得不倒英名声扫地。这件事情一直让戴晴耿耿于怀,而大风波伊始,戴晴就积极加入贡生之中。虽说不倒英此时已不再,但戴晴还是得到不倒英一些丘八部下的支持,乃至于对“北高联”出主意、凑钱。

2、关于“北高联”的联络部:这个部门名义上是由贡生组成,但贡生哪有那个能力联系全国太学府。实际上的联络工作都是由地下学者完成的,这些学者或多或少都有些政治背景,他们大都分散在各个太学府,把持着太学府的大权。他们是由阳君的一个秘密小分队把手的,贡生不过是他们利用的工具而已,所以才给大家一种感觉“集体自发响应”,实际上都是这些学者有组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