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颜格格:大明英烈传(二十)阳君本纪外传--帮君与阳君的关系

2011-09-14
帮君与阳君的关系,决非阳君系余孽多年来说宣传的亲密无间,详尽的历史资料表明,帮君本人不过是被阳君及其智囊团长期利用的对象。多年以来,阳君系及其海外的追随者们一再否定阳君系在帮君下台事件中所起的推波助澜和决定性的作用,但是,当我们重新回顾这段历史时,事实告诉我们这并不是真相,以下文章进行一个简要的梳理,闻者自知。

一九八七年元旦,帮君向矮凳儿提出书面请求,请求免去他的总书记职务。一月十日到十五日连续六天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和生活会,批评帮助帮君认识错误,在会上第一个发言的是三少他爹,主要批评帮君法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而且语气严厉。阳君第二个讲话,他给帮君扣上了两顶关键的帽子,第一个是破坏集体领导体制,随意干涉国务院经济工作;第二个是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实际上,阳君本人和他的智囊团才是推行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最大推手,他们长期利用帮君来推行资产阶级自由化,但阳君系本人竟反过来指责帮君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不力,其政治品格和人格令人鄙视。

这次会议上,帮君因为伤心一度痛哭,这本来是会议内部的事情,然而竟然被阳君用公开讲话的形式给传达了出去,进一步达到搞臭帮君的目的。一九八七年一月二十八日,阳君在中共中央打招呼会上讲:“朝廷早在一九八四年就觉察帮君不行。。。帮君看到自己造成的恶果,痛哭流涕的提出辞职”(引自《情况反映》8701期《大明模特队常委阳君同志向在京有关部委负责人打招呼讲话传达要点通知》)。甚至阳君的原话中对于帮君连同志的字眼都没有加入,要知道会议还是决定保留帮君常委的名义,还主张把帮君的问题看作党内矛盾处理,直到中央文件下发时,才加上同志的字样。阳君对帮君一棍子打倒死的意图可谓昭然若揭。

阳君利用帮君和矮凳儿关系的疏远达到了瓦解矮凳儿对帮君信任的目的,进而倒帮君使得自己成为矮凳儿之下的第二号人物。帮君重要理论助手吴江曾经公开说:“阳君对于帮君的下台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以说阳君系起了关键性的作用,他把两项最严重的罪名横加到了帮君的身上。” 吴江曾直谏帮君三大弱点:1.宽厚有余、威重不足。2.有开拓局面的雄心,而无控制局势的魄力。3.容易被人欺负,容易被人颠覆。但帮君并无反思。以致于一九八七年一月十日到十五日连续六天当阳君等人向他发出最狠的忽然一击时,他被残酷的事实震惊了,心理防线彻底崩溃而痛哭流涕,最后连“痛苦流涕”这一幕竟也被阳君故意对外公开,使帮君的政治形象和个人形象完全崩塌,阳君政治手段之毒辣阴狠令人心惊。而在他下台之后,阳君默许其党羽开足马力和一切宣传机器对帮君的执政岁月进行全面诋毁时,无助的帮君愤怒地送给阳君一个外号“新老人家”(矮凳儿是老人家),然后就再也无话可说,直至郁郁而终。结果他没想到在他死后,搬到他的阳君及其党羽竟利用他的死“搞大风波”,活着被阳君利用,死了还要再被阳君利用,何其悲哀。

事实上,帮君阳君之间的严重分歧多有表现。 一九八六年九月二十八日《大明总书记帮君同志在全国各省、市、自治区、直辖市党委书记座谈会讲话摘要》帮君说:“有些人有些言论信口开河,······把西方民主说的天花乱坠,离开了中国的实际。······这件事由阳君同志负责······但是我们党委还是要注意,不要让那些人制造空气、造风潮、搞的人心不安。······有人现在是搞西方的舆论先行的那一套,盲目的模仿西方民主,而不求和中国的实际接轨,毛太祖批评过言必称希腊的人,我们现在就应该注意这一点,党委特别是常委同志特别要注意不要上了那些号称满腹经纶其实不过是生吞活剥西方的人的当。”

帮君在讲话中提到的“造风潮”其实指的就是当时阳君的“智囊团”中“满腹经纶其实不过是生吞活剥西方的人”的所作所为,而“肠胃同志”显然是指阳君。可见,帮君在此时已经对阳君及其党羽利用他推行资产阶级自由化有所反思,故而对阳君及其党羽进行了公开指责。而这个指责竟成了激化他与阳君关系的直接导火索,因为早在帮君对阳君有所察觉以前,阳君已经在背地里对帮君多次下手了。而阳君系早在一九八四年五月二十六日给矮凳儿专门写过一封信,这封信实际就是打响了推倒帮君的第一枪,也是打向帮君背后的最为致命的一枪。这还在其次,一九八四年,帮君本意在加强大明书记处和国务院关于经济领域内领导的通气,准备成立一个由大明书记处、内阁牵头的经济汇报会这么一个半松散的组织,可是,就是这么一件党内组织制度允许的范围内的事情引起了阳君的极度不满,他认定这是帮君要对国务院动手术的前兆。随即提出要“党政分开”。

阳君在打击帮君时,先后采取了两个重要的步骤,第一个就是让万千里给矮凳儿汇报,称帮君的经济思想是“洋冒进”,同时阳君麾下的智囊团的任意剪裁、别有用心四处放风说帮君不懂经济。第二个步骤是一九八四年五月二十六日,阳君亲自给矮凳儿写信,长达3500多字,就当时的大明领导班子调整问题谈了自己的看法,明确指出:“朝廷主要领导人(当然是指帮君)思想落伍、态度顽固,不能保证和贯彻你的的伟大战略,······建议您和云长老身体允许的情况下解决这一复杂的问题。”这封信直到一九八六年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时才告知帮君本人,而此前两年多的时间里,帮君如坐鼓中、丝毫不知。

一九八六年夏季,矮凳儿找帮君谈话,就十三次华山论剑的人选提出自己的看法,矮凳儿说:“我全下,辞去太尉一职,你半下,接我的军委职务,阳君也半下,去当国家主席,总书记和总理都让年轻人去做。”(引自《国史通鉴》第四卷187页)因为帮君还不知道阳君系此前给矮凳儿写信的事,所以第一时间把这件事告诉了阳君,结果不久后“帮君逼宫矮凳儿退休”的政治谣言就漫天飞,谁从中作梗,一望便知,只能是阳君。

帮君最终在遭受阳君和万千里等改革盟友反戈一击后下台,帮君阳君万千里是矮凳儿的“改革三驾马车”,到最后变成了两马踢死一马。帮君下台之后,最大的政治上的受益人是谁呢?显然就是阳君。阳君如愿搬倒帮君成为总书记。而万千里本来属意阳君的总理一职,盼搬到帮君而阳君由总理递升总书记后自己接过总理大位,但矮凳儿为了安抚保守派,让利大鸟做了丞相,万千里的丞相美梦却最终落空,只好去做举手党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