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颜格格:大明英烈传(十七) 水工本纪(五)

2011-09-06

大明98大洪水的时候本人正准备考大学,也是通过大洪水的事情第一次这么关注国内的事情。那一年的大洪水从6月中旬到9月7日,历时三个月。时间之长、受灾之广、损失之大、救灾人数之多可谓世界之最。

根据国内的官方报道,1998年长江、松花江、珠江、闽江等主要江河相继发生了大洪水。全国共有29个省市自治区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洪涝灾害。据统计,农田受灾面积3.34亿亩,成灾面积2.07亿亩,死亡4150人,倒塌房屋685万间,直接经济损失2551亿元。江西、湖南、湖北、黑龙江、内蒙古、吉林等省受灾最重。这些数字来自1998年10月份的中国人口信息网、中国扶贫基金会、中国红十字会等等官方资料。从10月末,这些数字均被删除,取而代之的是官方的另一个数据,所有的数据基本都减半,死亡人数下降到1500人左右。而当时外网的数字是15000人,受灾面积6亿亩,直接经济损失500亿美元。

1998年6月中旬开始,长江中下游连续大暴雨,宝哥当时在现场,他是国家防总的总指挥。到月底,三次向上面报告水情,要求炸开九江段。这个问题没有得到水工的重视。接着在6月末,长江上游又开始连续暴雨,这样在下游没有处理好的情况下,大洪水在所难免。7月2日洪峰出现在宜昌,上游中游洪峰开始相遇,这个时候,上面才觉得这个问题相当严重。于是开始开会,决定调动军队。这一次会议,水工首先把问题讲得相当严重,从结果看也确实相当严重。而后决定调动几乎除了守边任务重要的不能离开的所有部队。从7月初到8月下旬,各兵种的指挥系统全面进入“战时状态”,先后调动广州军区、济南军区、南京军区、北京军区、沈阳军区、空军、海军、二炮、武警部队以及解放军沿江沿湖各大专院校十六个集团军、一百二十二个师团、120多万兵力,民兵预备役500万人投入抗洪抢险。这些部队调动由中央军委统一指挥,万年张负责具体下命令。

刘老将军明知道这么大的调动根本用不着,因为第一线根本用不了这么多军队。事实也证明,最后真正投入到抗洪第一线参战的部队官兵加上武警只有36万人左右。但是在大洪水面前谁也不敢违抗军令,如有违抗,马上被拿下根本无需找借口。因而在这种情况下,水工第一次尝到了调兵遣将的滋味。最后不但把空军、陆航局,甚至海军陆航团、陆战队都调上了。仅有的十架伊尔76运输机和租赁的7架也全都调动出来。陆航的飞机就更不用说了。海军陆战队有一个政委彭少全由此向刘老将军陈述陆战队的目前任务,认为不该参加抗洪。马上被水工点名,直接调走了,而后安插上自己人。本来万年张和熊大凯的马屁精神就感染了一部分丘八官兵,他们也想尝尝拍马荣升的甜头,这一次是绝好的机会。所以不少部队的军长师长竟然亲笔向水工写保证书、决心书,有机会遇到水工、万年张的则直接当面表态。当时时任济南军区政委的徐不薄中将就因为表现得力,转年就被弄到总睁不副主任的宝座,现在已经位列丘八统帅位置。

在两个月的大范围调动中,很多丘八都是来回调动,有些到抗洪前线附近住一夜、溜达一天,插不上手又回到军营。可就在这一来一回,丘八们发现有的兵头升了,有的兵头调走了。就这样一场大洪水帮助水工在丘八里取得了自己的实力,虽然没有完全控制,起码可以和刘老将军平分秋色。在二十八画中,枪杆子一直是说话的分量。而搞到枪杆子一般有几种方式,战争、军演、救灾等等。当年矮凳儿为了取得军中实力,通过一场对越战争,轻而易举的排挤掉了不倒英,直接拿到个丘八权,从而才有以后的说话分量。太祖当年要发动大运动,还要借助三虎的力量,使得太祖认为问题严重,后来太祖用智慧逼跑了三虎,而后名正言顺的收回了军权,这是很特殊的。

通过这次大洪水,一方面使得丘八在黔首中的印象好了很多,一方面也使得丘八们开始正面相看水工,特别是水工在抗洪大堤上的声情并茂的表演,更是打动无数人心。时年8月8日,朱太公出现在抗洪第一线,开始骂人,这得到了大明媒体的热炒。当时正是抗洪最关键的时候。水工一看,朱太公抢了自己的风头,这要是抗洪结束,黔首们都认为是朱太公的功劳,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于是决定自己马上也去。他的位置决定了他的行动要经过常委会批准。可是当时的水工是力排众议,坚决要去,五天后就去了。一场大洪水下来,不但让水工拿到了一半的丘八权,而且还在黔首们心中留下了“光辉形象”,真可谓一举两得。这场大水可真的救了水工。至此时,水工已经成为真正的党政军首脑,权倾一时。而鼎盛了的权力又带来了大批的“投诚”人员。人就是这样,就像《让子弹飞》里面的台词“谁赢了他们跟谁”一样,水工赢了,那么更多的骑墙派倒向水工便十分合情合理了。

当水工基本控制丘八之后,便着手马上解决丘八经商的问题。这个事情水工要古月出面去办理,其目的就是第一古月办妥了,那么丘八们会恨古月,让古月树敌。如果办不妥,则借此可以废了古月,除掉眼中钉,后来古月还是小心翼翼的蒙混过关(详见《古月本纪》)。要说部队经商,问题是相当严重。二战期间一个军队官员从商,开始是买卖军队给养,后来是买卖军火,到了最后,甚至把军用运输机拿来进行商业贩运,你想会是什么结果?当年徐州“剿总”总司令刘峙在海州有几处盐店,他怕蚀掉本钱,竟提前告诉其经纪人,搞得满城风雨,而第9绥靖区司令李延年却还不知道此事。李延年事后感慨地说,刘峙这样看重钱财,泄露军事秘密,不败何待!因而在大明建国之初,太祖在1949年12月5日,便发出了禁止军队经商的指示。1978年矮凳儿就对军队生产经营问题作过明确指示,军以下部队坚决不办工厂,为盈利的一律停办,要断这条路。可见丘八经商的严重性。

但大明丘八经商却是矮凳儿一手搞的,到1985年,矮凳儿要一心发展经济,军费有所减少,各项经费的缺口较大,不足部分需要军队自筹解决。在这种形势下,以盈利挣钱、弥补经费不足为目的的经营性生产逐步发展起来。1988年前后,矮凳儿给军队一个政策叫做“自我发展,自我完善”,实际上就开启了丘八经商。刚开始丘八们是为了解决温饱,所以都自己开厂。到后来,钱多了,开厂赚钱已经不解渴了。便纷纷开始承包地方业务,导致部队演习,竟然找不到架桥部队,这些部队都到地方上去盖楼挣钱了。再后来很多丘八纷纷开始走私,不仅是石油汽车化工家电,最后连毒品也明目张胆的走私。

1993年,刚当上大明副丞相的朱太公开始提出禁止部队经商,因为这样下去军队就完了。可这事情水工并没放在心上,而且被他彻底利用了一把。他首先派出了以总后副部长张彬、李伦分别率领三总部工作组到全国各地调查情况,实际上是去告诉各个兵头,朱太公要禁止丘八经商,这就使得丘八们痛恨朱太公。而水工一而再、再而三的把这件事情压下去,保证了丘八们的饭碗,这让丘八们对水工的印象有所好转。就这样在水工的一再阻挠下,部队经商问题始终没有解决,每次都是雷声大雨点小,丘八们该干啥干啥。这就使得丘八们更加感激水工。通过大洪水丘八的调动,水工插进了丘八,这才开始杜绝经商,因为他也明白再这样下去问题会严重。但即便如此,此后的军队经商也没能完全阻止,这和古月有很大关系(详见《古月本纪》)。

水工权利得到极大巩固之后,便对第二年也就是1999大洪水不那么热情了。其实1999年大洪水一点不小于1998年,只是水工不重视,不用大规模调兵遣将,所以在百姓感觉好像大水不大。通过这一年的洪水,水工又安插了不少自己的亲信。也该水工有此一劫,1999年,魔教开始发家。实际上魔教从帮君时代就开始发芽,到了1999年发展的相当迅速。按理说魔教是没有染指政治的想法的,但是水工还是要坚决除掉他们。传说哈,下边这段是传说。传说水工找人算命,算命的脸色大变,说你是天上下来的,能掌管人间30年,但是现在天上有人不服气,派看家的蛇出来制服你。这条蛇盘成一团,做轮子状,准备对你致命一击。算命说的蛇就是李大仙。蛇是蛤蟆的天敌吧,估计水工很担心。

所以此后,水工就注意上了魔教。先是派四夕干带领国安的人默默调查魔教,这一调查觉得非同小可。因为魔教当时不但是黔首参加,而且大明很多党政军的官员精英学者都参与其中,而且人数发展的越来越大。这让水工更加不安。可是魔教整天只是玩自己的,你也找不到什么正当理由剿灭他们。这时候水工就想到了一个计策,那就是“逼反”。话说大明科学院有个院士叫何祚庥,这家伙也是上海人,水工老乡,在大明宣传部工作过,早年和水工关系很好,水工掌权他的影响力更大,几乎成了水工御用的裱糊匠。水工这时候就找到了何祚庥,接着何祚庥就率领他的弟子司马南等开始对魔教进行诬蔑,大泼脏水。这引起了魔教的愤怒,一番针锋相对之后,魔教中在上层的弟子告诉李大仙,这是朝廷的计策。这一下子李大仙火了,觉得朝廷怎么可以如此陷害,于是组织人马要到朝廷要个说法,岂不知这恰恰中了水工的诡计。
魔教大举围攻朝廷的时侯,朱太公觉得是太有点大,亲自出面劝了回去。可是水工因此小题大做,亲自主持召开了模特会,提议要打击魔教。这一提议首先得到了朱太公的反对,后来就连不敢说话的古月也反对,因而以国家之名剿灭魔教已经不可能。可水工不甘心,他有这个实力,他觉得自己也能把魔教除掉。因而动用老沪帮的班底,成立了“打轮办”,开始对魔教进行大规模围剿。水工开始以为魔教不堪一击,一击即溃。但没想到,魔教这些人不怕死,信奉刀枪不入,不但没打击得了,而且让魔教越闹越欢,这叫水工十分头疼。

可是屋漏偏遭连夜雨,船行又遇打头风,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就在这节骨眼上,大明驿馆又被炸了,这可哭了水工,内外交困。这时候还是青红军师计策多,出了一个化险为夷的办法。首先水工叫古月出来代表政府表态,题目就是十分遗憾强烈谴责。这样一来,黔首们都认为是古月无能。而后又派朱太公去美国受过,回来后用丘八们挤兑朱太公(详见《朱太公列传》)。再后来,就叫何祚庥等停止对魔教围攻,把黔首们的视线从魔教问题上引到炸驿馆的问题上。在青红军师的安排下,大明各大高校都接到通知,令贡生们上街行走,声势浩大。这样一来,魔教的事情没人关注了,魔教怎么闹腾也没人注意了,自然而然魔教也没什么意思了。这招就叫做围魏救赵。

可是水工汲取当年大风波的教训,因而1999年贡生上街那可真是有意思,大批军警保护,生怕贡生把事情闹大。当把黔首们的视线转移到炸驿馆的事情上之后,马上命令各个太学府马上给贡生们放假。这时候的贡生哪有当年的气质,他们上街行走多半是凑热闹,因而已接到放假通知,马上扔了小旗,撒欢的带着师姐师妹去开房了,谁还有心思管炸驿馆的事情。而这时候,水工又开始把打击魔教的事情拿了出来。你看前后一冷一热、一来一去,几个弯道就把黔首们弄得晕头转向。相帮魔教们助威,可是炸驿馆的事情更重要,好不容易热血被调动起来,准备同仇敌忾和美国决一死战,政府又没动静了,又开始打击魔教了。这样一折腾,黔首们也没了兴致,只剩下看热闹的。因而水工摆脱了困扰,又开始一心一意攻打魔教。

这个魔教也真的难打,他们前赴后继,没有怕死的。水工原想数月解决问题,可没曾想投入了大量的兵力,结果一点都不理想。于是没有办法,只好发动全国总动员,谁打击魔教就给谁升官。这样一来,大局造就了一大批投机者,就连三少也积极打击魔教,基本上属于倾全国之力。所以最后把魔教大撒,可是水工也是元气大伤。这个魔教就像阴魂不散,一直到现在还死死的缠着水工,这叫水工很头疼(详见《魔教风波》)。

这边刚刚打散了魔教,远华大案又来了,这就给了水工一个清除刘老将军的机会,最后虽说清除了刘老将军,但自己也险些被朱太公揪住了尾巴(详见《朱太公列传》)。这一转眼又到了十六次华山论剑。这十六次华山论剑正是老沪帮鼎盛之际,因而除了古月是储君无法争夺之外,其余的全都安上了自己的人马。水工本想让青红军师做丞相的,可是无奈在朱太公和中间派的大力反驳下,只得让步,把中间派的宝哥弄上去。经过讨价还价,打得不亦乐乎,最后宝哥上台,但水工还有两个条件,第一太尉的职务不能马上给古月,在手里放了两年,第二模特队扩编,又把春老和四夕干塞进了模特队。这样一看,整个模特队人马是古月、口天哥、宝哥、青红军师、流氓菊、官正哥、春老、四夕干。可怜古月孤零零的站在中间,四周除了一个中间派宝哥之外,全是老沪帮的得力干将。

水工下去以后,实际上一直控制着大明朝廷,很多事情都和他有关。古月即使贵为老大,但依然不得不小心行事。纵观水工在台上这么多年,他的最大失败是在外交上,最主要的是他在和俄罗斯交往中的失败,被俄罗斯戏耍了无数次。古月上台以来,一下子甩掉了俄罗斯。至于腐败泛滥,他虽有一定原因,但不需要全部负责。这个制度问题造成的腐败很大程度是矮凳儿造成的,不过是到了水工时期膨胀而已。至于打击腐败,那是治标不治本的东西,多用来消除异己的。而水工可圈可点的是,他在任期间的军事工业得到了长足的发展,这虽不能说全是他的功劳,但是也应和他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