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颜格格:大明英烈传(十九)阳君本纪(下)

2011-09-14
阳君下台后一直被软JIN在家,赵住宅一直有人俯视在小巷墙上和门前的捕快站岗。但在后期官方对其行动的管制明显放松,如偶尔打高尔夫球,甚至被允许在中国内陆省份旅行,但是被禁止进入容易被国际媒体曝光的沿海地区,至2003年停止打高球的习惯。1997年9月12日中共十五大前,应“天俺门妈妈”的请求,阳君发出“致十五大ZHUXI团并转交全体代表的一封信”,敦促大明重新评价大风波。然而此后,在10月13日致朝廷模特队七位模特的信中,赵抱怨之后自己“就被禁止会客、外出,完全限制了我的自由,把我从半软JIN升级为完全的软JIN了”,并指控对其的软JIN是“对社会主义法制的粗暴见踏”。2005年1月6日的病发住院曾被香港《日东方报》以头版大篇幅误报为逝世消息。

虽然官方指阳君的离世很突然,但其实在2005年1月已多次传出阳君病危甚至病故的消息,只是这些消息都被大明官方否认。1月17日新HUA社新闻稿称:“阳君同志因长期患呼吸系统和心血管系统的多种疾病,多次住院治疗,近日病情恶化,经抢救无效,于1月17日在北京逝世,终年85岁。”阳君女儿王雁南向驻北京传媒发短信称:阳君在当天7时01分安详地离世,当时家人都在身旁,并为他祈祷,又形容其父终获自由。阳君去世后其丧葬处理问题受到关注,因为这将直接反映了中国政府对阳君的评价。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将在与家属讨论后安排举行阳君的遗体告别仪式,但就以已经改革领导人丧葬流程为由表示将不会举行官方正式的追悼会。

告别式于2005年1月29日上午9时在八包山举行。朝廷模特队常委、大明政协主席贾轻林(在新华社新闻稿中没有职衔)参加追悼会,从而提高追悼会规格。阳君遗体被中国CCP党旗覆盖。家属表示,阳君的骨灰将置家中,而不会葬在八包山公墓第一陈列室。新华社也为此发表一篇篇幅比去世消息略长的新闻,除提到贾轻林出席追悼会外,也证实庆红军师曾经在阳君临终前看望过他。

同时,大明朝廷严格控制赵逝世产生的影响,限制消息的传播与讨论,打压民间的悼念活动。除新华社外没有任何其它的报道,有限的报纸媒进行转发,朝廷电视台在当日对赵的逝世新闻只字未提,只在出殡当日才作了简短的报道。另外,广东电视台的新闻报道中,则由主播口述消息,并指出“阳君生前曾犯下重大错误”。

此后,包括前万千里,和前副丞相田云会计在内的20多位朝廷模特队退休委员及常委在2005年联合要求朝廷为阳君恢复名誉,并对阳君及其对中国作出的重大历史贡献公开缅怀和纪念。大明政府同意举行仪式进行纪念,但规模远远不能满足党内外民众的诉求。

自大风波事件后,阳君就被软JIN在距离北京王府井大街不远的扶墙胡同六号,直至2005年阳君病危送至北京医院治疗。此四合院在此之前是帮君任朝廷总数记时的寓所。这个寓所里的秘密很多,涉及到多位要员,可惜我发不出来,唉!

阳君的签名,太一般的字,一看就是上学的时候没好好学

后记:

1、本文主要参考《Prisoner of the State: The Secret Journal of Premier Zhao Ziyang》以及《李大鸟八平方日记》等。

2、阳君家庭情况:阳君的夫人为梁伯琪,在很长时间住院之后,于2005秋天回到家里休养。家人亦不敢告诉她阳君的死讯。赵与梁诞下五名子女:

长子赵大军

次子赵二军

三子赵三军(早夭)

四子赵四军 其妻:任克英:法国巴黎银行大中华区企业融资部主席及行政总裁,前美林中国投资银行董事总经理

女儿赵亮,后为免自己的姓氏引起的各种问题,改名王雁南。

幼子赵五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