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台独大佬林浊水接受采访时提到,他从小就一直觉得自己是中国人,但是当他提出一些要求民主的声音后,凡是涉及台湾地方利益或者地方自治的,都会被当时一心想反攻大陆解放水深火热的大陆同胞的蒋介石斥责为“台独分子”。
“好吧,那我们就索性台独吧。”
于是,这些只是关于台湾本省的合理诉求,却被当局贴上了台独的标签。当人数越来越多,聚在一起,慢慢就形成了真的台独。

2,今年4月份,我还在为了期末考试抓狂时,国内的同事告诉我OMM网站又发生故障了。询问了网管,发现这回不是服务器抽风,而是那把达摩克利斯之剑真真切切地掉了下来,我们的域名(OhMyMedia.info)被组织正式屏蔽了。

3, 怀疑组织把我们的域名放进了黑名单,国内IP登陆会显示链接被重置。但是由于服务器在英国,其他国家访问没有任何问题。我在美国,当然还可以正常浏览、更 新与管理,所以心理上并无太大波澜。5月份回国,再次尝试打开网站,看到浏览器拼命请求数据但最后还是出现一个光秃秃的错误页面,那种感觉就好像看到一个 孩子,慢慢成长的过程中,惨遭杀害。

4,将近三年,志同道合的同学们一直戴着脚镣跳舞,希望理性展现国内媒体环境,但是最终还是得到了墙的认证。小站的理念是“任何进步都依赖于一点一滴的积累,绝非一蹴而就”。在与友人邮件里,我也经常会用“积跬步至千里”形容我们做的事情。

5, 我的专业是传播学,系里有不同领域划分,包括健康转播、人际传播、非语言传播、新传播技术等。我的兴趣是政治传播,当时正在与同学着手关于中国互联网审查 的研究。我们是定量分析,需要发送问卷得到数据。之前本想只利用自己的社交圈获取样本,看到网站被屏蔽,也就抛弃了“公器私用”不道德的想法,直接利用 OMM的微博(3500+)、邮件组(1500+)、RSS订阅用户(4000+)以及关注我们的各行各业的意见领袖们帮助转发招募网友填写问卷的信息。

6,有时在想这样做是不是同样陷入了前文提到的林大佬的困境:自己的目的本不如此,但是你丫心狠手辣把我逼到绝境,于是我只能全心全意投入进去。

7, 我非常崇尚信息自由,对于任何阻碍信息传播的黑手都深恶痛绝。除了互联网,对于图书,电影,音乐的审查都是我的关注所在。几天前看台湾电影《十加十》,全 篇由20位导演每人拍摄大概5分钟的短剧构成,其中的一处细节很有意思。台湾电影为了能够卖给大陆市场,影片中绝对不能出现青天白日旗。由此可见,由于经 济文化的互通,审查制度的效果绝对不仅作用在某个国家,而是可以涉及到周边地区,对于信息的拦截是大范围的。

8,除了传统上的禁止网民访问境外网站,前段时间也曾发生过禁止海外网民访问国内网站。我不知道具体原因是防火长城的设备升级导致的bug亦或是组织有目的的进行试验。若单渠道封锁升级为双向渠道全部被截断,那么该地区就会彻底成为信息孤岛。

9, 大家聊到审查,一般都会认为组织主要关注的是政治与色情(宗教信息也有但不多)。我个人总结成人产业合法化后的好处包括:1,企业注册有利于管理;2,上 税促进经济发展;3,为性服务需求者提供正规渠道,减少暴力事件;4,性工作者受到保护(最为重要);5,有利打击人口贩卖。
至于有人担忧的成人 信息泛滥会带来社会整体道德滑坡,这可能是基于第三人效应(Third Person Effect)的偏见。第三人效应,简而言之,认为媒体的负面效果带给他人的影响会比带给自己的影响大。比如:当某人被问到“你认为大众收看成人节目会给 他们带来暴力倾向么?”许多人回答“会”。继续提问“那么对你自己的影响呢?”许多人则表示否定。包括台湾,新加坡,韩国以及美国这个效应都得到验证。那 么就可以重新考虑那些认为成人产业会导致道德败坏的假定是否基于个人偏见。
之前很是疑惑中国作为一个无宗教国家,组织为何如此排斥成人信息。看到 天涯上有人议论很有道理:统治阶级制裁成人产业,压抑人民合理欲望,是为了占领道德制高点,巩固自己的权威。“让统治者尊重人性摆出道德上的低姿态,在集 权社会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的执政之基就是建立在强占道德制高点之上的。”

10,在迪拜转机时,想起了之前读过的关于网络封锁的 文章,提到阿联酋的审查主要针对成人与反伊斯兰的网站。我尝试登录Playboy,浏览器返回页面告知该网站已被屏蔽并有解释说明,这点与中国非常不同。 此外,访问者可以在线填写表单进行申诉,质疑某网站是否应该被屏蔽。阿联酋针对网站屏蔽应该是将域名放入黑名单,而不是更高级的页面审查,因为登录中文成 人网站可以正常显示。时间有限,没有找到具体的反对其教义的网站,但是使用Google搜索一些歧视性短语都可正常显示。此 外,Facebook,Twitter,Youtube也都没有问题。

11,我在之前曾经粗略介绍过中美互联网审查的对比,但是 为了能够客观说明问题的本质,我需要从统计数据上着手,而不像是北京出租车司机或者饭桌上的大爷大叔一样,每个人都能从自己的角度评论一番。“中国有十三 亿的政治评论员”“每个人似乎在中南海都有亲戚似的”每当面对口若悬河的长辈们,这两句话就不由自主地显现出来。

12,在发送问卷的过程中,也发生了许多“可歌可泣”的故事。我本想加一句类似广告语的东西“您回答的每一道题都在为废除这个国家的不合理的审查制度做出贡献”,后来被网友猛批该宣传过于主观失去了学术中立性。这如同当头棒喝一般,知错就改赶紧删除。
许多网友都很关注这个调查并且热心填写与转发,甚至在问卷正式发布之前翻墙跑到我的Facebook页面询问进度如何。在问到翻墙之后会去哪些网站时,看到一名同学回答“OMM”,我的眼泪差一点涌上来。
一位同学填写完毕后善意建议我“别回来了”。我告诉他毕业后回国工作是我的计划。他英文回复“上帝保佑别为CCP工作”。我也回复“Of course I won’t. To be a scholar, to be independent forever.”
也 有同学对于其中部分题目的设置表示疑惑,其中一则留言是“真怀疑你们是从事政治活动的异见分子,而不是真正关注社会发展的人事。”非常抱歉,在最后论文完 成之前,暂不能透露题目目的。但是我们完成英文论文之后,也会提供中文版本与更加直观的信息图,在各社交平台与友站上与大家分享。

13, 之前网上流传的一个段子是“本拉登被美国海豹突击队击毙的消息传来,某学校社会学系一男研究生在听闻拉登死讯后嚎啕大哭,原来是该研究生准备一年多的毕业 论文是《论本拉登逍遥法外与美国社会市场体制的必然联系》”,后来被网友发挥成其他题目,诸如《论中国共产党执政的合法性》。
“若将来的某一天我们取消审查,信息自由流通,你会不会哭?”朋友问。
“不会。我会心花怒放,但表现出气定神闲。”

14,此日志较长,同学若直接跳到结尾处,可以抓住全文重点:请点击新域名访问OMM(http://OMM.hk)。
感谢同事Edward有先见之明提前购买,国内可以正常访问。

15,1919年6月北京,胡适留学结束,回国登台演讲,时年28岁。他用英文念了一句荷马的诗,
“You shall see the difference now that we are back again”。
“现在我们回来了,你们看,一切便都不同了。”

————
引用:
1,郭宇宽:小心“被疆独”:http://www.bullogger.com/blogs/xingdong/archives/363960.aspx
2,电影《十加十》豆瓣页面: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6888711/
3,知乎:性产业应不应该合法化?:http://www.zhihu.com/question/20004515?noti_id=18258476#580635
4,天涯:他们为什么反对性工作合法化?:http://www.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free/1/2298109.shtml
5,美国的互联网审查:http://www.justjoy.info/?p=10130
6,罗志田:《再造文明的尝试—胡适传》豆瓣页面:http://book.douban.com/subject/1808679/

关于作者

鬼怪式, University of Connecticut, 2011 级
八零后靠谱准文青,学生,正在痛苦享受多元文化冲击。信奉理想主义的悲观主义者,强调个体权利。关注时事,喜好娱乐恶搞创意流行文化。狂爱阅读及结交三教九流狐朋狗友。希望人生过得快乐与正直,目标是发财与发声。“合法禁书”博主,“新闻理想档案馆”馆长。

© 鬼怪式 for 合法禁书, 2012. |
Permalink |新闻与政治

Post tags:

鬼怪式,八零后靠谱准文青,学生,正在痛苦享受多元文化冲击。信奉理想主义的悲观主义者,强调个体权利。关注时事,喜好娱乐恶搞创意流行文化。狂爱阅读及结交三教九流狐朋狗友。希望人生过得快乐与正直(王小波语),目标是发财与发声(袁伟时语)。

合法禁书”博主,“新闻理想档案馆”馆长。

QQ:37621747 | MSN:[email protected] | Gtalk:[email protected] | Skype: eggsilly
@人人|@豆瓣|@饭否 | @新浪微博|@Facebook|@Twitter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