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京朝阳医院病房里的山东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在得知他侄子陈克贵的家属委托的律师在沂南遭遇挫折后表示,沂南警方的说法是个下流的骗局。他用自己数年前被强加所谓法律援助律师结果被定罪判刑的实例指出,沂南当局又在处理陈克贵案上故伎重施。

*:故伎重演 手段卑劣*

陈光诚星期五晚上对美国之音表示,沂南当局如果没有向当事人家属委托的两位律师出示陈克贵同意接受当局指定律师的书面材料,就拒绝他们介入,这种做法跟他自己在2006年被起诉“阻碍交通、破坏公物”的案子中的伎俩如出一辙,非常下流、无耻。

他说:“纯粹是个骗局。因为这件事情我听说以后,就想起06年他们就是这样迫害我的。当时为了阻止律师跟我见面,他们就强行为我指派律师。按照法律规定,只要我不接受,他们就必须去找我认可的律师。但是他们没有按照法律这样做。他们就强行地让我不认可的律师去担任我的辩护人,然后强行地开庭。”

陈光诚接着说:“在开庭的过程中,他们找的律师只会说一句话,对所有的公诉方提出的证据那(东西),他都说没有异议。就会说这句话。所以说,他们就是自己审,自己判,自己辩,所以这是非常可恶的事情。06年他们就是这样做的。而且法院的有关领导让人告诉我说,想见北京的律师连门都没有。”

这位由于帮助村民反抗计划生育工作中的非法和不人道行为而在沂南法院被判刑4年3个月的盲人维权人士说,目前他侄子陈克贵的状况跟他在2006年被判刑之前的状况如出一辙。

*谎言被拆穿?法援中心否认沂南警方说法*

星期五沂南上午警方称,陈克贵已经另有沂南法律援助中心指定的两名律师。但是这家法律援助中心的负责人尹主任在当天晚些时候对美国之音确认,该机构根本没有任何律师介入陈克贵案,也不了解这个案子。

陈克贵妻子刘芳委托的丁锡奎、斯伟江两位律师对警方的说法提出了严重质疑,并表示担心陈克贵可能被刑讯逼供。

陈光诚指出,即使警方拿出书面材料来证明当事人同意他们指定的律师,也不足为信,因为被控故意杀人罪的陈克贵可能在看守所受到酷刑逼迫,便于配合当局在审判时治罪。

*陈克贵疑遭逼供*

他说:“从这两个律师两天前到沂南去,他们(警方)以领导出差为由不让会见,到现在突然编出这么一个借口来,我觉着他们加紧逼着克贵。究竟用什么手段逼,我们不得而知。也可能是酷刑,也可能是威胁,也可能是利诱。种种可能都有。那么,越是出现这种情况,我觉得克贵那边,我们越应该有我们自己的律师去跟他见面,去了解具体的事情。这非常重要。”

陈光诚传奇般逃离东师古村几天后,在4月26日深夜至27日凌晨,陈克贵与深夜闯入他家抓人打人的沂南县双堠镇镇长张健等人搏斗,用两把菜刀砍伤了张健等三名男子。据香港阳光卫视报道,陈克贵父亲陈光福引述沂南公安局长的话说,张健被砍20多刀,生死不明。

*家属、律师遭恐吓*

陈克贵案件发生后,中国各地有多名律师和法律专家表示愿意免费为陈克贵作无罪辩护,理由是正当防卫。但是,山东律师刘卫国、广州律师陈武权、北京政法大学教师腾彪等陈克贵案法律援助律师团成员先后遭到限制行动自由、吊销律师执照和被旅游或受到警告等惩罚。

陈克贵的妻子刘芳为了躲避沂南当局的骚扰和恐吓而躲藏起来,并被迫与外界切断联系。

中国官方及国营媒体没有就陈克贵案的最新情况发表任何声明或报道。

本文由自动聚合程序取自网络,内容和观点不代表数字时代立场

定期获得翻墙信息?请电邮订阅数字时代